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悲凉的时刻

(1)高一那年的开学军训,正是八月初,广东的盛夏。天气异常炎热,我们被安排在一个全封闭的军营里接受为期一周的军事训练。在那里,手机没有信号,我们住的是十二人间,生活设施异常简陋,训练也异常严酷。
第一天站军姿,高强度的训练,烈日的炙烤让身边的同学们一个个倒下,班主任和教官不时地往旁边的阴凉地里抬人。我渐渐地体力不支,浑身颤抖,紧紧咬着嘴唇,尽管头晕目眩,还是拼命地保持着意志,不让自己倒下。可能是倒下的人太多了,教官们开始放松了要求,不再喊着:“昂首挺胸,下颌微收,手臂夹紧………”
发现了这一点,我开始慢慢地放松自己,也开始有了一点力气去看看前面的同学。我发现,仅仅是过了半天而已,同学们裸露的皮肤全都黑得发亮,好多同学的耳朵和脖子后面已经开始脱皮了,黑一块白一块的。而此时,好多男生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我静静地看着汗珠从他们的衣角滑落…女生们为了防晒涂上的防晒霜,因为汗水的浸染,此时都成了白花花的一片…我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伤,眼泪一串串滴下来,最后竟嚎啕大哭起来。
班主任闻声而来,赶紧把我带到了旁边的树荫下。我一边哭一边坦白了自己的想法: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们、伤害我们,我虽然没有倒下没有晒伤,可是你看那些同学,不是很惨很可怜吗?我好恨教官!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们都精疲力尽饥肠辘辘,还要我们围站在饭桌旁边听他们总结训练成果,他们说坐下,我们就必须坐下,他们说开吃,我们才可以动…稍有不从就会招来呵斥甚至体罚?我觉得人的尊严被不容置疑地踩在了脚下,我觉得非常痛苦…
班主任说了什么,我已经记不完全了。只记得他告诉我:“以后在一中里的学习会比这里的训练更苦。只有这一关熬过去了,以后才有坚强的意志去克服学习和生活中的困难,这是训练你们自制力和意志力的时候。”“这里的教官都很关心你们的,一早就准备好了各种烫伤膏、铁打药,队医和校医也一直在旁边候命…”
我突然明白,原来这些不是折磨,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修炼。
当我擦干眼泪归队训练的时候,我就知道,最痛苦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那天下午训练结束,我们正准备“爬”上楼洗澡然后出晚操的时候,突然背后传来“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我们回头,看到另一个班级的同学还没有解散,他们昂着头、迎着太阳的余晖,在班主任的带领下高声背诵:“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旁边,我们泪光闪烁。
后来,市里的领导带着西瓜和绿豆汤来慰问我们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那几天是广东省几十年不遇的高温天气。难怪有一天下午,我们做完俯卧撑之后集体烫伤,接下来的几天,我们的双手长满了水泡、溃烂、结痂,一碰水就火辣辣地疼…教官和老师集体向我们道歉,因为考虑不周,让我们受到了伤害。但是那时,我却一点也不恨他们。
后面的训练,依然每天都有人倒下,每天都有人哭。而我,却再也没有哭过。
(2)去北京上学之前,我从来不知道“悲秋”的含义。原来秋天这么漫长,这么难熬。2012年的秋天,我在准备考研。每天清晨,我都会背着书包,骑着自行车,准备好干粮,在校园里一路穿梭,然后一头扎进三号楼,直到晚上十点以后再匆匆赶回寝室。那个秋天非常奇怪,早上的空气很清新,凉飕飕的,让人心旷神怡、斗志昂扬。可是一到中午过后,时间和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般,没有一丝的风,也没有一点的凉。坐在教室里,面对着一桌子的书,窗外,是偶尔掉落的黄叶,心里,仿佛有千斤巨石。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会有无缘无故的眼泪:我明明在背单词、在看政治,眼泪竟会不知不觉地滴下来,打在纸上,也打破了凝固的空气。
到了晚上,天又变得很凉很凉,秋风也刮起来了:我骑着车,看着两旁梧桐树上的黄叶哗啦哗啦地往下掉,又哗啦哗啦地被风卷起吹走,有些甚至噼里啪啦地打在我的车上和身上…
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秋风扫落叶般残酷”,什么叫“自古逢秋悲寂寥”…
那是我大学四年里,最最想家的一段时光…
(3)2014年3月10号,第二次失业。那时,妈妈刚好有事必须留在香港,家里于是只剩下我和爸爸。我刚好报了托福,于是那段时间,一边准备考试,一边找工作,外加一日三餐等各种家务,还有给上高三的弟弟做辅导。平时偶尔去市场买菜,然后给自己和爸爸准备一日三餐,已经耗费了我很多时间和精力,周末弟弟回家的时候还要给他加餐、辅导他的功课,有时他不回家我还要给他送饭…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我每天都非常苦闷,我有时候甚至怀疑,我的一生是不是就这样子了?所以我的书都白念了?所以之前的种种理想全都破灭了?
时间来到四月底,工作依然没有眉目。一天我收到华大基因的面试邀请,我喜出望外非常开心,我想就算不给工资我也认了。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初面时我就被刷掉了…那天从深圳回来,我坐在车上,整个大脑都是空白的…一切归零,但我没有哭。
第二天,我去看望外公,外公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阿超,太顺利的人生,对你没什么好处啊…”我极力地忍住眼泪,谈笑风生。从外公家出来,我又提着牛奶去看望爷爷奶奶。我一直认为,爷爷是最懂得“最好的关怀就是不关注”的人,对于我的挫折和不幸,爷爷从来都是轻描淡写,不怎么追问,甚至在我面前尽量不提当公务员的堂姐,跳槽找到高薪工作的堂弟…陪他们坐了一会,我就回到了空荡荡的家里。
电脑屏幕上,是招聘网站上密密麻麻的岗位列表;手机里,单曲循环着《时间都去哪儿了》;脑海里,回想的是任正非的《我的父亲母亲》…刹那间,山河上下,顿失滔滔…伏案痛哭的我想起了一直把最好的资源留给我的父母,想起了一直疼爱我的大姨和姑姑,想起了一直把我视为骄傲的外公和爷爷奶奶,想起了一直把我当榜样的弟弟妹妹…自责、愧疚、自我怀疑和压力把我完完全全地吞没,我就这样酣畅淋漓地哇哇大哭…
不知道哭了多久,我擦干眼泪,做饭,吃饭,学英语,看书,泡脚,睡觉…彷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但是,总有一次痛哭,让我们瞬间成长…

2015年3月有感于工作瓶颈 写于家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