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焦虑

字数 1350阅读 179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好个秋。”少年时代,读辛弃疾的这阙词,不解其意,而今工作十年,再读,却感,道尽人世沧桑。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其实,十年并不恰当,确切的说,我工作十一年了。上礼拜,跟一个上海的朋友聊天,聊到跳槽,我随口说了句:甩去十年。事后想想,十年!正是我在现单位的时间。十年前,如果说类似的话,自己都感觉搞笑,谁曾想,十年后,曾经占据各大媒体头条的80后,最小的也已经30岁了。

“十年辜负好春光”。十年前,青葱岁月,意气风发。十年前,我在KTV端过盘子,睡过南京新街口的长凳,待过新街口交通银行的MTM取款机,那个时候感觉MTM取款机好好啊,有灯有空调没蚊子。

2012年,机缘巧合,来了世界500强排名第二的单位的总部。曾经想死的心思都有,今天回过头来看,何其幸运。

工作十一年,北京和南京,两京之间瓜分了最美好的十年。

十年前,不识愁滋味,最大的困惑就是被女朋友甩;十年后,即使有大学女朋友的照片,我已记不起她的模样了。

十年前,我学会了最拿手的菜,醋溜土豆丝,因为土豆便宜,两个就可以炒一盘;十年后,我最讨厌吃的就是包子,因为它没追求,一块钱,两个就能吃饱。

十年前,我来北京培训的时候,没有手机,我同学把他后盖掉了的诺基亚给我,前提是要用胶带缠一下;十年前,我来北京的时候,连一双像样的鞋都没有,现今移民的兄弟去夫子庙给我买了双安踏。

十年后,当年一起的屌丝至少能吃的比包子好,能上的起网吧,能开的起宾馆。可是,在也没了当年冒雨大声歌唱的激情,剩下的只是满满的焦虑。

四十岁不到,但是感觉好尴尬。用托马斯.卡莱尔的话说:未哭过长夜的,不足以语人生。哭过吗?貌似有吧!五天喝了九场酒的时候,凌晨两点回到家,坐在客厅泪流满面。四十岁不到,貌似已是个卖笑的年纪,既要讨老人欢心,也要做好儿女的榜样,还要时刻关注老婆的脸色,不停迎合上司的心思。中年生计(如果35岁算中年),脸面、房子车子票子不停周旋,慢慢的发现,TMD的激情对这个年龄就是种奢侈。

平生最大的缺憾就是在大二的时候学会了抽烟。烟酒不分家,可是我真的不喜欢喝酒。很悲剧的是,往往喝成傻X 。

35岁的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细思极控,拼精力我们拼不过90后;拼学习能力,拼不过90后;唯一有的就是点经验。所谓经验,时间可以培养。那我们还剩下什么呢?

一个兄弟跟我说:你丫就是无病呻吟。我真不是!如果是我自己一个人,怎么都无所谓,但是这个年龄,有家庭、有儿女,最基本的要求是养活老小吧?

我一直标榜自己技术出身,阴差阳错做了现在的工作。一万个不喜欢。现在做的工作就是我当年最鄙视的工作。做了以后才发现,都不容易,至少一点,现在的工作是拿自己的身体在拼吧。我希望的生活是,每天去健身房,实际却是每天都是傻X。工作十年,我从未想过,我要贷款出差,何其搞笑。总结如下:最难的工作就是搞人和人的关系。

当然,也很幸运,认识了一把帮“见贤思齐”的良友恶而不是猪队友(游戏除外)。在你们身上,我学会了正视自己的缺点,严格要求自己。至少,在35岁的年纪,我认识到自己一无是处,我知道要好好努力;而不是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看了电影<遗愿清单>,失眠一宿未睡。人活百年,不可能没有遗憾。有生之年,工作尽职之余(财务自由者除外),建议,过好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