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不见的鸡腿

爱是无言的宽容和谅解

前言

下午六点多,燃烧了一天的太阳终于安歇了下来,蹭着最后残留的热度,懒洋洋地走向西山。

夏季六七点钟的天空,光线已经暗了许多,一处简陋陈旧的院子中,还依稀能够看到墙角儿堆着的一堆物事和位列东西北三个方向的三间砖瓦房,土坯墙上还能看到被风吹得左右摇摆的墙头草,留下影影绰绰的踪迹。

小米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着,不时从早已破了窗纸的窗户向院子里的大门口一次又一次地张望,待确定门外确实无人后,终于把视线返回了桌上放着的碗上。

1

晚上九点钟,小米终于擦完了最后一张桌子。将消毒液和毛巾收拾整当之后,小米将手机放在餐桌上,坐在了靠窗的沙发椅上。对面店铺的彩灯闪烁着七彩色的璀璨光芒,映亮了一整条的街。对比之下,自己的炸鸡店就显得很是微不足道,倒也真应了“相形见绌”这个词语。

小米无声地叹了一口气,伸了伸懒腰,活动活动工作了一天的胳膊,隐约有“咯吱咯吱”的骨头换位声传来,小米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哈欠。小米用泛着水雾的眼睛看向了窗外,璀璨的彩灯碎裂成若干朦胧的斑斓。小米在这一片斑斓中,想起了今天店里的一桩事。

事情倒也无甚稀奇,初中的几个男孩子一起来店里吃饭,点了些果汁和鸡腿,七七八八堆满了桌子。这些孩子倒也算是常客,每周周末都会来一次。都是长个子的男孩子,一桌子餐食不一会儿就被风卷残云地吃了个精光。

饭后,一个男孩子走到柜台来结账,小米报了价,男孩子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张五十的纸币,正准备递给小米时,从店门外走进来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子,头发微卷,妆容细致,一看就是蛮讲究的女子。

小米笑容满面,一句“欢迎光临”还没有说出口,女子已经走到柜台一把夺走了男孩子的钱,空着的右手直接给了男孩一巴掌。巴掌声挺响,店里食客的聊天声都没有掩盖住分毫,反而随着巴掌声瞬间凝滞,只剩下巴掌声在空气中回荡。

首先反应过来的小米看了看男孩脸上的巴掌印,正打算上前阻止女子的无理,却见女子拽住了男孩的胳膊,拉扯着男孩离开。

“小小年纪就学会偷钱,我就是这样教育你的吗?怎么和你那个不争气的爸爸一模一样,是不是也想和他一样到监狱里蹲上几天才心静?”

男孩子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像个木偶一般被女子拉扯着向前移动。

“我怎么就这么苦命,丈夫是个小偷,蹲在监狱里不能回家,儿子又是这般不争气……”

女子骂骂咧咧地拖着男孩走出了店门。

店里的食客被这一幕惊得不轻,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聚在一起七七八八地议论起来。小米看着两母子离去的背影,怎么都觉得应该上前劝阻几句,奈何别人才是亲母子,自己一个外人怕是不仅不能帮上忙,反而会弄巧成拙。

小米还在纠结的当儿,母子俩已经拐过街角,看不到踪迹。

一整天的忙碌之后,这件事似乎已经成了不值得一提的一桩旧事,毕竟自从开店以来,各种各样的离奇事儿都曾上演过。包容万象的社会,有着千百种姿态,能约束其中的一两种已是万幸。

只是如今坐在店里看着窗外,透过对面店里的朦胧灯火,小米隐约看到了儿时的自己,还有那个看不清的佝偻身影。

2

下午五点多,放学回来的小米告别一同归来的伙伴儿,骑着自行车拐向了回家的小路。几只鸟儿在树上叽叽喳喳地叫着,仗着人类听不懂鸟儿的语言,堂而皇之地说着属于它们自己的小秘密,丝毫不顾及被人听了去。

到了家,小米停下车子,还没有走进大门,就听到院子里传来的说话声,是小姑来了呢!小米的身子不自觉地抖了几抖,欢快的步伐也慢了下来,就那么呆呆地站在门口,听着院子里传来的对话。

“爸,前两天让小米给你带的鸡腿,你吃了没?”

“吃了,吃了,还剩了一个在橱柜里。”

“那就好,我还怕你忘了,鸡腿不能长放,尽早吃吧,三个鸡腿可是我现成挑了让人家现做的。”

“哦,这样啊,我说怎么这么好吃呢!”

“那是自然,也不看你女儿是谁?”

“等等,你刚才说有三个鸡腿?”

“对呀,买了三个!”

“不对呀,我回来的时候只见到两个鸡腿,小米没说有三个呀。”

“不可能,是三个,不会错的,怎么会少了一个?”

院子外站着的小米身子早已僵硬,埋得低低的头也掩饰不了早已红霞满天的脸颊。小米不敢发出一丝声响,悄悄地调转了自行车的方向,骑上车飞奔而去。

一直飞奔了大半个小时之后,小米才僵硬地停下了自行车。车子应声倒地,小米也不予理会,一张脸早已是红透了的柿子模样,心脏敲锣打鼓地剧烈跳动着。

小姑来了,小姑发现鸡腿少了一个。不,小姑和爷爷都知道少了一个鸡腿,那肯定也知道是自己偷吃了鸡腿,怎么办?怎么办?

三个鸡腿是前两天小姑刚买的。小姑本打算亲自带给爷爷,偏巧工作上刚好有事儿,索性让跟着去集市的小米顺路带回来给爷爷,小姑则是直接去上班。

小米允诺之后,把装着鸡腿的塑料袋放在了车篮里,准备带回家给爷爷。风很大,小米基本上是在逆风骑行,齿轮转动的每一圈,小米都要使出吃奶的劲儿来用力地蹬着车轮子,才能勉强继续前进。

恰在此时,逆向穿行的风带来了一阵阵的鸡肉香味。小米起初以为是附近的人家准备的丰盛午餐,正贪婪地吮吸着饕餮大餐香味时,自行车的前轮恰好拐进了一个小水坑里,哐啷一下,车篮中的塑料袋也跟着翻了个跟头,上下来回之后又跌回了篮底。

直到这个时候,小米才意识到香味的真正来源。原来让自己垂涎三尺的香味一直是车篮中的鸡腿,小米不自觉地吞咽了几下口水。

逆向而来的风愈加强劲,鸡腿的香味扑面而来,瞬间席卷全身,直抵内心。小米隐隐中如有天助,身上充满了力量,之前难以前行的路程突然间变得轻松惬意,似乎再多蹬一下就会到达终点。

小米到家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左右,外公不在家,估计又在满大街地溜达着捡拾垃圾,以期赚点小钱,贴补家用。小米小心翼翼地把鸡腿从食品袋中转移到了瓷碗中。每一个鸡腿小米都是轻拿轻放,生怕磨损了一分。

待鸡腿放置好之后,少了食品袋的阻隔,肆无忌惮的香味愈加浓郁醇厚,把小米的馋虫完全地勾了出来。

小米紧了紧神经,想着鸡腿是小姑买给爷爷的,爷爷没有回来之前绝对不能动。于是索性到院子里去洗衣服,希望能够转移注意力,让跳动的心脏安静下来。

小米心神不宁地洗完衣服之后,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时间到了下午三点多。小米一边用毛巾擦着手,一边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看着桌上的鸡腿,任由脑子里的万千思绪纷扰前来,蛊惑了一般把左手颤巍巍地伸向了碗里。

近了,近了,还差一分。

恰在此时,小米的右手“啪”的一下拍在了自己的左手上,不行不行,这是小姑买给爷爷的鸡腿,不能吃,不能吃。小米“刷”地一下站了起来,带倒了椅子也未发觉,匆匆跑到了院子里,摔门而去,仿佛身后有万千魔鬼在追着跑,稍慢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心不在焉玩了许久的小米再次回到家中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多钟,爷爷依然没有回来。小米扶起了倒在地上的椅子,坐了下来,再次盯着桌上的鸡腿瞧。

六七点钟的天空,光线已经暗了许多。

小米看着从早已破了窗纸的窗外透进来的光线,向着院子里的大门口一次又一次的张望,待确定门外确实无人后,终于把视线返回了桌上放着的碗上。

碗是普通的瓷碗,碗身缠绕了一整圈儿的粉色花朵,是早晨院墙竹竿上盛放的喇叭花的颜色。碗虽然雅致,但也无甚新意,真正引人注目的是碗中散发着香味的食物。并不大的碗中放着三个鸡腿,一个压在另一个身上,拥挤折叠,小小的碗刚刚好能够放得下三个鸡腿。鸡腿个个肥头大耳,鸡肉饱满,鲜嫩多汁,只是看着已经让人胃口大开、垂涎三尺。

小米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长长的睫毛来回的扑闪,眸子中盛满了渴慕之情,连喉咙也不时传出口水的吞咽声,像是已经许久不曾进食的猎豹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目不转睛,聚精会神。

再也经不住香味撩拨的小米,终于把手伸向了桌上的碗中。

3

等到小米回过神来的时候,西边早已没了太阳的踪影,天空只剩下稀微的光亮。小米动了动麻木的双腿,不受控制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脚上似有千万只蚂蚁在爬,麻痒难耐。一时间小米只觉得这蚂蚁已经从腿上蔓延到了上身,一直往心里钻,而小米却无处可躲,只能被动接受。

坐了十几分钟,麻了的腿才慢慢恢复了正常,小米抬头看了看西边最后一丝晚霞,终于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骑上自行车奔向了回家的路。

小米推门进来的时候,爷爷正在收拾着堆在墙角儿捡回来的废品,旧书、旧纸箱、饮料瓶、啤酒瓶、半旧的锈铁……不一而足。

爷爷正一边拾掇整理,一边用秤称着一捆收拾好的旧书,听到门边传来的声音回头看了看,见是小米,脸上立刻堆满了笑意。

“回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晚?你小姑刚刚走,本来还想见你一面来着。”

小米低着头,抠着手指,用脚蹭了蹭地面,终是抬起头来看着外公,“爷爷,鸡腿,鸡腿是我吃的,小姑买了三个,是我……是我偷偷吃了一个。”

小米说着已经哭了起来,一颗颗金豆子像从高高山坡上滚落下来,刷刷刷地失去重力般向地上砸去。

爷爷一看小米哭了起来,慌忙放下手中的秤,走上前来,用一双满是硬茧、粗糙沧桑的手擦拭着小米的眼泪。

“不哭不哭,没有人怪你,不就是一个鸡腿吗?爷爷明天就给你买,想吃多少买多少,没事,没事。”

爷爷似是察觉到自己的手过于粗糙会伤到小米的皮肤,转而用右手拍起了小米的肩膀,还不忘用衣袖裹着左手帮小米擦拭眼泪和鼻涕。不过一会儿的时间,爷爷的衣袖就已经如水洗了一般,从里到外湿了个透。

那天晚上,爷爷把最后一个鸡腿热了之后端给了小米,小米睁着红红的眼睛看了看桌上的瓷碗,头一歪,把瓷碗推了回去。爷爷看着小米的囧样儿,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吃吧,你吃一半,剩下的一半儿给爷爷,怎么样?”

小米歪着头偷偷觑了爷爷和桌上的鸡腿一眼,不发一语,也不伸手去拿。直到爷爷亲手把鸡腿递给了自己,小米才接了过来。

小米知道爷爷不会吃鸡腿,两人各吃一半的话语更是托辞,只是想让小米放心地吃剩下的一个鸡腿。小米啃着外公递来的最后一个鸡腿,从喉咙处涌上来一阵阵的涩意,以至于小米不是呛着,就是噎着,接二连三地咳嗽。

爷爷在一旁忙着给小米拍背,嘴里还不停地说:“慢着点儿,不急不急,慢慢吃。”

窗外的夜静悄悄的,只有时而窜过的蟋蟀和青蛙会偷偷高歌一曲,谢幕致谢之后又匆匆奔赴另一个舞台,进行另一场经典演奏。

这样一个消失不见的鸡腿,自此便揭篇而过,仿佛从未发生。

事情发生了,便不可能不会留下痕迹,选择视而不见,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表现。

4

从此以后,小米终究长大了一些,不会再轻易为外物所诱惑,定力比之从前愈加稳固。毕竟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东西可以比得上曾经那个雅致瓷碗中的鸡腿,所有的贪欲归根结底不过是想要得到的野心,无所求即无所欲,有所度就不会失

爷爷和小姑也没有再提过这件事儿,只是爷爷有空的时候会时而从集市上买回来一些好吃的东西给小米,而小姑在给爷爷买东西的时候也不会少了小米的一份。

大家都很默契的没有再提这件事儿,虽然心知肚明,但无言的宽容和理解也是一种爱的表现。

爷爷去世的时候,小米守了爷爷三天三夜,直到小姑将自己拉开,劝说小米要让爷爷入土为安。小米早已不知道该如何继续生活,因为在小米的心中,爷爷是父母去世之后自己最亲密的家人,毕竟两人一直相依为命,是爷爷抚养自己长大,给了自己一个家。

爷爷走后,小姑把自己接回了她家。

夏季时,天气炎热,小姑在地上铺了席子让家人乘凉。有一次,小米和小姑躺在席子上聊天,小姑说起这件往事,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那时我和你爷爷都知道你偷吃了一个鸡腿,我本打算训斥你一顿,奈何你爷爷说了,教育孩子要用爱来感化,而不是一味严厉斥责。他老人家相信你会主动承认错误,还好,你也是个好孩子,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小姑还在絮叨地说着以前的一些往事,背对小姑躺着的小米早已泪水盈眶。

如今看到店里的这桩事,小米又想起了儿时陪着自己长大的爷爷,想起了自己偷吃鸡腿时爷爷的宽容和疼爱。

正如爷爷所说,教育一个孩子,感化要比斥责来得好。孩子就像山间自然环境中天然的石头,想要穿透一个坚硬的石头,不是靠蛮力的摧毁,而是细水的长流。

小米收回往事拉伸的长线,定了定神儿,在心里下了个决定。下次那个男孩子再来店里时,自己要请他和他的母亲吃顿大餐,顺便给他的母亲讲一个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