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老母亲拜年(过年系列之三)

        昨天,吃过晚饭收拾停当,我出门扔垃圾,门一开,北风呜呜地吼着,我一路小跑回到家。“外面好冷呀!”老公说:看状况,今天夜里不是下雨就是要下雪。两个小家伙一听说要下雪,赶忙往外溜,刚伸出门外的头又缩了回来。两家人围坐在一起谈了会家常,小姑家的二孙子要睡觉就回家了。

     

全副武装堆雪人

        孙子在缠着爷爷背乘法口决,我陪亲家他们打小麻将,一直到麻将机罢工,我们才收了手。虽说输了点钱,亲家俩口子高兴,但我更高兴,我知道,全家人聚在一起图个乐。钱?那只不过是从左口袋放进了右口袋,一家人高兴,何乐而不为呢?             

       

大人小孩都爱玩

        也许是这几天忙得有点累了,一觉睡到自然醒,抬头望去,窗外的屋顶上布满了白白的积雪,再看,白色的地面,白色的庄稼,连路上开着的汽车,也仿佛一夜间都穿上了雪白的衣服。我赶忙洗漱完毕,迫不急待地往楼下跑,想去感受一下大雪带给我的奇妙感觉。孙子听说外面下雪了,也赶紧钻出被窝,雨靴、手套全副武装起来,老的小的全都童心大发,投入了堆雪人打雪仗的行列。                                                                 

       

远处的村庄

往年都是大年初二给父母亲拜年,今年因为在南京过年,昨天才回来。9点多一点,一大家子去藕垛给老母亲拜年,弟弟、弟媳和侄子一家早己在等候,妹妹、妹夫一家也早就到家。当老母亲看到重孙子,听到重孙“太太新年好”时,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忙着掏出红包递过去。“不要!太太、我不要!”在母亲的追逐下,孙子躲闪着。“这伢啦,拿去,太太的红包应该要,太太高兴。”在一家人的欢笑声中,红包塞进了孙子的口袋。这时,侄女一家也赶回来了。                                     

       

弟媳和妹妹在厨房

大家相互问候着交流着,我和妹妹乘机走进了弟媳正在忙碌的厨房。五香牛肉、炒长鱼、红烧肉、鸡子、肉丸,弟媳己经烧好。弟媳说:姐,就剩下糖醋排骨了,我怕烧得不好吃,就等你来烧。只剩下几样蔬菜,我们择的择洗的洗,一共就两桌人吃饭,儿媳、侄媳和侄女她们也要来帮忙,真是七个厨子八个客,人多好做事,不一会儿就开吃了。                                                     

        弟弟今天最高兴,拿出了梦6给我们喝,我开玩笑道:夏总去年究竟挣了多少钱这么舍得?弟弟笑着说:还可以,最高兴的不是我挣多挣少,而是老妈妈健健康康的,平常姐妹们各奔东西,难得过年团聚在一起。再说,儿子做生意现在也可以独挡一面了,女儿女婿工作也蛮顺心的,这才是最高兴的。妹夫也高兴地说:我们己经落伍了,现在是年轻人的天地,家里的生意大多是姨侄在网上做的,而且做得很不错。老公也开玩笑说:我家儿子拿固定工资,不能拿你们两个大老板比,但说起来好听,起码是个公务员。老母亲接过话茬道:你们家家都过得好,最高兴的是我,我一棵大树散了那么多枝。     

免费维修工

        吃过饭,带着一家老小到老房子看了看,本来去年想翻建房子的,砖头也都装好了,一直没有时间,这一直是我的心结,老公说:春节后就着手来弄,省得你老说。对于老家藕垛,我熟悉那里田野的边边角角,知道那块地喜欢长有茅针,也知道那条河边有好吃的茅根,知道那条田埂上马兰头多,也知道那块地发庄稼。知道门前屋后谁家的桑树枣子最大,谁家的榆树花最甜,谁家的白果树年代最长。也知道村中大河谁家承包,知道河南、河东、河西谁家鱼塘最有鱼。可对于儿子、孙子他们,孩子们己经远离了家乡,对于家乡的情感也只是维系在父辈和我们这一代,等我们不在了,他们的家乡己经变成了故乡,我们的故乡已经变成了他的他乡。我想把房子翻建好,最起码还有个百儿八十年,他们回到藕垛祭祖,有个落脚的地方。看到小家伙们在巷口打闹戏嬉的场景,我不由得感叹起来。“以后,何处才是这些小家伙的故乡情呢?” 

全家福

昨天晚上罢工的麻将机,在儿媳的三弄两弄下,轻轻松松地就恢复了活力。亲家和儿子他们又开始了一轮新的战斗。孙子照样是缠着爷爷,我则拿起手机发感概。明天就是大年初五了,妹妹己约好明天中午他们家请客。我们决定明天晚上请客,刚好明天是小孙子的生日,自从有了这个小宝贝之后,我们便偷工减料,一发生意两发做,每年就定在这天带两头的兄弟姐妹聚一聚,一大家子聚在一起,感觉便幸福四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