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台哀歌

雨夹着音乐

自钓台路98号高处落下

打在斜坡两侧的芒果树上

没有溅起任何浪漫性的词汇

天空有白雾,深不可测

如同命运等上层建筑

地面之上树枝与光影凌乱

被鞋与轮胎践踏与碾压

没有人被凌辱,没有痛苦

只有诗、远方与和谐

水泥斜坡厚实,只有局部破裂

那不是千年之前的人或事

只是一些丑陋的八爪鱼

自黑暗深处渗出

一切如此忙忙碌碌、生机勃勃

根本无人搭理,不屑深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