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察

今天下了火车直奔公司仓库、因为日本酒店的大批皮革已经到位,我着急去看一下、并了解进度、希望周末可以放下担忧好好休息

看到了英国合作伙伴单位制作的皮革、手感比我们好、厚度比我们好、我赶紧向合作伙伴汇报、

本来打电话就是想如是表达我对别的企业做的皮革的感受,但引起了合作伙伴的焦虑、因为最近这三半年、意大利的加工团队和工厂有些失控、时间保证不了、品质保证不了、皮革每次都做薄了、这个薄、已经是引发合作伙伴焦虑的痛点了、凡是提到这个问题、立刻合作伙伴的声音变得厉害、暴躁、语气加重、我努力平静着自己、用柔软平和的声音希望把合作伙伴带到正常、但内心已经翻起巨大的反感、我表面上声音冷静着、但内心已经反感到想”吐”、 可是我控制住自己没有像以前那样失态去摔电话、挂电话、用这种暴躁来表达愤怒、还是很柔软、但我内心就想骂!

在忍耐中、合作伙伴说、现在不提这件事了、周一再说、我们挂了电话。

但挂电话后、我内心非常生气、愤怒、我观察着自己的愤怒、这个愤怒是什么呢?根源来自哪里?

为什么别人跟我用大声讲话我就反感? 我的愤怒不是来自于意大利的业务失控、我的愤怒来自听到那样的声音、

为什么听到那样的语气我就要爆炸?

因为那样的语气我感到了埋怨、我感到了憎恨、但那些埋怨与憎恨是对意大利团队的人明明不是针对我、为什么我会不舒服、会愤怒?触发了我的哪一点?

我不够好、我解决不了这个难题,我这个问题解决专家没有用武之地、所以、我不好、我感到自己也被否定了、从而引发内心对公司未来的不确认的焦虑....

看到这些、我努力去洗衣服、用干活让自己走出那个状态、

此时此刻、我的胃还是胀满、难受的、想大喊去发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