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万历十五年到《雍正王朝》

      常常有人说《甄嬛传》害人不浅,《雍正王朝》却极少人喷,我认为原因有二,一是老戏骨们表演全程在线;二是错位或者虚拟的历史事实不妨碍正确的历史逻辑表达。


      雍正皇帝派亲信大臣到河南担任巡抚推行官绅一体当差,这一举措直接得罪了整个河南地主官僚集团,多名官员被革职,生源罢考……一直不明白田文镜为何和河南官僚集团如此对立,今天突然想起了《万历十五年》。

      不是所有的官宦都可以过着锦衣玉食甚至奢侈的生活,绝大多数中底层官吏只能靠着微薄官奉度日,官绅一体当差触犯了底层官僚的利益,而这个群体绝大多数也是爱惜自己名誉的清官。高层官僚地主自然不愿损失自己的利益交粮当差,自然和皇帝上书千百年来古制如此。文官们用四书五经为圭臬,守护着自己集团的利益。

      我们传统的道德从不标榜升官为了发财,但却有口传千百年的“三年青知县,十万雪花银。”学而优则仕是出人头地少有的出路,谁让陈胜吴广式创业风险太高呢?如果不是赤贫,谁知道陈胜会不会创业呢?即便秦始皇的成功离不开商人吕不韦,延续千年的重农抑商无法鼓励天下人经商发财致富。故宫中轴线的神路,状元是可以走一次的,商人的后代是不能参加科举的。

      剧看到此,感叹编剧历史功底深厚,把万历朝的现状搬到雍正王朝的荧幕。中华民族是个多灾多难的民族,黄河间歇性的水患、改道,灾民是需要赈济的;除了元代之外,北方少数民族总是侵扰,是需要优秀的军事人才及充足的钱粮守护的;一切都需要花钱,官僚士绅总是想尽办法避税,想尽办法屯田。

      张居正得罪了文官,也无法改变体制传统,可是他又有着普通男人的弱点,喜欢美色,喜欢奢侈,也就不怪被挫骨扬灰了。

      即便没有张居正,明朝依然可以延续几十年,我们应该是不会认识抗倭英雄戚继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