【都市】那时天晴(8)暧昧

96
格物邦
2017.10.17 15:07* 字数 3120

- 1 -

我请了三天的假,不是因为有些事难以做决定。而是因为,我得了重感冒。

关上手机,拉好窗帘,璐璐每天帮我准备好三餐,我吃过药,就躺在床上没日没夜的睡。想起一首歌,爱是一场重感冒,我特么还没有爱,就先重感冒了。

我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散乱,双目无神,脸色黯淡,活脱脱一个失恋患者的模样。

林昊超三天都没有消息,我也顾不上他。只有在生病的时候,我格外的想念人,更格外的心疼自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做些乱七八糟的梦。

有青春片,大学室友在寝室里聚集,给我开心的过生日,说着要买寝室服。有动作片,我站在横跨大峡谷的高空木桥上,前面一个小孩子一蹦,我拉着绳子360°翻转了一周。有科幻片,我要去大剧院看话剧,走错了一条路径直到了海边,南海观音惊现,周围一群人跪拜。有偶像剧,我挽着苏昕的胳膊,一同吃饭,要签名,要合影。

然后我醒了,才反应过来,最后的一条不是梦啊。额头已经开始冒汗,烧开始退了。可是脑袋仍然很昏,璐璐留了纸条:粥已经备好,老佛爷记得品尝,我带花卷儿出去遛弯了。


- 2 -

屋里很闷,我看着窗外,叶子被吹得沙沙作响,树荫下应该是个不错的地儿。我披好衣服,再不出去透口气,不光是身体,我怕会闷出精神病来。一推门,一个坐地上的身影蹭的站了起来。林昊超就这样出现我眼前,用手摸了摸我的头。我拍掉他的手,“我已经不烧了。”

“那就好,可是你需要休息。你要出门做什么,我帮你。”林昊超急切的说了一串,听起来像相声的贯口。

“你听说没,人天性好动,你别拦着我解放天性。”

“开始不说人话了,看来是好多了。那我陪你出去。”

“你为什么不上班啊?”

“我调休了。假那么多,领导说不能攒到年末。”

也是,我们俩并肩走着,那个我觊觎很久的小区秋千,此刻没有熊孩子们占领,我可以去那边,正好树荫会遮住头顶。今天天气很不错。

这几天的梦给了我太多的喘不过气的压力,那些虚幻在反复,不知道自己在梦境里清醒还是在现实里昏迷。

经历一场病,恍惚一个时代过去。小病是小时代,大病可能跨越的可能是一整个世纪吧。

当有的人失恋或失业的时候,会体会世界末日来临般的黑暗,但那种黑暗顶一顶终会过去。可是身体生病,这种黑暗是最无力的,你了解所有的心事,可是不了解自己的身体。你带着对明天的忐忑,尽量乐观的迎接不知情的未来。

我坐在秋千上,一言不发的想心事。林昊超在旁边一会儿坐秋千,一会儿又站起来在我身边,坐立难安。

“阿超,我以后就这么叫你吧。你呢,叫我依依,依姐都可以。”

“噢,你之前不是说过么。”他终于坐了下来。

“你看那边,那个小女孩在玩泡泡,好可爱哦。”

“可是那不还有个小男孩在捅泡泡么,一下子就破了。”

“阿超,可我还是想吹个泡泡,哪怕时间很短。你不要拍碎好不好。”

“我听你的。”林昊超低着头,以他的聪明一定知道我在说什么。

“可是,我会等你。”他不知不觉站在了我身后,开始轻轻推起我的秋千。“就像这秋千一样,你悠起多高,最终还是会回来。我会在这里护着你,不让你受伤。”


- 3 -

阿超的情话,看起来很矫情,可是听起来又很自然。我觉得有双温暖有力的大手在背后推着我,我很踏实。

又觉得很残忍。以前说别人,暧昧最伤人。可是暧昧也很诱人,尤其若是习惯了暧昧,它会成为渗入骨髓的毒药,失去了力气,又无法自拔。现在我自己在调这样的毒药,阿超会麻醉多久,我自己又会任性多久,我不知道。时光知味,暧昧醉人

夕阳把我们的影子拉的好长,我心里计划着,明天要回去上班了,那些没完成的手头工作,还有没有寄出的书信,没有打理的微博,明明要做的事情堆积如山。对了,我还要煮上一壶花茶,我觉得味觉渐渐回来了,除了皮蛋瘦肉粥,我也可以吃点牛肉的。

阿超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都开始专心的看球赛,每天固定在微博上发表观战欧洲杯的感想。我由于荷兰队的预选赛被淘汰心碎不已,拒绝投入感情在另一支球队。我参加了游泳的学习班,每周一三五游泳,周末去打羽毛球。

我在没事的晚上写字,写一些寄不出去的表白信。再悄悄藏在盒子里。然后换一封类似于,最近好吗,身体健康吗,你最近演的好好哟,这样的信给苏昕。

苏昕只回复过一次,写着“我最近圆了一个以前的梦,我终于去了南极。我在乌斯怀亚,里昂那多拍《荒野猎人》住过的酒店,眺望世界尽头。我还穿越了魔鬼海峡德雷克,Enterprise岛上有很多很大的浮冰深蓝色的要4000年才能形成,黑色的则需要一万年以上,可以用来形容爱情。南极的壮阔和纯粹,海豹企鹅的灵动,我们人类真是渺小。自然神奇的不可思议。有机会你一定要去看看。


- 4 -

我看看苏昕发过的微博,一张海天相连的照片,中间有一座孤独的冰山。

闭上眼睛,静静聆听南极的声音,时间因此而静止。”

很多很多个网友在点赞。我看着苏昕给我夹在信中寄来的几张照片,他自己拍的,都是景色,没有自拍没有人像。南极,在相片中安静又庄严。

我和你的距离,大概也就是这样吧。我以为你只是在城市的另一边,可是其实,你在世界的另一边。是我碰都碰不到的尽头。我啃着小笼包叹息物价飞涨的时候,你在南极逗着企鹅。

我们,也是一种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哪怕你就站在我身边,我都可以拿着尺子比划给你看,我们有多遥远。

“没有自拍,差评。”我在苏昕微博下留言,像很多个网友一样。

没几秒,苏昕更新了一张新的照片,他站在城市中心,拿着相机拍着外面的景色。一张侧脸照片,俊朗而有棱角。

眼里一个世界,在别人眼里,又是一个世界。一个角度是中心,另一个角度是外面的世界。

粉丝们赞叹不已,我挑了挑眉毛,分不清这种文艺气质属于居然还是苏昕。

“你是那么多人的中心。你就在那里,不要动。”我想到了这里,就接着评论给他。

又过了几秒,苏昕又更新了微博,他戴着一顶小圆帽,在一条街上啃着臭豆腐。

敌不动,我不动。敌在巷口,与我臭味相投。”我扑哧的笑出了声,那家卖臭豆腐的我认识。他家用的是纯粹的地沟油。

网友在欢呼苏昕今天更新微博的频率,他们心目中的偶像哥哥又回来了。

“这位偶像哥哥,今晚有流星雨,记得许愿。”我再一次留言提醒,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否会看见。

过了一会儿,手机提示传来,“斯堪的纳维亚的海盗相信,极光是骑马奔驰越过天空的勇士。流星是骑士手中的武器,它们绚烂而热烈,燃烧漫天星云,守卫自己的堡垒。”


- 5-

苏昕的微博四连发彻底点燃了粉丝们的热情,我不知道该怎么接,我不相信这是默契,论起暧昧,苏昕比我段位高太多。我拍拍自己的脑袋,依依,你想多了。

“居然,你相信流星划过天空的时候,许愿会实现么?”

“我相信。因为我成功过。”

“那你许的什么愿望?”

“我希望我能买到岳云鹏的相声票,当时已经卖光了。”

“那你怎么得到的?”

“我买可乐,中了个一等奖。奖品是相声票。”

“早知道这么灵,你就该许个难度更高的愿望。”

“下次看流星的时候,我就许愿,希望能和你一起去游乐场吧。”

“为什么是游乐场?啊不对,重点弄错了,应该是,为什么是和我?”

“傻瓜,这愿望是我替你许的。”

午夜无眠,我盯着外面的天空,星星很寂寥。月光打扮着云彩,似乎在等待某场盛典的到来。夜若静了,是种多么委婉的美丽。虽然听不到进入梦乡的人们的酣睡声,也看不清城市中心的霓虹闪烁。

就这样,深夜有深夜的心思。我听着收音机里的节目,呆呆得望着窗外。我不知道,会不会有流星,给我一个许愿的机会。

躺在阳台的摇椅上,我慢慢的睡着了。

游乐场的愿望,你还我。这一觉,我睡得挺踏实的。


作者

晓恩

温暖人的方式有很多种,晓恩的文字只是很简单的一种。


目录

【都市】那时天晴(1)老街

【都市】那时天晴 (2)说好了,要一起支持荷兰

【都市】那时天晴 (3)丁香花开

【都市】那时天晴(4)有风吹就歇一歇吧

【都市】那时天晴(5)K歌之王

【都市】那时天晴(6)PPT之梦

【都市】那时天晴(7)橘子八卦

【都市】那时天晴(8)暧昧

【都市】那时天晴(9)灵魂有香气的程序猿

【都市】那时天晴(10)吉他小夜曲

【都市】那时天晴(11)她夏了夏天

那时天晴-连载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