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浩然:梦里花落,心好疼

大唐多奇才。

有一哥们儿不能不说。

他的诗连幼儿园小朋友都会吟: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对了,他的名字叫孟浩然。

1

因为任性,赢了节气丢了仕途

他是唐代写田园诗的“那波完”,李(白)、杜(甫)、王(维)都给他点赞。

宋代的苏东坡、黄庭坚、尤袤、陆游、杨万里、范成大都是他的Funs,尤其杨万里、陆游二人,不但学习孟浩然的诗,连他的一举一动也学,是狂热的“锰丝儿”。

有才吧?

但这么有才却没能及第为官、光宗耀祖,而是做了一辈子颠沛流离的行吟诗人。

咋回事?

一句话,都是任性惹的祸。

689年,孟浩然出生在湖北襄阳的一家书香人家,老爷子有文化,为给宝贝儿子取个好名字翻遍了四书五经,最后从《孟子》中找到一句:吾善养吾浩然之气。

老爷子捻着胡子,摇头晃脑地念叨了半天。

“浩然之气”,矮油不错,就它了!

于是,“孟浩然”三个字横空出世。

按照老爷子的想法,儿子浩然好好学习,长大成人后入仕途,做个公务员,有个稳定的工作,然后娶妻生子,过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小康生活就好。

这要求不高,但儿子没按他设计好的路线走。

孟浩然从小就聪明,也爱学习,四书五经背得滚瓜乱熟,班里成绩总排第一。

老爷子打心眼里高兴。一直高兴了17年。

18岁那年,本该去首都长安参加高考的孟浩然却做出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决定——拒绝参加考试!

咋?老爷子一听气得吹胡子瞪眼:十年寒窗啊!说不考就不考了?

孟浩然振振有词——

孟子曰: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君正,莫不正。您看看现在的朝廷是个什么屌样子,昏君当道,我做官就是倒行逆施!这事儿我不干!

咱们来看看当时的大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当时的大唐武则天已死,中宗李显二度上位。

李显复位后,立韦氏为皇后,把女儿安乐公主嫁给武三思之子武崇训。

韦后学到了婆婆的撩汉绝技,将儿女亲家武三思搞到了手。她无聊的时候就招武三思进宫,陪她玩赌局,而李显则手持筹码,立在旁边候着。

安乐公主跟她妈韦后一样,都在向武则天看齐。她嫁给武三思的儿子武崇训,没过多久,劈腿了夫家大兄弟武延秀:大家好 给大家介绍一下 这是我男朋友@武延秀。

这娘俩不仅学着婆婆撩汉,还学会了参和朝政。

俩人成立了“公务员批发部”,给官位明码标价,不限购不限贷,设标竞卖,生意红火。李显装作看不见,听之任之。

总之,这对母女基本就干三件事:干政、敛财、戴绿帽。

人心不足,后来安乐公主要做“皇太女”,学奶奶过过当皇上的瘾。

李显这回急了:过了啊,二位!

韦后和安乐公主生气了:怎么着?您哪。

她们在李显的饭里,拌了一包鹤顶红,李显彻底没(脾)气了。

当然,孟浩然18岁那年李显还没死。

当时的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单纯的热血青年孟浩然决定以罢考来示威明志。还发了毒誓:文不为仕!

老爷子急得直跺脚:孩儿啊,你这是自绝生路哪!

想想自己绞尽脑汁给儿子起得名字,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这孩子的脾性太TM的浩然了!

殊不知,他人生的任性之路才刚刚开始。

2

因为任性,赢了爱情输了亲情

唉,儿大不由爹。

老爷子没辙了。不考就不考吧,好歹手里还有些家底儿,就盼着儿子好好娶个婆姨成个家踏实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可老爷子的算盘又一次落了空。

孟浩然很快就经历了一场几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和离经叛道的爱情。

儿子不听话,老爷子难免整天吊着脸在他耳边磨叨。

孟浩然那受得了这个,一生气来了个离家出走。

不过走得不太远,就在他家对面的鹿门山上找了个地儿隐了起来。

襄阳这地儿人杰地灵,名人辈出,文士荟萃。

春秋时有和氏璧的发现者卞和、名将伍子胥,战国时有“貌似潘安”的宋玉、东汉光武帝刘秀、北宋大书画家米芾等等。

当时孟浩然周围也有一帮才情满满的哥们儿。他虽然隐居山野,却一点儿也不孤单寂寞。那一帮子热血青年经常来找他喝酒搓麻侃大山(谈诗论文、纵论天下)。

孟浩然爱喝酒。有诗为证:《洗然弟竹亭》:“达是酒中趣,琴上偶然音。”

《过故人庄》:“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裴司士见访》:“谁道山公醉?犹能骑马回。”

嗯,要喝酒,不喝酒的那都是俗人,怎么配得上"风流"两个字呢。

据说孟浩然还是个"美男", "骨貌淑清,风神散朗",总喜欢穿件白袍子。闭上眼睛想想,一位高高瘦瘦的诗人,白袂飘举,且行且吟,是不是很拉风?

这样的帅哥怎能不让美眉们疯狂呢。

当然,小孟也是枚纯纯的直男。

《新唐书》中有这么一句:“孟浩然,有文无行,好蒲博嗜酒,娶妻唯择美者,俄又弃之,凡四五娶。”

他就爱美女。

李白给他写过一首诗,叫《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烟花”“三月”“扬州”这几个词是不是意味着什么呢。(我什么都没说,你有本事脑补去)

就是这时候,孟浩然认识了一个美丽动人的歌女。

他料定父亲不会同意他娶一个歌女做妻子,所以干脆提前把生米煮成了一锅粥。

这还了得,孟老爷子看着自己的儿子带回来个歌女,气炸了肺。

浑身筛了半天糠后,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然后把门一拴,捶胸顿足喘粗气去了。

孟浩然也不示弱:“滚就滚!”

说完拉着歌女的手,头也不回地回了他的“快乐窝”。

6年后,孟老爷子含恨驾鹤西去。

6年间,小孟再没回过家。

接到噩耗,孟浩然傻了,任性让他赢了爱情输了亲情。

他跪在父亲的灵柩前懊伤难禁,失声痛哭。

他发誓,要给父亲守孝三年,然后拼尽全力去实现父亲的愿望——当官挣工资,光宗耀祖。

3

因为任性,赢了性情输了未来

712年,也就在他婚后不久,唐玄宗李隆基即位,大唐进入开元盛世,一个生机勃勃、万邦来朝的大唐出现在世人面前。

孟浩然觉得天晴了,自己该出手了。

当然,他的脸皮薄,当年自己一赌气扔出一句“文不为仕”,现在如果再大摇大摆地去参加考试,不是啪啪打自个儿的脸吗?

怎么办?

当时还流行一种入仕做官还有一条路,那就是——干谒。

啥叫“干谒”?就是带着你的诗歌去拜访那些名气大官也大的人,让他们帮你推荐。

孟浩然人缘特别好!落魄的文人、被贬谪的官员、同船的驴友,甚至他旅店的小二,遍地都是朋友!

从此,他踏上了自助游的道路,漫游各地,寻求机会找人举荐。

这一走就是8年!

一路风尘一路诗雨。

秋登万山寄张五

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

相望试登高,心飞逐鸟灭。

愁因薄暮起,兴是清秋发。

时见归村人,沙行渡头歇。

天边树若荠,江畔舟如月。

何当载酒来,共醉重阳节。

夜归鹿门歌

山寺钟鸣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

人随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归鹿门。

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

岩扉松径长寂寥,唯有幽人自来去。

宿建德江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洛中访袁拾遗不遇

洛阳访才子,江岭作流人。

闻说梅花早,何如北地春。

……

725年,孟浩然来到了东都洛阳,谋求官职。

把他的“求职信”呈递给了丞相张九龄:

望洞庭湖赠张丞相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

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他的意思表达得很委婉,但张丞相是何等角色,一眼就看明白了:这小子想让我帮他做官,还不好意思直说。

都知道,张丞相也是个大诗人,惺惺相惜,这个忙他愿意帮。

但最终不知道什么原因,事儿没成。

干谒不成,孟浩然决定:回家!参加考试!

728年冬,四十岁的孟浩然再次离开襄阳,前往首都长安赴考。

在这里,孟浩然遇到了比他小11岁的王维。

王维也喜欢田园诗,两人相见恨晚,见面有说不完的话。

王维带着孟浩然参加各种诗会派对,孟浩然的才华不是盖的,很快就像羊肉泡馍一样名满全城了。

乐极生悲。

老天爷跟他开了个玩笑——考试竟然没过。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嗯嗯,普希金说得不错。

喜从悲来。

一个绝佳的机会摆在了孟浩然的面前。

当时韩朝宗任襄州刺史。

这个人喜欢提拔后进。当年有人这样说:“生不用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李白还曾写下名篇《与韩荆州书》,希望得到他的举荐,结果人家硬是没鸟他。

通过朋友的牵线,韩同志答应引荐他,进个中直机关谋个差事。

然而,在约好出发的那天,小孟又任性了一把。

那天,孟浩然正跟一帮朋友喝得酒酣耳热呢,一酒友提醒他:“孟哥,你今天不是跟韩大官人约好谈事儿的吗?”

孟浩然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拽,红着眼叫:"老夫正在喝酒,去他的韩大官人!"他竟然放了人鸽子。

就这样,孟浩然亲手断送了自己的一次圆梦机会。

4

因为任性,赢了友情输了性命

当官的梦想成了梦,孟浩然干脆彻底放弃了。

他又一次踏上了驴友之路。

洛阳、江浙、蜀地、荆州……畅游山水,会友作诗,最后回到襄阳,真正过起了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期间,张九龄曾经邀他到幕府工作过一段时间,孟浩然不习惯过朝九晚五刻板乏味的生活,辞职回归了他的田园。

看看这首诗,你就会感受到孟浩然对田园生活的那种热切向往。

过故人庄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这,应该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然而,这样的美好因为他的任性,在他52岁那年戛然而止。

开元二十八年,好友王昌龄从边塞贬官路过襄阳。

两人意气相投、同病相怜,必须得喝点儿。

他整了一大桌子鱼虾蟹,推杯换盏,举杯痛饮。

孟浩然其时生了背疮,本不能吃发性的海鲜,也不宜饮酒。他却图一时痛快,背疽发作而要了他的命。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孟浩然的花刚刚盛开,他的生命就画上了句号。

他的诗歌里写的都是自由,可他一直“身在旅行,心在牢笼”。

他的任性,是在挣扎、抗争,和自己的内心,和那个时代,和那些他自己也说不清的东西。

他的任性,只是对自由的渴望和追求呀。

他的花,落了。

李白哭了,王昌龄哭了,王维哭了,所有懂他的人都哭了。

唉,真让人心疼。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