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走西湖(二)

中午花三小时走了西湖的北面,接下来,下午的培训课结束,我又开始继续走西湖。

图片发自简书App

雨比中午时小了,星星点点的,一路有浓荫遮蔽,几乎可以不用撑伞。依然沿着北山衔,在曲苑风荷处右转,便步入苏堤。这条著名的苏堤,当然是为了纪念大诗人苏东坡了,当年苏东坡在此疏浚西湖,以挖出的淤泥堆出一条南北向的长堤,就是如今苏堤的雏形。一条长堤,将西湖水面分成了西小东大的两部分,走在堤上,可尽览堤两边风光。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走上艻堤,时间已接近傍晚六点钟了,此时雨已停,游人稀少,不时看到的,多是住在附近来晚锻炼的。堤面宽阔,足有三、四十米,两岸杨柳依依,远处青山碧水,微笼轻纱,自是幽静怡人。先是走到西面湖边,沿着湖边的石板路缓步而行。因为雨刚停,路面湿滑,走得小心翼翼。湖边偶见一两个人,或呆立望着湖面,或支起相机拍傍晚湖景。实在太安静,我索性也停下来站在湖边,湖对面已亮起点点灯光,若隐若现地闪烁着。垂柳轻抚湖面,划出淡淡水波,此时,天地寂静,只有蛙声清脆,在湖面荡漾开去,还有湖里突然跃起又旋即不见的鱼儿。风轻轻的,淡淡的,夹杂着湿润和淡淡的香。站在湖边,不忍迈步,不忍打破这无边的静和美好。此时仿佛,整座西湖只有我一人,这无边的湖无边的静,无边的美好,也只属于我一人。

天渐渐暗下来些,苏堤绵长,害怕自己在湖边走又迈不动步子,就转到堤中间走。加快步子,改为快走模式。苏堤之所以长,也因为它连了六座拱桥:映波、锁澜、望山、压堤、东浦、跨虹。据说六座桥都是苏东坡起的桥名,“六桥横绝天汉上、北山始与南屏通”。2.7公里长的苏堤,对于我这个习惯快走的人来说,实在不算什么,更何况景色怡人、雨后空气湿润清新,走起来心旷神怡。远处的雷峰塔已亮起灯光,塔的倒影在湖面亮起金黄色的波纹,被远处绿树透出的点点灯光镶嵌着,组成了西湖宁静的夜景。

走过六座拱桥,走过乾隆御笔亲提的“苏堤春晓”石碑,走过夜色下的苏堤,意犹未尽,决定索性继续走下去,来个西湖暴走模式。于是,过了苏堤,左转,继续向雷峰塔方向走去。此时,天已全黑,雷𡶶塔的灯光在夜色下格外璀璨,停下来,从各个角度拍雷峰塔。这么晚竟然还有人进雷峰塔参观,想想这个塔已进去过两次了,就继续前行。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过了雷峰塔,就无法沿湖而行了,只能沿着南山路往前走。路上车多人少,并没有几个人步行,看前面一个小伙子像是如我一样的独自游览步行者,举着手机在按手机导航走着,就跟在他后面,以给自己壮胆。

沿着南山路走过一长段,误走误撞间,已进了柳浪闻莺,这里据说在南宋时期是御花园,园子里亭台楼榭,树木葱茏。只是这一刻天色已黑,小径上灯光昏暗,行人稀少,倒是有点儿阴森。好在来此锻炼的人不少,偶尔有跑步和快走的迎面过来,或者三三两两的几个游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湖边的小路昏暗阴森,就又转到南山路上,这一段的南山路,行人已多起来,有三五成群的闲逛的游客,经过国美那并不气派却风格鲜明富有艺术气的校门,再走过一段路程,就进入了整个西湖景区我最不喜欢的却是游人最多、最热闹的一片区域,商业气息浓郁的成片成片的酒吧、饭店、茶馆、咖啡馆,庞大的区域把西湖挡在了远处,然后又是音乐喷泉,步行街,名牌店,热闹非凡。西湖的美,根本不需要什么音乐喷泉来装典。两三座茶馆、饭馆藏在湖边浓荫中是风景,大片的如迷宫般的美食广场就是对西湖美景的破坏。硬生生造的一段步行街、名店街,只是硬生生挡住了西湖美景。这一长段景致,西湖从一淡雅脱俗的仙子变成了俗艳的拜金女。这一段西湖最热闹的区域,却是我最不喜欢的。

这一段,我只是快步走着,并不想做片刻停留,我只是为完成自己的环湖走上一圈的想法而努力走着。脚厎已酸痛,身体已疲惫,待终于完成了环湖徒步一圈,已是三个小时,时间到了晚九点钟。

五月八日,在初夏的细雨里,一个人绕着西湖的外湖,走完了一圈,历时六小时。这六个小时里,有在景点流连,有驻足远眺,有缓步慢行,有疾步如飞。这六小时,是独特的享受时光,是与西湖的亲密接触。也许下次再来,会再换一种方式游西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