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改变我人生观的故事





第一件事有关死亡


几年前我在坦桑尼亚的酒店里

在coral beach:一个像她的名字那样美丽的地方

下午慵懒的阳光 沙滩 啤酒  

和异域的人们迷人而神秘的微笑


我坐在角落里 不解风情的咒骂着该死的网速

一个高大的打着赤膊的老家伙走过来跟我打了个招呼

他说:hey 小伙子你好

我叫Joreon 刚刚休完假回来

能借你的电脑报销一下我的vacation allowance吗?


我极不情愿的把电脑借给了他

坐在旁边一边和他扯淡

一边看着他一条一条的贴着收据


聊着聊着 我感觉到他的神情有点不一样了

沉默了一小会儿 他给我说

你知道吗 这可能是我的最后一个shift了

医生说我得了皮肤癌

大概是晒了太多的太阳


我有些吃惊 不知道该怎么接着说下去

他却继续安静的说着 好像是说给自己听

他说道太太和小孩多么喜欢大海和沙滩

说道他们怎么开着租来的房车穿越欧洲

说道柬埔寨的酒吧有多么便宜 亚洲人又多么热情

一边说着 一边贴着收据 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晚上 我们又在一起喝酒

我说 要不然换成果汁吧

他摇着头苦笑 说喝了一辈子啤酒

还给我说这是他最喜欢的 blue moon

以后可能也不会常喝了


我仔细的打量着他

荷兰人里常见的高个子 卷发 

说话的神情很专注 略带幽默


他给我讲了很多家庭的细碎

然后眼神又暗了下来

说道 家里的泳池一直想翻新

现在只怕是没有机会了

说完他咕咚咕咚的喝完了手里的blue moon

摆摆手示意服务员不再要了


后来 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就像很多和我擦身而过的其他同事一样

有几次看见他在MOC(公司的通讯软件)上

想打个招呼 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也没有办法帮他做点什么 于是只能作罢


再后来 

他在MOC上的灯一直都灭着

我心里大概明白了

虽然只有几面之缘 却感到非常失落

像是失去了一个老朋友


我常常想起他给我讲过的故事

那些愉悦的旅行经历却从没有打动过我

反复在耳边响起的 是那个没法再翻新的泳池

和他喝完blue moon的时咕咚咕咚的声音




第二件事情有关新生


Andre是我的好基友

小伙子有着这个年龄的人所共有的躁动和直白

我和他最常见的话题  是讨论他在facebook上和各种女生的合影

和众多这个年龄段的好基友们一样  他的私生活  啧啧  相当糜烂


他常常给我说  他工作的动力就是钱和fxxk

也常常给我讲他的那些计划

首先要存多少钱 然后辞职

然后去哪些国家旅行  泡到多少个妹子


再后来他突然就恋爱了

还给我看他女朋友的照片

再再后来他们就顺理成章的结婚了

一切都像一个响指一样发生了


有一天 他神神秘秘的把我拉到一边

挽起长袖 指给我看他的新纹身

大大的粗体的Mason

旁边的其他小纹身瞬间都显得弱爆了

原来他老婆怀孕了 这是他给小孩取的名字

我说 这一定很疼吧

他一脸邪气的笑了笑 说过几天就不疼了


后来我常常在facebook上看见小Mason的各种照片

小Mason的玩具车

小Mason一周岁的照片

小Mason的生日party

而从前那些他和女孩们喝得醉醺醺的的照片 却都消失不见了


后来 他果然还是辞职了

没有去到处旅行

而是回到了Cape Twon

过起了不知怎样的生活


我心中那个放浪不羁的少年

最终也混迹在市井之间




第三个故事有关热爱


我曾经有一个mentor  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R

R在现场工作已经快30多年了

他以前是我老板的mentor 甚至也是我老板的老板的mentor

他大概是整个行业内仅有的做了这么多年工程师的人吧

所有的人都很敬重他 包括客户


第一次见到R 是在Kenya燥热的沙漠里

R很瘦但是却很精干

头发和胡子白白的 在人群中很扎眼

寒暄过后 他一脸严肃的跟我说

现在所有东西都是中国造的了 连工程师也是

我只好尴尬的笑笑


R其实是一个非常nice的人

常常给我讲他以前开始工作时的经历

讲那个没有手机也没有互联网的时代的趣事

也没少给我讲我的各种boss们的糗事


有一次大家在一起喝酒

R竟然喝的有点醉了

语气凝重的给我讲 他又要离婚了

哦? 我有些莫名 毕竟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这些私事


原来他已经离过好几次婚了

大概都是因为长期没法回家

他也曾经一步步按部就班的从基层一路做到了中层  离开了现场

却发现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生活

又主动申请回来继续做工程师


他砸着嘴里的酒 跟我说着  他喜欢自由

有两个孩子 结过三次婚

他们都想让他离开这里

可是他不想  他喜欢这份工作

这种感觉当碰上的时候他直接就知道  就是想继续干下去


我分明的看到旁边几个兄弟脸上的苦笑

同一份工作  有的人爱得要死  有的人恨得要死

这也许应该叫做 缘分?


后来我常常和R一起做job  学到很多东西

印象最深的一次也是在Kenya

job做到一半  R被虫咬了 右腿肿得比左腿两倍还粗

硬是撑到了job做完才被我们送去的医院

简直是在用生命工作


最后一次见R是在机场

我要离开而他刚到达

几个月下来 彼此都再熟悉不过了

我问了问他家里的情况

他笑着跟我说还行

大概是他听说了我要转走了

于是把我拉到一边皱着眉头跟我低声说话


他觉得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热爱  热爱自己做的事情

如果热爱自己的工作  其实从一开始你心底就知道了

这种关系  只会一天一天的变得更好

老头的表情有些小激动  果然是南美人的范儿


后来  就再也没有见过R了

断断续续的有一些邮件的来往

最后也越来越少了

只是听说  他后来又有了新的女朋友

却依然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那片酷热的沙漠里

带着那颗火热的心  兢兢业业的工作着




大概没有人能看完我啰哩啰唆的故事吧

白驹过隙 这几年过得匆忙

也没怎么仔细回想过这些年天马行空的经历


天地不仁  以万物为刍狗

也不知道许久不见的你们

怀里揣着怎样的故事?



2014年5月19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天气不好 心情不漂亮 第一节 体育课 做完每节课的必做环节 打排球 用篮球 很疼 袖子卷起又放下 卷起又放下 好像...
    夏天味的冰激凌阅读 87评论 0 0
  • 有关欧文和安东尼方面的交易传闻已经出现停滞不前的情况,但这并不意味着今年休赛期所有交易传闻完全消退。 作为全明星侧...
    zoneball阅读 103评论 0 0
  • 人们总说“失去了才知道珍惜”,但他们珍惜的往往是失去的联系,对于现有的,依然采取务实的态度,那就只能不停地重复“失...
    齐木吟阅读 58评论 0 0
  • SpringMVC SpringMVC:前端控制器,映射器,适配器,控制器,试图解析器 前端控制器 前端控制器在w...
    凉希凉兮阅读 13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