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艺青年眼中的结果导向

“结果导向”这个词像一块冷藏荔枝的冰块,棱角破碎且冷酷,令人反感,恶心,抵制。一切试图通过称之为企业文化的意识形态去影响人的心智的东西,都能被我迅速觉察,进而让我反感,恶心,直至抵触。

人终将成为那个自己讨厌的人。

当我和老板聊了很多发现完全可以不用聊很多,当我和下属聊了很多发现完全不用聊很多。“结果导向”这个词就是可以不用聊很多关键。它能避免将不必要的沟通成本省掉,结果输出就能让双方心安理得,心满意足。当我发现结果导向有这个好处的时候,内心无比的欢喜。

结果导向是什么一个鬼东西,是怎么样让一个文艺青年从不喜欢做的事情变成内心欢喜?

最早接触到这个词的是在2012年,那是出来实习,在一家高科技企业做讲师,那时企业文化就是提倡结果导向。讲一次课,要有结果输出,不管是给学员带来什么收获,还是给企业带来什么业绩。那时是个菜鸟,对职场一窍不通,觉得讲个用得着那么麻烦吗,后来才知道那时培训评估,只是归纳到企业文化里啦。

内心虽然不认同,但却帮我建立起培训评估的概念,虽然非科班出身,却能够在跳槽时凭着对培训评估的了解,获得新东家的青睐,工资翻了番,因为企业都希望培训有结果,我开始第一次感受到结果导向给我带来的好处。

结果导向除了是最终以结果说话外,要求我每时每刻都要有结果思维。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需要制定各种计划,在分解计划有时候,就要求遵循SMART原则,其中有一点就是要可衡量。不说“与老板确定年度需求”,而说“与老板确定年终需求,输出需求表”,只多了一句话,却道出了职场的价值取向。

我和老板沟通,老板评价我,只看结果好不好,不听马屁想不想,这倒是让我内心不被企业的歪风邪气污染,还能保持自我精神的独立,这对一个文艺青年来说,绝对是一万个大幸。所以在以后的职业生涯中,始终以结果说话,省去了与上司过多沟通的成本。

现在我对下属她们说,你们就是团队中坚力量,你们可以自由工作,但是你对提供的培训结果负责,我不知道90后是否吃这一套,但从团队的效能来说,结果导向是我能用到的第一个管理工具。

没有人会喜欢冰冷的商业词汇,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都有自己鲜活的思想,她们也在寻求成长,寻求自我价值的实现。在商业法则与个人自由的矛盾中,倘若一个商业工具就能解决这个矛盾,就算那个工具是你曾经反感,恶心,抵触的,那又何妨呢?正如人终极成为那个自己讨厌的人,倘若那人最后是会造福人类的,成为又何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