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苼 第二十一章

战奕伸出手,将莫凌衣拽到自己身边,紧紧护着她。不知为何,这水清冽的很,他能分明的看清面前女子一颤一颤的睫毛,长而密。战奕能感到自己的心跳快的好像能将水搅的溅起浪花。

女子感觉到了温暖,竟将头埋进那坚硬的胸膛。她蜷缩着任由战奕带动。

两人往水底游去,突然水层开始剧烈的晃动,一个旋窝把战奕直接拖向水底,水浪猛烈的向他击来,他一个不稳,松开了手。

莫凌衣微蹙的眉头开始扭曲,她睁开眼,眸中满是惊骇,好像有一群恶鬼在围着她,她伸手想抓住战奕,最终只是一汪随时会溜走的水球。她拼命的摇头,伸手拍打,刚张开嘴想喊,一股洪流涌入,她的眼睛肿胀,鼻翼发酸,渐渐的没了力气,沉下去,沉下去~最后落在了一双手臂上。

惊天的巨响惊的附近的村民都纷纷来看,地上竟塌陷了一个大洞,洞口大的能装下一整个村子。

"哎,,Ծ^Ծ,,?你说这怎么回事啊?我们这不能也塌了吧。"

"嘿呦,我可听说这片原来是座荒冢,你没看这么多年没人在这里种庄稼吗。"

"是啊,我娘当年就说,这啊,曾经有位将军惨死在这里,后来这里得他庇佑,我们才在这生活啊"众人纷纷的讨论起来,这一讨论让县令也慌了神,赶紧写好奏章上报皇上。

不知多久。


"凌衣,凌衣!"男子的衣服紧贴这自己的身体,一条条水柱,沿着他的焦急的眉角滑下,他双手不停的拍打着莫凌衣的脸颊。

女子惨白的唇上附满水珠,微弱的呼吸更显她有一种病弱西施的美感。

战奕合十手掌压着她的胸膛,金盔咯的他生疼,他却丝毫不在意。

咳咳咳~女子吐出一口水,呼吸慢慢的急促起来,"不要不要~,不要丢下我,不要!!!"她突然坐起,瞪大了眼睛,把战奕吓得一跳,就在他快速反应的抬头时,刚好和莫凌衣撞上。

"啊!"那一瞬间他感觉天晕地转,仰躺在地上,"好疼啊~"他委屈的吸了吸鼻子。

女子见了赶紧一手撑着地,爬起来,"战奕,你没事吧我们这是在哪里啊?"

她上前看着倒地的男子,有仰起头,一束光柱从上方的一线天垂帘下来,刺的她眼睛火辣辣的,她用手挡住眼前的阳光。

男子从眩晕中恢复过来,半起身,微笑的看着女子,爱抚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一脸无奈。

"我们出来了,我们出来了!!!"女子突然眨了眨眼睛,很不适应这里,转而一想,这里有光那~就是逃出来了,想到这里她激动的不能自已,可还是尽力按耐着不失态。

战奕也抬头看向周围充满生机的一切,眸中除了喜悦,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神情,他伸手覆盖在自己的袖口,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那里。他皱皱眉,起身。

"洞口被毁了,我们走吧,羽儿一定急坏了。"莫凌衣在兴奋之后转身看了看坍塌的河堤,她清楚,刚刚那样的振动只怕那座宫殿也随之消失了,虽然她有很多疑问,但是也没有办法了。

"你走吧,我的任务完成了,不用在陪着你了"战奕望着她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凝重。

莫凌衣听了他的话愣住了,停了几秒,疑惑的望向他,不说话。

"怎么?还想让我回去当逃犯啊?"战奕打趣道,他微微笑着,心里暗自想,之前以为没办法逃出那个人的掌控了,现在看来,真是老天给我的机会啊。

"也对啊。"莫凌衣挑挑眉,翘起一边的嘴角,思索了一会,诡异的朝他笑笑就转身离去,就好像两个不曾相识的人,偶然的搭了句话。然后就分道扬镳了一样。

战奕望着她的背影,紧紧的攥起拳,也转身离开。


"阁主,我回来了。"一位女子披着一身锦袍,恭敬地回话。

"这里没有别人,凌衣。"殿上的人期盼的对她说,可是并没有过多的举动。

"是,父亲。"她慢慢抬起头,此时的她褪去了一身的高傲,像一个小姑娘一样甜甜的笑着。

"这一趟如何?"男子问着,目光炯炯,莫凌衣没多想,只当是父亲的关切。

"正如父亲所料,金翎府中的那口井下果然是鬼魇城,您要的东西我已经取回来了。"她说着接下身旁的荷包恭敬地奉上,那里面满是白粉,看上去就像是地宫下钟乳石柱上刮下来的一样。

白粉中间还有一只巨大的虫子,有手掌那么大,一动不动。

"不错,这就是埋葬虫,哈哈哈,好的漂亮。真不愧是我的好女儿啊!"男子的双手开始颤抖,双眼就没有离开过手上的荷包,他露出贪婪的笑容,苍老的脸上沟壑愈深,显得那般证明。

"多谢父亲夸奖!"莫凌衣低头作揖,偷瞄这阁主的笑颜,那是她第一次听见自己的亲人夸赞自己,她放松了肩膀,好像完成了一个多大的任务一样。

她的思绪回想到当时,她偷咽了一颗镇静珠,以免出现幻觉,待战奕晕倒后,她打开父亲给她的锦囊,里面告诉她要做的事。要不是战奕触动了机关,她还未必能这么幸运的拿到呢。想到这里,她舒缓了眉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