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互助式心灵成长小组里的“组织者”和“主持人”

字数 6514阅读 26

(本文作者提供建组培训,联系方式详见最下方。)

互助小组没有固定的带领者,但每次活动还是需要一个负责主持的伙伴,就是当次活动的主持人。互助小组是轮流主持,比如按姓名拼音来排序。在正式的成长小组中,每个人至少要在轮到的时候主持一次,最多可以连续主持三次。

主持人的角色,主要是要保证大家按照活动的规则(设置)来进行。当有组员违反规则时,比如说了一大段理论,完全听不出有什么感受,主持人有打断组员谈话的权利。同时,作为一个互助小组,主持人也是一般组员,主持人维持规则的行为,当次没有做主持的其他组员也可以做,比如也可以去打断。只是主持人更需要关注这一方面,这是程度上的差别。


9.1.作为主持人,还需要关注时间分配问题

一方面尽量(不是必须)让大家都有机会谈自己的感觉,一方面一定不要平均分配时间。

一般来说,因为我们这个小组是互助性质的小组,每次活动每个人都有机会谈一谈自己的感受,每个人都有谈话的权利。但并不要求每个人谈的时间是一样的,就是一定不要去平均安排时间。因为平均安排时间这样太机械了,反而无法形成主题,导致话题无法深入。

每一场的主题都是自然形成的,大家会在都比较关注的问题上做更多的互动反馈。每一场的中心也是自然形成的,可能在这场里在这个人身上停留的时间比较长,下一场里面又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停留的时间比较长,这个是会自然发生的。如果平均分配的话,可能会导致每个主题都浅尝辄止,稍微谈一下就过去了,效果反而不好。

有时还会出现另一种情况,就是有一个伙伴永远都不是中心,没有哪一次的中心话题是和他相关的。主持人还有其他组员,如果看到这一点,也可以把这个问题指出来。这也能够反映一个人的人际交往模式和人生脚本:为什么他总是觉得自己不重要?为什么他总是让别人来谈,自己没有办法谈?

包括每一次座位的顺序是有意义的,每次主持人不一样,虽然每次都是从主持人左边(或右边)谈起,但有的伙伴永远都不是中心,永远都成功地把自己放在了不重要的位置。这时大家都可以指出来:好像很多次你都不是谈话的中心?对于这个伙伴来说,也许这就是一个很好的自我觉察的机会:为什么我就不能成为中心呢?为什么我总是把重要的位置交给了别人呢?(这里可以看出来,成长是无处不在的,我们展示的自己,充满了潜意识的内容,这些内容都会在团体中被看到,这也是团体的重要作用之一)

再次强调,要注意时间分配的问题,但一定不要平均分配时间,因为这样每个话题都无法深入。

如果出现了还有几个伙伴没有谈感受的情况,在最后的总结环节,也就是谈对今天活动的感受的环节,可以最后多留出几分钟时间(是留出时间,不是延后),顺序颠倒过来谈对本场活动的感受,也就是让没有谈感受的伙伴先谈。

在主持中,偶尔还会遇到一种情况,就是在每个人都谈完感受并互动之后,时间还剩很多,此时可以重复读书谈感受这两个环节,相当于再来一轮。但如果这种情况出现的比较多,那么好像是大家不愿意谈感受,或者互动很少,此时可能就要更换主持人,或者是请督导了。实际上这种情况很少发生,我们的实践中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果碰到的话,就可以这样处理。

此外一定要注意,主持人并不是小组的咨询师,没有带领小组的责任,因此除了必须的维护规则、把控时间的责任外,主持人完全和其他组员一样,也可以谈自己的感受,也可以向其他伙伴反馈自己的感受。只不过一般来说,主持人会最后一个谈自己的感受,这是唯一的区别。


9.2.小组活动中遇到打岔的情况,主持人怎么办?

在小组活动中常常会有这样的情况,一个人谈感受的时候,比如他说:我遇到一个什么事情,我有点紧张。此时另外一个人也谈起来:我这个时候也很紧张……这种表达有可能是一个共情,但是第二个人也很容易就此开始谈他紧张的那个事情,谈起自己的个人经历来了。他谈的可能也是感受,但是好像有点抢话头或者是打岔的感觉。很多人都可能这样做,而不能及时的将注意力转移到前面谈感受的伙伴身上。

面对这种情况,主持人一定是会很纠结的,到底是停留在现在这个伙伴身上,还是把他打断,返回到前面那个伙伴身上。如果是我,可能会去对第一个伙伴说:“你看,这个朋友谈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好像跟你的问题有点类似,现在你是希望接着听他讲他的经历,还是说你想回到你自己的问题上去?”这样就把选择权交给了前面这个伙伴,他可以选择回到自己的问题上来,也可能他对后面的伙伴说的这个事情也很感兴趣,选择让这个伙伴继续谈下去。

这样处理,如果第一个伙伴回到自己的问题上来,意味着他要继续谈他的感受,那么第二个伙伴可能也会意识到:“哦,刚才他在谈他的感受,我好像有点打岔了,也许我可以再仔细听听他想说什么。”如果前面的伙伴选择听第二个伙伴继续谈,那么这也是他的选择,他选择去关注他人,倾听他人,也许也是内心有力量的表现,第二个人也可以比较自然而不含愧疚的表达自己的感受。


9.3.主持人打断的时候一般都是大家在闲谈、或谈理论的时候,是否会出现这种情况:一个伙伴不断不停地谈自己的感受,停不下来了呢?

其实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是不大的。为什么呢?很简单,因为大家都知道,个体咨询的时间一般是一个小时左右,一个人谈他自己的问题,一直只在自己的问题上谈的话,谈得会很累,所以不会谈很长时间的。所以,一般一个话题,很少超过一个小时,差不多时间就会自然地结束。

同时还有一个因素,人和人是不同的,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谈很长时间。尤其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是相互试探,即使是说得很多的人,可能也带着试探的心态,只不过用这种说得很多的方式来试探大家对他的接纳程度。

我参加了几乎7年的互助小组,这种一个人霸占整场的情况,从来没有出现过。抢夺话题,或者我非要谈我的话题,这样的事情也几乎没遇到过。但是,会有在一个话题上不停地绕圈子的情况,比如说之前的话题刚刚结束了,但换了一个伙伴谈自己的感受,又回到了前面伙伴的那个话题。这时候主持人(或任何组员)可以把自己看到的东西说出来:“我看到,好像我们现在已经换了一个伙伴谈感受了,可是我们似乎又回到前面那个话题上去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的确,主持人什么时候去干预,干预多少,如何干预,都是得慢慢来的,并不是说我们说几个道理,说几个技术,大家就会了,是需要在活动去感受和学习的。不过这里有一个很好的、非常容易做到的技巧,就是主持人首先可以把你看到的东西说出来,你刚才看到了什么就直接表达出来,比如:我看到那个话题现在又绕回来了。接下来问:大家现在的感受是什么,有什么情绪?请每个伙伴轮流用一两个词谈谈自己现在的情绪。

主持人甚至还可以把自己的犹豫说出来,如果这个时候你的确感到很犹豫,那么你可以说:我刚才看到大家在这个话题上绕了很长的时间,绕来绕去现在又绕回来了。我现在感觉到很犹豫,要不要打断大家。

主持人的这种表达,不仅是一个让大家集中到感受上来的技巧,也是一种“真实的表达”,就是我们所说的时间结构里的“亲密”,也是对此时此刻的自我觉察和水平暴露。

同时,这个也涉及到时间分配的问题。我们是一个长期的小组,我们是长时间相互陪伴的伙伴。可能今天这次这个人多谈一点,下次那个人多谈一点,但从长期的角度来看,其实每个人都有很多谈自己的机会,每个人都会轮到,所以某一次某个人多谈了一点点,的确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9.4.主持人是否需要做自己的表达与反馈?如果主持人完全做一个旁观者,那样是不是可以更好地掌握形势?

首先,主持人也是普通的组员,并没有带领小组的职责,并且每个人都需要去担任主持人。主持人和其他人唯一不同的是,需要去维护当次活动的规则,以及在当次活动中,要让其他人先谈。

其他的伙伴也可以协助维护规则,比如说,看到闲谈或者争论,都可以打断,但主持人是当次活动主要负责关注这些的。主持人并不需要特别的掌控形势,只要大家都在表达感受,并反馈,按照我们的结构进行就可以了。


9.5.主持人是不是不要做过多的干预?

首先,在这个小组里面,主持人的角色是一个规则和设置的维护者。在当次活动中,他有权利打断别人。规则和设置是一开始就已经得到大家公开同意的,所以主持人的作用就是维护这个规则。主持人是否要去打断、干预,也是以公开的规则为标准。

主持人不需要承担小组咨询师的责任,在小组活动中,他不是个咨询师,不用把自己和那些带团体咨询的咨询师去比较。团体咨询师在团体中有他们咨询、治疗的职责,同时他们履行职责是有经济回报的。而我们是互助小组,没有咨询、治疗的职责,而是在本场活动中维护规则,让小组能够顺利进行。

作为小组一员,主持人也可以说出自己的感受。一开始做主持人可能会有点紧张,刚开始大家都会这样的,这是很正常的紧张,此时可以把自己的紧张说出来:这次轮到我做主持人了,我有一点点紧张。

那么有人可能会问,主持人的紧张程度是不是跟人数多少也有一定的关系?比如说,我们就那么四五个人,我们关系又很熟,时间长了就很放松了。在人多的时候,或者新增加了几个成员,可能就会有一点点紧张。

还有一个相反的情况,人很少的时候,主持人也可能紧张。因为如果你觉得人太少了,你可以能会想:怎么回事?怎么我做主持人时大家都不来了?其实不管是人多还是人少,主持人都可能会紧张,这时可以大胆地把自己的紧张说出来,相信大家都会支持你的,因为每个伙伴都要做主持人,每个人都会轮到的,所以每个伙伴都会对你感同身受。他们非常清楚,他们坐在你的位置上会是什么感觉,这就是最简单的感同身受。

当然,当你做主持人的时候,你内心可能会有一点点矛盾,一方面你会很仔细地去听别人正在说什么,另一方面你可能也在想:我也想说点什么。刚开始的时候,的确很难把这两个方面协调好。要么就是把自己当普通组员,随意表达自己的看法和感受,但同时一定会担忧,自己作为主持人是不是没有关注到其他人;要么老是听别人说,自己就压着不说了,很难两者兼顾。这些都是需要练习的,慢慢来,协调内心的两个冲突的部分也是一种能力。

我们在咨询中需要“第三只眼”,或者叫“观察性自我”,或者叫“成人状态”,在做主持人的时候,我们也要培养我们的“第三只眼”。我们在日常交往中,其实我们也始终要有一个“另外一双眼睛”,观察自己和对方,看对方正在干什么,看我正在干什么,看我们俩一起在干什么。这也是种能力,这个能力得慢慢地培养,慢慢地练出来。一开始,主持人说少一点没关系。只要你把握住,作为主持人,你的责任是维护小组的规则。


9.6.主持人如何控制时间?

这是一个很基础性的问题,就是在做主持人的时候,你如何去控制时间?

一开始的确是很难把控,我们每一次活动,也不能平均分配时间。每次活动基本上会自然形成一到两个中心话题,有时候可能一个问题讨论了三十四分钟,甚至一个多小时。此时,主持人的第一个原则就是尽量让每个人能够谈到自己的感受。如果某一场的时间实在很难调适,前面说得太多了,主持人可以对最后的回顾总结环节进行调整:可以反向,让最后一个或几个没有谈感受的伙伴先谈,同时把最后回顾总结的时间留得长一点,比如从10分钟改成15分钟甚至更长。

但其实,一般的情况是,大家都会有一个自觉意识,小组成员会说:“唉呀,我刚才这个问题谈了很长时间了,交给下面一个伙伴去谈吧。”这样常常不需要主持人来控制时间。其实参加小组的多是特别关照他人需求的人,太在意他人对自己看法的人,常常抑郁或焦虑的人。而只顾自己,不在意别人感受的人,一般不会参加心理类的活动,他们一般认为自己没问题,出了问题都是别人的错。


9.7.我不想做主持人,怎么办?必须轮流做主持吗?

是的,必须。

做主持人,一是为大家服务。互助小组没有固定的带领者,但有简单明确的规则和设置,特别对于谈“感受”、反馈时要用第一二人称“你”“我”等这样的规则,大家容易在互动时忘记了,陷入到理论探讨或者闲谈当中。虽然所有伙伴都可以相互提醒,但现场需要有一个专门的倾听、观察者,来维护现场的规则。当然,这同时一定能锻炼和提高主持人倾听、观察的能力,以及辨识说理、说事和说感受的能力。

练习为他人服务,提升自尊和自信。我们前面谈到团体治疗的疗效因子中有一个是“利他性:帮助他人令我们更加尊重自己”,做主持人,得到一个为他人服务的机会,也可以提高自己的价值感。

做主持人,就是练习变得重要。人生脚本中有一个禁止信息叫:不准重要。有这样一个脚本的人,常常在重要的场合,特别是被很多人关注的场合,感觉特别紧张。在小组里,大家相互比较熟悉,如果你紧张、怯场了,大家也会给予更多的支持和理解,特别适合练习当众发言,改变“不准重要”的脚本,提高自信。


9.8.关于组织者的问题。

小组除了轮流的主持人,还需要一个组织者。这个组织者,往往是小组最初的发起人,也可以小组投票选举出来。

组织者,首先是一个荣誉的称号,同时也有一些责任。组织者的责任是组织,主要对小组的活动场地和活动通知负责,主要由他去找场地,并通知大家参加活动。一些特别的情况下,比如说刚好活动遇上一个节假日之类,大家之前可能没有提前商量好如何处理,就需要临时通知,这个时候组织者要发挥组织协调的功能。

因为要去组织,所以组织者没有特殊情况需要每次都到场。组织者可以每次活动之前给大家发活动通知,要确保每个人都能收到。也就是说,他必须受到对方的回复,每次活动有几个人过来,谁请长假,谁只是单次请假,他是最了然于心的。

那么,为什么不让主持人去发通知呢?因为主持人是轮流的,持人的主要责任是在活动现场维护规则和设置,这和组织功能并无必然关联。发通知是一个固定的工作,由同一个人完成比较好。一般来说,组织者会是小组的微信或者QQ群的群主,是可以@所有人的,所以活动消息通常由组织者承担,这样整个组织的的时间成本也会更低。

所以一般组织者一旦确定,就是终身制了。除非是他离开小组,或者因为某些原因转让组织者身份,比如说因为换了工作或者换了岗位,变得特别忙,没有办法保证出席率,这个时候他可以把他的组织者身份让出来。

组织者的确承担了很多组织联系的任务,但组织者并不是领导者,也不是带领者。组织者不为小组进程负责,不对小组的任何脱落、小组内部的冲突,以及最严重的后果如小组崩掉等这些事情和结果负责。他只是主持招募小组,有时代表小组去和场地的提供方进行接洽,把场地落实下来。当然不是完全靠组织者来协调场地,小组可以群策群力,大家都可以提供信息和去协调。

组织者不负责小组内部关系的协调工作,日常只是发活动通知,那么在收到每个人的回复之后,要不要向全体告知大家这次有几个人到,谁谁谁请假?我认为这个发也可以,不发也可以。以前我是不发的,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小组每次一共也就五六个人,不需要去专门告诉大家。

我们在实践中也遇到这样的情况:组织者被选为组织者的时候,心态却是想“带领”小组,这样的情况,是需要澄清和避免的。作为互助小组,我们的主持人是轮换的,并且主持人也不承担“带领”小组的任务。互助小组里任何人都不用带领小组,大家是共同成长的伙伴。所以,如果某位伙伴想通过担任组织者来实践对互助小组的带领,可能一方面对自己的专业能力的提高并无太大帮助,因为这和其他组员对小组的认知是错位的),另一方面这种错位,对小组的运作也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互助小组就丧失了它本身的意义。我们2016年帮助创建的一个小组就出现了这种情况,最后这个小组的组织者退出了,小组人数也从8人骤减到4人,对小组产生重创。



《如何创建一个互助式心灵成长小组》专栏简目

1.亲历“少有人走的路”——我如何用互助式心灵成长小组改变了我的一生

2.互助式心灵成长小组的活动流程和规则

3.互助式心灵成长小组为什么要读书——阅读疗法

4.互助式心灵成长小组中的“互动”可以帮助我们成长

5.互助式心灵成长小组帮助我们改善“亲密关系”

6.互助式心灵成长小组里如何互动:“谈感受”与“做反馈”

7.如何招募一个互助式心灵成长小组

8.互助式心灵成长小组的注意事项

9.互助式心灵成长小组里的“组织者”和“主持人”

10.互助式心灵成长小组的历程:蜜月期、磨合期和收获期

11.互助式心灵成长小组——38个问与答(Q&A)

12.另一种互助小组——互助式学习小组

13.互助式心灵成长小组招募书(范本)

14.互助式心灵成长小组契约(范本)



【关于作者】

《如何创建一个互助式心灵成长小组》作者简介

本文作者提供建组培训和督导,联系方式:

手机:15802791997

微信:huoran2015042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