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小小鸟*七(笼中望月)

        高翔受伤后被农夫带回了家,一路上滴血不止,他疼痛难忍昏睡过去。他睡了很久,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他梦到自己身披枷锁被黑白无常带到了幽冥界,那里黯淡无光,阴风阵阵,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尸臭味,耳畔飘荡着凄惨的哭叫声,大殿里魑魅魍魉比比皆是,个个龇牙咧嘴面目狰狞甚为恐怖!

        高翔颤颤巍巍被带至阎王殿,被迫双膝下跪,听候阎王爷对他的末日审判。

        “下跪之物你可知罪?”

        “知罪?我何罪之有?”

        “你擅离故土,又盗窃谷物,已然触犯了天条,罪在不赦!”

        “我只不过是飞出了森林,只不过是摘取了一两个谷穗,目的也不过是为了填饱肚子,难道这也是犯罪?”

        “大胆!竟敢顶嘴,本王说是犯罪就是犯罪!”

        “那人类伐木毁林、破坏生态环境算不算犯罪呢?”

        “不算!那是他们征服自然的正常行为!”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破坏我们的家园算是正常行为,而我吃他们一个谷穗就是触犯天条!”

        “人兽有别,岂可相提并论!”

        “那害我性命也是正常行为?”

        “是你有错在先,死有余辜!”

        “这不公平!世间万物都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享受着同样的阳光,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也都默默地做着自己应有的贡献,为何要区别对待?”

        “这是规定!是不可更改的天条!本王不管公不公平,只管奉命行事、按律判决!”

        “奉命行事?奉谁的命?是那农夫给你送了大礼了吧!你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是非不分,胡作非为,早晚必遭天谴,不得好死!”

        “哈哈哈!我不得好死?世间万物的生死皆由我掌管,好死赖死都是我说了算!”

        “不一定吧!难道你忘了当年大闹地府的齐天大圣?你就不怕他来找你,再次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岂有此理!好你个口无遮拦的小鸟啊,本王本打算罚你做几年苦力就让你重获新生,没想到你如此无理!来呀,把他给我扔到油锅里炸上三天,然后打入十八层地狱永远不得托生!”

        “你……”

        不等高翔言语,众小鬼已将其拖起扔至滚烫的油锅……

        就在这个时候,高翔醒了!他擦了擦身上的冷汗,暗自感叹:幸亏是场梦,不然没命了!他所说的梦不单是在幽冥界与阎王爷的争执,还有盗窃谷穗被农夫逮捕一事,他以为这一切全都是梦,他以为此时此刻还生活在自己的温柔乡里,还享受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时光!

        他缓缓地站了起来,感觉身上很痛,低头一看自己满身是血,他又抬起头环视了一圈,不觉打了个冷颤,他发现自己正被囚禁在铁笼之中!原来刚才的梦有一半是真的!他突然十分恐慌,浑身发抖!“扑通!”高翔猛地摔倒,又一次昏睡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落日黄昏、夜幕初降了,在朦胧的视线里他还是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处境,他被关在一个笼子里,而这笼子被高高地挂在树枝上,风起时笼子随风摇摆,他的身子也跟着摇晃!

        高翔强忍着疼痛,小心翼翼地挪到笼子边缘,挥起翅膀用力地拍打着笼子,他以为这些不过是细小的树枝,可以轻而易举将他们拍断,他拍了很久,翅膀痛的要命,而那树枝竟然丝毫没有受损。他哪里知道那根本不是树枝,而是坚硬无比的玄铁!

        夕阳西下,红霞满天,大地被映的一片鲜红。若在以前,此时此刻他一定和妻子相互依偎着欣赏着美丽的盛景,诉说着彼此的爱慕,畅想着幸福的未来!而眼下,他只能无力地瘫倒在地顾影自怜,满地的鲜红也不再是美丽的景色,倒像是他流了一地的鲜血!

        天很快黑了,喧嚣也散去了,而高翔的心却始终没能平静,他牵挂着亲属,怀念着自由,心头还涌起了一丝后悔,一时间忧伤满怀,不禁潸然泪下,泣不成声……

        不知过了多久,当他拭去眼泪再一次站起来时,他发现周围亮如白昼,抬头仰望天空,他看到了圆圆的月亮还有满天的繁星,美丽的夜空没能减轻他的忧伤,却加重了他的思念,在他看来那一闪一闪的星光正是妻儿老小充满期待的眼神!

        他开始回忆父母的教诲与叮咛,妻子的祝福与期盼,还有乌鸦的嘲讽与警告,不知不觉泪水夺眶而出……

        漫漫长夜,何以消磨?他颤颤巍巍走到笼子边缘,用翅膀扶着冰冷的铁笼,望着故乡,凄婉地唱到:

    “铁门啊铁窗铁锁链

        手扶着铁窗我望外边

        外边的生活是多么美好

        何日重返我的家园

        条条锁链锁住我

        朋友啊听我唱支歌

        歌声有悔也有恨啊

        伴随着歌声一起飞

        月儿啊圆圆照我心

        儿在笼中想母亲

        悔恨未听娘的话呀


        而今我失去了自由身

        ……”

        一曲唱罢,他觉得心里好像舒坦了一些,于是清了清嗓子又唱了一首:

        “一不该呀二不该

        我不该胆小怯弱被溺爱

        胆小怯弱被溺爱也没有关系呀

        我不敢羡慕雄鹰嫌自己飞的矮

        三不该呀四不该

        我不该飞出森林寻谷来

        飞出森林寻谷也没有关系呀

        我不该盘旋招摇把行踪出卖

        五不该呀六不该

        我不该贪欲泛滥遭失败

        贪欲泛滥遭失败也没有关系呀

        我不该毫无警觉被人逮

        ……”

        他唱了一首又一首,唱出了思念,唱尽了悲伤,也唱走了黑夜,唱来了黎明。

        当朦胧的视线里渐渐清晰了农夫的身影时,他不觉浑身发抖,前所未有的恐惧突然袭来,他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