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年清明节

一七年的清明,我和他去了苏州的同里古镇,因我钟情于春天的古城气息,认为烟花三月最是下江南的好时节,于是在春天的第一个小长假,和我的恋人一起开启了一趟古镇之旅。回武汉的路上,我一口气看了大半本杨绛先生写的“我们仨”,感慨万千。我心中丝丝的苦涩和痛心源于杨绛先生述说的丧子之痛和夫妻分别,就像她在书中第一篇文章中描写的那些梦境一般,她永远都是在和钱锺书玩做迷藏游戏式的相遇、失散、找寻和迷茫中,因我也在过往的岁月中做过此类梦境,在我的梦里,我的恋人不认识我了,或者是我和他争吵后我找不到他了,梦中的我心中的伤感和忐忑无以言表,仿佛这就是一种宿命的缘分,我们一辈子都在相遇、失散、找寻中度过,只是我还未到书中锺书老先生说的“做老人梦”的年岁就已能清晰地明白梦中找寻不到家人、爱人的失落和伤神,未免心中有些丝丝的忧愁,好在他会照顾我、疼惜我,粗线条的他会紧紧抱着我说“别怕宝宝,我在这里”…

不知有多少次,我在梦中惊吓和挣扎,却久久走不出梦境的困局,我定是在深夜梦中啜泣过、发抖过,才让睡在身旁的他一遍遍握紧我的手,紧紧搂着我、在身边轻轻拍打边说着“怎么了宝宝,别怕别怕,有我在”,我自是听不见他在现实生活中的劝慰,但我能感受到梦外的他输送给我的力量和爱,让我走出梦中虚幻的暴力和不安,像一缕雨后的阳光一样,安抚我惊吓后的心,带我走出前世今生剪不断的纠结尘缘。我爱他对我这般忠贞的守护,常常会想是否我们前世中有那么一段因缘,我曾给予过他些微温暖和帮助,给予过他雪中送炭般的照顾,才换的这一世他对我万般的宠爱和不离不弃的陪伴?我常觉得自己是个受尽恩泽的人,没有像杨绛先生和钟书先生这般颠沛流离的留学经历、也不会面临国家动乱的战争年代、也不曾经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凉…在我的这个时代,我最应感恩的就是身边人对我的“用心”,诚然,相比于父母对子女无条件的爱而言,他给予我的恋人温暖和细腻用心,我是感激不尽的,因不是我应得而得了,总有种额外福利之感,我只能更加谦卑更加温婉地接受这样的福泽,化为无尽的大爱来滋润我身边的其他人,别无他求。

今天早上,我早早起床,就因想一个人去小城里转转,而他,也像个听话的孩子般顾着在床上睡个懒觉,并未打扰我的一个人时光,我欣慰不已,一个人背着包听着歌就在小桥流水间、青石板路上踏步开来,好好地享受自己的独处时光,把我在同里最喜欢的几处景点重温了一遍:丽则女学、穿心弄、三桥…回到住所,我故意让他猜猜我一个人去了哪些地方,没想到他竟一一都猜中了,而且还是在睡梦中迷迷糊糊中回答出来的,这样的一份默契和懂得彼此,让我不得不感慨岁月给予了我俩细水长流般的深情和理解。我和他,玩不了“真心话”的游戏,因为从未塞过秘密在心中;也玩不了“猜猜猜”的游戏,因为大部分答案我们都能神准地知道彼此,毫无悬念。越往后去,我和他,越像融成了一个人,我是他的一部分,而他也是我的一部分,缺一不可。

昨晚,我们在古镇的大街小巷中逛到深夜,他兴致高,一首接一首地“深情高歌”,尽管每一首歌都被他唱得夸张无比、搞笑异常,到最后我都笑话他“在强奸我的耳朵”,但依然不曾打消他的热情和快乐,牵着我的手一首首的唱着。我喜欢他的无拘无束、无忧无虑的快乐,像个孩童般好哄、单纯、善良和没小情绪,而我却难以对付很多,要求高、嘴巴厉害不饶人、气势“凶悍”偶尔霸道、急性子…也真是一个钉配一个铆,和他在一起,我总能感受到被呵护的踏实感,从未担心过他离开我、和我翻脸的窘境,我像个小小的鸡仔儿,被他宽大的肩胛和厚实的大手保护着,就算打趣欺负我也是能拿捏分寸,当我要开口骂人时就会撅起嘴来吻我,以此封口;当我要生气跑掉的时候,他就会一把捉住我,像“五指山”一样让我不能动弹,还美其名曰,这是男人力量的体现…我常常笑话他的粗俗和不解风情,但不得不承认他这一套另类的风情,是个多么有个性的表达方式和互动方式呀,不懂他的人肯定会吓跑的,而我却懂他“荔枝”男一般的甜蜜。

和他去了这么多地方,风景是否优美似乎到成了次要的了,我在乎和缅怀的永远是和他点点滴滴的情感升华。这一次苏州行结束后,我们又在火车站分别,我史无前例地觉得自己不能再接受这样频繁的聚散离合了,之前的自己还觉得异地恋给了我自由空间,我不愿意失去这般美好的“单身”时光而迟迟不肯盘算和他在一起的未来生活,但这一次我能明显感觉,自己真的是不喜欢自己和他分别、“残忍”地相互说再见。我爱他,不想和他分别,他多么简单的“饭后就想和我散散步、节假日就想和我自由行”愿望,这一次我才彻底地开始自我有所体会,因为我又何尝不想在自己被梦境惊醒的深夜有他陪伴、身体不舒服有他照顾、日常生活中有他的身影、和他见面能实实在在地触碰彼此而非毫无温度的手机屏幕呢?

比“我爱你”更难得的,是“在一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