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如初生

上午,洗衣,整理房间,给蟹爪兰浇水。看一会儿在窗外春风中开出细小花朵的紫叶梅。咖啡香气中,颇有兴致的画桌案上一瓶绿萝,好不好无妨,心内欢喜安静。

下午,听郦波讲诗词,共计七诗一词,八堂课,想若在教室坐了听,也不是易事。记下笔记,背喜爱之句,一觉醒来怕是会忘个干净,也不管。

听课间隙给耳机充电时,读完麦克尤恩《断背山》,55页短篇,情节激荡,语句简炼明了,直抵深处。李安的电影《断背山》早年看过,言语极少,缓慢沉稳,只暗处有激流涌动,印象很深。

所做之事说起来毫无用处。感觉到充实,愉悦,满足,天与地又宽阔一分,身目明亮,这便是无用之大用吧。

我这里春依在,却已近尾声。楼前高大的白杨,嫩叶子一天大似一天,新绿也一天深过一天,树影婆娑,恍有夏日繁盛意味,不觉神往。

花褪残红青杏小。日子一个一个排了队,你推我,我携你,迫不及待要迈过三月门槛,不能阻挡。一年中最美的日子,匆匆来,又匆匆去,不过一个招呼。风过指隙,能留下什么呢?

若让自心成长,繁茂如一棵大树,立于天地,安于四季,需不断修为。想像一粒石子,投身湖水,徐徐下坠,落入湖底一刻,彻底沉静,自然,才是人生最美妙的境界。

去年春日花开,数次去折了枝条回来,养在清水瓶中,日夜嗅了花香,只当抱了春天。今年一次也没有折下,室内花瓶束之高阁。春花烂漫,自有它的天地,自己所能做的,唯有去探望,欣赏,铭记,尽兴而归。

尘世汹涌,每日如初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