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背影

爷爷过世一年有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病危后的一次离去的背影。去年春节,看见爷爷脊椎疼痛,腰酸背痛,作为晚辈的我们以为爷爷的老毛病重犯,便没太多在意,只是临时性地找了当地赤脚医生打了几针止痛药。

时间一晃,两个多月过去了,爷爷的疼痛不减,频率反而加大,那些止痛药似乎对他的病情收效甚微。这几年家中光景很是惨淡,一半因为爸爸供养我和妹妹上大学,一半因为家里从老到少大小开支都要爸爸承担,爷爷一辈子操心,看着家中日子过着这么艰难,甚是苦恼。随着时间的推移,爷爷病情不停地加重,每天疼痛无比。

四月,考完上海中级口译考试,我从上海就匆忙地赶回老家,和妹妹一起带爷爷去县城看病。从老家到县城,大约七八十公里,我原计划安排一部面包车,直接把爷爷送到县医院,爷爷怕花钱,拒绝了我的这个想法。于是转了两趟车,从早晨六点出发,七八十公里的行程,我们总共花了近五个小时才到县城。

近几年城乡面貌翻天覆地的变化,爷爷年事已高,多年没有进城,看到如此景象,一路上,对国家的日新月异的发展瞠目结舌,感慨万千,多次嘱咐我努力工作,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才。临近县城医院,爷爷还是不停地唠叨我们为何花这么多钱来县城看病,我和妹妹使个眼色,告知爷爷的医药费都可报销,爷爷才方可让我们去医院。

到了医院,爷爷似乎变得精神起来,反复交代我们如果检查太贵,别乱花钱,即使看到我挂号充五百块时,都会上前阻止,甚至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夹(一夹大概一千块)抽出几张给我们,我们很快制止了他。

拍CT共振时,爷爷脱了上衣外套,靠在机器的水平躺板上,弯曲拱形的驼背无法横躺在那里。爷爷侧着身子,蜷缩在一起送进CT扫描。裸露的上半身看出爷爷肋骨异常突起,身上找不出一块整体像样的肌肉,瘦的只剩一层皮。

检查完血常规,尿常规,血沉,肝功能,肾功能,血气分析,各项指标都显示正常,只需过后几天来复查。爷爷无意间看到医院列的清单,总共几千块,气得骂我们太破费了,本来就没啥大碍,非要再乱花钱。

顺着爷爷的意思,我们把他送回去,我由于要回苏州上班,于是把他送到了车站,由妹妹领着他回老家。进了车站,排了队,爷爷从中山衣服兜里掏出两百让我去买票,我断然拒绝爷爷给予的两百,买好票,爷爷和妹妹就匆忙地赶上回老家的一趟班车。妹妹手挽手牵着爷爷,爷爷不时回头看我,示意我赶紧买票回去上班,看着爷爷走出门闸,弯曲的背影在人群里看得特别显眼,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眼睛里的泪水忍不住流出,看见他上车后再次招手让我赶紧去买票时,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


爷爷蹒跚步履,身穿一套老式的中山装,一步步在狭小的车里挪动着,看着爷爷远去的背影,我的内心百感交集。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跑到卫生间,把水龙头开启最大模式,让眼泪和水相互交杂,交杂还不是泪水,而是内心,感慨万端,怅然若失。

一个月后,爷爷复查,晚期肺癌,又过一个月,爷爷离开了我们。

每当看到街上来往驼背的老人时,我就不时想起爷爷那个离开车站步履蹒跚的背影,时光无法倒流,哎,我再也见不到那个疼我、爱我、育我的爷爷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