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之林黛玉——落入凡间的仙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世之因

西方灵河岸三生石畔,她是一株绛珠草,受神瑛侍者灌溉之恩,日月之精华,化为一女体,游走于离恨天之上。感于恩情,托生为人,将自己一生的眼泪来偿还与他。

这是林黛玉的前世,也是木石之盟的来源,终究这场情纠葛来自于上世的因。

“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第一次见面,他们就如多年未见的故人一般。

黛,西山之石,可代画眉之墨,也点出了黛玉的来历,来于西方,来此繁华世界的繁华之地报恩。

今世之情——我只是为了报恩

沁芳闸旁,我肩扛一个花锄,将一地落花收入绢袋。黛玉是惜花之人,不忍这满地落花陷于淖泥。

质本洁来还洁去

既是草木之身,对草木自然有特殊的感情,花木既为生命,它落于土地,自然应该有自己的冢。

今日我为花立冢,我的冢又有谁立呢?

中秋之夜,湘云一句“寒潭渡鹤影”,引出“冷月葬花魂”清婉的月亮,既然是月中仙子嫦娥所居之地,那么这月亮是不是也是我林黛玉的飞升之地。

既有木石前盟,又何必金玉良姻,黛玉一生的眼泪,都在这所谓的金玉良姻。世人皆道金银好,更何况是那繁华世界里的荣国府,怎会想到金玉之侧一棵小小的遗世独立的绛珠草呢。

落世为人,在那能工巧匠雕饰而成的潇湘馆里临风洒泪,给那竹叶画就斑斑泪痕,久而久之,连那檐底的鹦鹉也学会了吟诗,学会了叹息,但那个人怎么就是不懂呢!或许自己就是被困在馆里的鹦鹉,只能叹息,只能流泪。

“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一首《芙蓉女儿誄》承错了情,却是真正的别离。

错错错

一潇湘,一怡红,本就是一场错,斑斑血泪,只是恩未完。

既然泪已亡,那么恩便尽,我归于我的离恨天。

清清白白的来,清清白白的走。

这场恩情,也算圆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中学时第一次读《红楼梦》,被书中的诗所吸引,便手抄了一本。随着时间的流逝,手抄的诗稿早已不知所踪,今又重读《红楼梦...
    牧风汉子阅读 1,323评论 4 13
  • 风吹帘动秋来晚,月下老梧桐。相思谁了,孤眠滋味,恼煞寒蛩。 忆昔欢会,两情相悦,游遍芳丛。如今憔悴,归鸿望断,人去...
    庆善阅读 252评论 2 11
  • 在工作中难免会遇到需要迁移大数据库,这时候就涉及到迁移hive等HDFS文件 解决方案: 采用hadoop dis...
    哎哟喂喽阅读 803评论 0 0
  • 热咖啡还在冒烟 等的人没来 摩天大楼的电梯间 门关上又打开 窗外春色无边 没有人抬眼 手机和电脑 就是全世界 对面...
    秋水饮马阅读 310评论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