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嘴小丫

 “表酱子嘛!”小Y露出可怜的表情(“表酱子”是“不要这样子嘛”的谐读),让我不禁想起了非洲贫民窟里几天没吃饭的难民。接着她用那力大无比的手强拽着我的胳膊当摇钱树一样地摇,边摇还边恶心吧叽地说:“求你别生气了,我以后再也不会睡懒觉,害你白等我那么久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月落乌啼霜满天,夫妻双双把家还。”我终于憋不住噗哧大笑起来。没办法,这就是我那可爱又可恶、可笑又可恨的小Y同学。

   皮肤白晰的小Y,生来一双小眼睛,但它威力无比。每当她愤怒或假装生气斜着眼睛瞪人时,我们都会为之一惊,立刻求饶。我个人认为:她那眼神若修炼下去,用余光就可以致人于夜不能寐的地步。作为同桌,每当我上课走神或玩小动作,只要被她发现,她都会毫不犹豫地轻咳一声,然后斜眼瞪我一下,而我只觉全身一震,马上收回心认真听讲。一次我新买一支钢笔,可谓是爱不释手。看一看,然后转一转,接着写一写,连上课也没停下。忽然察觉左侧有一道眼光射来,满载杀气。我立刻放下钢笔,听起课来。心里还有点害怕:待会下了课她定会长篇大论那套“刘氏政治教育精华”,还有伴随张嘴而来的泡沫星子……想起来,毛骨悚然,于是我小心地转过头去看她,“啊——”我难以置信地捂住嘴,眼睛差点就睁到牛眼那般大了。——刚才那个威风凛凛的她现在竟然点着头打瞌睡!我又气又笑,然后小心凑过去低声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她的口头禅:“我排死你!(指《武林外传》中的‘排山倒海’)”小Y被吓醒,脸上立刻飘过一片美丽的“晚霞”。

   老妈经常说:“我的嘴要是木头做的,早就磨破了。”由此,我推论:小Y的嘴绝对不是木头做的。方圆几排的同学都是有目共睹、有耳共闻的。每当她与同学争论某一问题或较嘴劲时,都会使出这杀技:长吸一口气,然后一句连一句地说出自己的“看法”,一点儿插话的空隙也不给对方,语气再加大到女高音的分贝,声音充满威胁让对方毛骨悚然地摇头认输。若是讨论某一话题,小Y更是说得滔滔不绝。如果有这般神速的打字员,将她兴奋时的长篇大论记下,那便是一气呵成的万字《小Y辩驳论文》啊!但我们却只能称之为“脑筋灵活,嘴皮子更灵活”,不能说成是“长舌妇”。因为小Y虽然经常“发表论文”,但上课却从不讲闲话。这让我们非常敬佩。

正想着写点什么来结束这篇介绍小Y的作文,小Y却又很牛地说:“想当年,我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一米以下全部放倒。我在太平间里一跺脚:‘不服的给我站起来!’没有一个敢喘气的。”周围的同学都被逗笑了。

也许,这实在的笑声就是小Y最完美的评价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