姗姗来迟的不一定是真心爱

字数 2257阅读 1128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从朋友到恋人再到陌生人,江依珊用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

一个星期前,江依姗和陈雨乔还是朋友,很好的朋友。

江依姗和陈雨乔都是文学社的成员。依姗是电脑部的,而雨乔是编辑部的。

雨乔的文采,是众所周知的。

依姗喜欢雨乔,也是众所周知的。

而雨乔,也是知道的。可是却一副不接受不拒绝的态度。

朋友间偶尔开玩笑,雨乔也不生气。

欧阳娜和依珊是舍友,欧阳娜很明白依姗的小心思。可是,欧阳娜挺心疼依姗。

爱着,却不在一起。

“姗姗,你跟他说过没有?”欧阳娜实在忍不住了。“现在都大二了,姗姗,再不说你们就没有然后了啊。”

“之前有次跟他聊电话的时候,他开玩笑说如果以后没人要就跟他在一起。”依姗有点小委屈,“娜娜,你说这算不算是约定?”

“什么鬼啊,这陈雨乔也是够可以的。什么态度啊。”欧阳娜放下手中的画笔,“姗姗,说句不好听的,他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你说喜欢你江依珊的不能排成队,好歹也够凑一桌吃饭了。”

依姗沉默了。

欧阳娜说的的确没错。江依姗是一个出色的女孩。

长得不算特别出众,但是也算是一个过目难忘的姑娘。

再加上江依姗电脑技术了得,跳得一段好舞蹈。

大一一年便有爱慕者追求过江依姗,不过,都被礼貌拒绝了。

因为,江依姗心里,只有陈雨乔。

2

文学社周年庆,江依姗和陈雨乔都被邀请去参加庆典仪。

庆典结束后,大家又一起去KTV。

不知道是哪个人,提议喝点酒搞搞氛围,大家也一致同意了。

依姗也喝了。

就一杯,便醉了。

何磊看见依姗红红的小脸蛋,用手臂捅了捅身旁的陈雨乔,“你家依珊醉了,先送她回去吧。”

“那你们玩,我先送依姗回学校。你们也早点回。”陈雨乔拿起外套披在依姗肩膀上,拉着她的手想要让她起身。

也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压抑太久,依姗挥了挥手,把外套还给雨乔,“什么我家,他家的,我在他陈雨乔心里算什么啊。我不过就是一个朋友,哦哦哦,对,女性朋友。”

依姗笑了,“嗯,就是女性朋友。”

“依姗,你喝醉了,我们回学校了。来,把外套穿上,外面挺凉的。”雨乔见状,把外套又往回披。

“那你说,你对我到底什么意思?”依姗哭了,“大一到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江依珊喜欢你,你呢,你什么态度?”

也不知道是谁,用一种很不可思议的声音说到,“你们没在一起的啊?我还以为在一起了的。”

依姗哭得像个泪人。

这时候,欧阳娜进来了。

何磊和欧阳娜是高中同学,看见依姗的情绪实在不好,便打电话叫欧阳娜过来接她。

“姗姗,你怎么喝酒啊?你都不会喝酒的。”欧阳娜好生气,却又好心疼。

“没事,就喝了一小杯,只是觉得很不开心。我江依姗就是一个傻子。”依姗抱着欧阳娜哭了起来。

何磊跟欧阳娜说了刚刚的情况。

欧阳娜很生气,“陈雨乔,你说,依姗怎么就碰上你了呢?”

雨乔不知道说什么。

这时候,说什么都没什么意义。

欧阳娜搀扶着江依姗,“我送姗姗回去。你们玩。”

“路上小心点,到学校给我一个信息。”雨乔嘱咐到。

“我们的事情不劳烦陈大爷。”欧阳娜没好气道。

“好了好了,娜娜,赶紧把依姗送回去,给她弄点醒酒汤喝喝。”何磊赶紧过来圆场。“到学校给我发个信息。”

“那我们先走了。”欧阳娜跟何磊挥挥手,又跟场里的同学鞠个躬,“各位同学,抱歉了哈。你们接着玩。”

等她们走后,何磊拉着陈雨乔便是一顿臭骂,“你看你小子,把人家姑娘气得。明天跟她俩道个歉。”

“我知道。”

“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依姗喝酒,这事弄的。”何磊挺自责的。“不过,我说你小子,你究竟对依珊什么态度啊?”

“不知道。也许是朋友,也许超出朋友吧。”陈雨乔小声地嘀咕着。

“什么叫不知道,什么叫也许。”何磊气不打一处来,“陈雨乔,我告诉你小子,江依姗对你的心思我们这些人都看得一清二楚的,倒是你小子,成天暧昧不清的对人家姑娘。你想怎样?”

陈雨乔刚想开口,何磊又继续道,“之前我就听娜娜说大一的时候,好几个男的追依姗,都被拒绝了。你还想怎样?”

陈雨乔沉默了。

是啊,自己到底想怎样?

“回去好好想想吧,该给人家姑娘一个答复了。都一年多了。”

那天晚上,陈雨乔失眠了。

他以为,以一位朋友那样爱着一个人,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依姗不是这样想的。

他觉得自己也是喜欢依姗的,只是他觉得,没必要一定就得在一起,像恋人那样爱。

可是,一段不为承认的感情,又怎能谈得上是感情呢?

3

“依姗,我们在一起吧。”

依姗二十岁生日,陈雨乔在生日晚会上跟依姗告白。

“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

就一句,便让江依姗哭得像小孩一样。

在众人掌声和尖叫声中陈雨乔抱了江依姗,“乖,不哭。生日要美美的。姗姗,祝你生日快乐。”

江依姗想,那时她真的很快乐。

欧阳娜也很激动,“姗姗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可是,好景不长。

一个星期不到,陈雨乔就跟江依姗说分手。

陈雨乔说,我想我还是喜欢以前那种感觉。

欧阳娜听到江依姗跟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撕下脸上的面膜,“丫的,他陈雨乔真是够了,什么喜欢以前的那种感觉。我看他就是喜欢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感觉。”

江依姗无奈的笑笑,“一个星期都不到,便又从恋人变成了朋友,不对,确切说是从朋友变恋人又变成朋友。”

可是,连朋友都已经不是了。

江依姗删了陈雨乔的电话,删了陈雨乔的微信,qq,以及一切与陈雨乔有关的空间朋友圈。

那些想念,那些欢喜,那些伤心,那些难过。都删除了。

江依姗说,“可能我们只适合做朋友。没关系,我不怪谁,也不怪雨乔。”

欧阳娜说,“姗姗,别傻了,该放下了。陈雨乔对你就不是真心的。他只是享受你对他喜欢的那种感觉而已。”

是啊,该放下了,这一切都该有个说再见的时候了。

江依姗退了文学社。

江依姗剪了及腰长发。

江依姗要重新开始。

姗姗来迟,不一定是真心爱你。

也许不过是,爱你喜欢他的那种感觉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