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五十七,五十八)

字数 6047阅读 1978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五十七章

沈耀在办公室待了整晚。

夜色褪去,天光渐亮。天还是有点阴,天空显得灰蒙蒙的。

路边卖早点的小贩已经撑起了摊子,忙碌着下馄饨炸油条。街上的车流逐渐多了起来,被堵在后面的车拼命的按着喇叭催促着,不过是天亮而已,人们已经忘记了昨晚自己还在满心欢喜地庆祝着一个舶来的节日,都被早高峰搞得心浮气躁。

顾东面色沉重,把从楼下快餐店买的早点和一份报纸放在了沈耀面前。

《南方》选了一张沈耀的特写作为版面,背景是昨日混乱的现场,能看到呼啸的警车和躺在救护车上的伤员。照片上是沈耀的侧面,冷硬的轮廓,目光也是冰冷,而顺着沈耀的目光看去,竟然看到了站在黑色车子旁边同样面色不虞的林齐。

拍照的记者看来很犀利,竟然抓到了这个瞬间。即使是印在报纸上的画面,依旧可以感觉到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的气氛。

新闻的标题则更加惊悚和抓人眼球:

“京城豪门公子商海对决,昔日世交缘何成今日对手”

杂志社想必也是下了大力气,甚至连两年前沈耀那份登报的退婚声明都翻了出来,就放在文章旁。而文章则详细分析了沈林两家的恩怨纠葛,指出林齐这是在为自己姐姐林沫鸣不平,利用这次的拆迁事件给沈家找不痛快。

沈耀嗤笑了一声,看来《南方》并不是被林齐收买的,要不也不会把林家的脸面也踩在泥地里糟践,连林沫都不能幸免。而文章说的事实正和自己猜测的不谋而合,哼,这个编辑倒是个人才。

这样看来,自己的舆论位置还不是太糟糕,起码林齐也被拉下了水。

顾东看着自己老板嘴角的一丝冷笑,斟酌了一下,想着怎么开口。

“沈总,市委亲自下的指示,要求这块地的拆迁征用工作立刻停止,三日后将进行公开拍卖。我们先期投入的资金由于这次的暴力事件,将暂时被冻结,于拍卖结束后解冻。沈总,这次很麻烦。”

沈耀沉吟了一下,他昨天就估计到情况应该不容乐观。没想到这么严重。

“顾东,你去帮我约市委的侯处。然后派人立刻清点公司现在能够动用的资金,一会儿开盘了股票一定会下跌,要防着有人趁机大肆购买。尤其要关注和林氏有关的资金动向。我估计股票才是林齐的目标。”

“现在是八点,半个小时内我要看到所有我需要的资料。”

顾东绷着脸答应了一声,立刻转身出去了。

沈耀打开顾东带上来的咖啡喝了一口,长长出了一口气。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往里面的浴室走去。

刚收拾好,换了一身衣服,顾东就进来了。

“沈总,侯处约好了,中午在琼海,包间我定好了。房子钥匙也备好了。”

沈耀点了点头。

“可以调动的资金呢?”

“可以调动的资金有十五个亿左右,我已经让负责人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入市。”

沈耀打开电脑,还有十分钟开盘。

林齐,让我见识一下你们林家的本事吧。

果然,九点半一到,沈氏的股票开始大幅度跳水,而随着股价的下跌,立刻有大股资金开始买进。

沈耀立刻示意顾东开始抢购被抛出的股票。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战场便是股市,战况则随时通过K线直观地显示在沈耀面前。到中午收盘的时候,尽管两大资金在抢购抛出的股票,股价依旧不可逆转的下跌了百分之八,短短几个小时,沈氏损失了近十个亿。

沈耀拿冷水洗了一把脸,匆匆赶去琼海见侯处。

侯处和沈家是多年的老关系,出身贫寒,是沈家当年资助的大学生之一,他几乎是沈家一手扶持上来的,可是毕竟职位不高,跟林家的势力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可是这个人八面玲珑,现在也是主管土地拍卖一块的工作,恰恰帮得上沈耀。

沈耀到的时候,侯文生已经到了。看到沈耀,这个精明的中年人立刻客气地迎了上来。

沈耀笑着和这个人握了握手,坐到了位置上。

侯文生坐好便立刻开了口。

“沈总,这次的事情背后有人在推动,市委压力很大。要不然也不会把板上钉钉的地再重新拍卖。对方来头应该不小。”

沈耀笑了笑:“我知道。”

侯文生惊讶地看着沈耀。

“那沈总,你的意思是?”

“侯处,这样,拍卖肯定是必须得进行了,但是肯定会有底价。一来,我不希望这个底价过高。市委本来存在出尔反尔的嫌疑,所以,这一点你是可以提的。二来,我希望竞标的公司不要太多,程序最好越简单越好,我希望速战速决。三来,冻结的资金必须立刻解冻,这不符规矩。”

侯文生被沈耀凌厉的目光看得有点发虚,沈耀说的虽然不多,但是确实都是生死攸关的。

企业的生存和发展最忌讳的就是资金链断裂,一旦这个项目拖下去,背后的那股势力根本无需动手,沈耀就会被冻结的资金拖死。

侯文生抹了一把额头的汗。

“沈总,你放心。这个我还是可以办到的。”

沈耀似乎挺满意,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串钥匙。

“听说侯处的母亲来北京了,我这正好有一套房子空着,你拿去给老人家住好了。”

说罢,把钥匙轻轻推到了侯文生面前。

侯文生笑了笑:“谢谢沈总。”

然后大方的把钥匙收了起来。

“那就等侯处的好消息了。”

下午收盘时,险险没有停板,但是也蒸发了十多个亿。林齐和沈耀几乎把散户抛出的股票都买了回来,两股资金倒是旗鼓相当,不相上下。散户手里的股票基本也被抛完了。

顾东步履匆匆地进了办公室:“沈总,董事们都到了,要求召开股东会议。”

沈耀皱了皱眉,果然,这帮老头子们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

“十五分钟后召开会议,你让大家在会议室等。”

董事们都坐的笔直,皱着眉盯着沈耀。

“小九啊,今天的股市想必你也看着呢。这个项目本来一开始我就不同意,你看,现在弄成了这么一副糟糕的样子。”刘向前呛声道。

“是啊是啊”

立刻响起了一片附和的声音。

沈耀冷冷地看着这些人。

“三天后项目重新拍卖,有两种情况:第一,坏的结果,项目被别人拿走,我们只抽回前期资金,损失一千万左右;第二,我们依旧拿回了项目,那就皆大欢喜,只当是一个小插曲。”

沈耀环视了一下下面的众人,接着说了下去。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股市。想必诸位也看得出来,这是一次有预谋的事件,是针对我们沈氏的,对方正在恶意打压股价进行收购,企图控股沈氏。诸位都是为沈氏打拼了几十年的老人了,一定不希望沈氏落入旁人之手。所以,沈耀在这里恳请大家,把自己手中的股份抓好,不要轻易送了人,把几十年的心血给别人做了嫁衣。”

沈耀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地吐出了最后一句话。

股东们立刻开始小声地交流着。

“我们自然不希望沈氏落入他人之手,但是,这些股份毕竟也是我们苦了一辈子的血汗,我们也不会允许就这么凭空蒸发掉的。小九,希望如你所说,这件事情会很快解决。”

沈耀看着说话的刘向前:“刘叔,您放心好了。”

沈耀这么多年在公司的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商场如战场,这样的企业间的倾轧和打压很是常见,众人得了沈耀的保证,暂时散去了。

沈耀却盯着离去的刘叔的背影,若有所思。

“顾东,你这几天派人盯着刘向前。他手里有百分之十的股份,是除了我和爸爸最大的股东,必须确保那些股份的安全。”

顾东点点头,立刻着人去办了。

第五十八章

林齐坐在桌后,盯着电脑屏幕。沈氏股价一天之内就缩水了百分之八,将近十个亿就这么凭空蒸发了。

林齐计算着自己手里沈氏的股份:10%,这是这几天从股市散户手中买到的。

沈氏的大股东是沈家父子,沈耀占了25%,沈连平15%,剩余20%的股份由董事掌握着,其中刘向前就占了10%,是仅次于沈连平的大股东。

百分之三十的上市股份,散户占了15%,这会儿基本被林齐和沈耀瓜分掉了,剩余25%被两家基金公司长期控制着。

林齐轻轻叩了叩桌面,自己想要把沈耀扳倒,起码得占有百分之四十六的股份。现在自己手里只有百分之十,那剩下的就得从基金公司和刘向前身上下手了。

“李辉,我让你查的沈氏的刘向前怎么样了?”

林齐用内线把自己助手李辉叫了进来。

“林少,刘向前的独子前几天在澳门赌钱输了不少,被扣住了。”

林齐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去,跟刘向前联系,看他要儿子,还是要股份。”

“是,林少。”

刘向前这几日焦头烂额,年轻的时候跟着沈连平打拼,出生入死,一直没有顾上家业,将近四十才娶妻生子,得了现在这个宝贝儿子,宠溺非常,竟然把个孩子养的骄横跋扈,没脑子到了极点。吃喝嫖赌样样不落,这次竟然在澳门借了高利贷赌博,还不上钱,被关了起来。

对方倒是很客气地来了个电话,委婉地表示希望刘向前准备好赌债尽快还上,要不刘公子的安全可能没办法保证。

刘向前接到电话差点气到心脏病发,他深知那帮人的做派,绝对不是开玩笑。可是这次还帮这混小子收拾烂摊子,不知道要混到什么时候了。

刘夫人每天在刘向前耳边哭叫,让刘向前赶紧把自己的宝贝儿子救回来,刘向前被烦的不行,只能躲到了俱乐部下棋。

谁知一盘棋还没下完,对手就被一个年轻人礼貌地请开了。

“刘总,您好,我是林氏的李辉。”

刘向前手里把玩着一颗黑子,疑惑地看着李辉。

“听说刘公子最近遇到了些麻烦,我们林少特别关照我来看看,您需不需要帮忙?林少正好在澳门有位好友知晓刘公子的事。”

刘向前额角跳了跳,他每天都有看报的习惯,也早就熟知林氏和沈氏的纠葛,他本来以为像林正业这样的人,是不愿意为了儿女私情而公报私仇的,但是看来林齐这个新的继承人却不是这么想的。

这几天股市的暴跌,怕是林齐才是始作俑者。

就是不知道这位刚刚出道的林家大少这时候来找自己,图的是什么。

“年轻人,你们林家是什么意思,你直说好了。”

李辉露出了职业化的笑容,彬彬有礼。

“刘总,我们林少希望您可以站在他那边,林少期望通过您的支持,可以召开一次沈氏的股东大会,更换董事长。”

刘向前哈哈一笑。

“年轻人,胃口不小嘛。可是我为什么要帮你们?沈连平可是我多年的好兄弟。”

“刘总,林少可以让您不花一分钱的情况下救出刘公子,同时,事成之后,林少将转让他手中百分之三的股份到您名下。”

刘向前心中一动。

沈耀作为继承人,上位就拥有了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可是现在却由于争风吃醋,把公司陷入了危险的境地,看来并不是一个可托之人。可是,这个林齐可信吗?

正想着,刘向前的手机响了一声,是一条微信小视频。刘向前疑惑地打开,一下子呆住了。他的手剧烈地颤抖着,差点抓不住手机。

视频上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刘公子被绑在椅子上,衣不蔽体,正惊恐地盯着镜头方向。隐约可以听到画面里传来的戏谑的笑声。

李辉探头看了一眼,轻轻地说了一句:

“刘总,据林少的朋友透露,这位扣押刘公子的老大似乎是喜欢男人的。”

刘向前吃惊地长大了嘴,颤抖着手惊恐地盯着李辉。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嘴唇也抖地厉害,竟没说出一个字。

李辉把一份合同推到刘向前面前。

“刘总,请吧。视频应该是刚刚录的,您现在签字的话,林少应该还来得及给那位朋友打电话。不然…”

李辉没有说下去,默默地盯着刘向前。

刘向前的肩膀塌了下去,颤抖着拿起笔,在合同上签了字。

李辉拿起合同看了看,站了起来。

刘向前没有力气,瘫在椅子里看着李辉。

“刘总,您放心吧,您明天应该就可以看到完好无损的刘公子了。”

刘向前听了,彻底瘫进了椅子里。

林沫不爱看报纸,还是晚上吃饭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电视上的新闻报道。是个访谈类的节目,主持人激动地跟嘉宾互动着,讨论这次沈氏能否扛过股灾。然后就开始猜测沈氏危机的起因,很快就引到了圣诞节那天的“暴力拆迁”。

林齐伸手拿遥控关了电视,妈的,这个主持人真是口无遮拦什么都敢说,再说下去就该揭林沫的伤疤了。

林沫把手里的筷子放了下来,皱着眉盯着林齐。

“你对付沈家?”

林齐冷笑了一声:“他们应得的而已。”

林沫心里面很不舒服,当年被退婚虽然伤透了心,但是她整个青春都把心放在了沈耀身上,她舍不得这个男人过得不好。

“你停手吧,没有必要了。”

林齐吃惊地看着对面的姐姐:“为什么?你不恨他吗?他那么对你。”

林沫脸上僵了一下,垂下头不说话了。恨吗?恨得吧,但更多的是不舍和眷恋。

林齐敲了敲桌子:“现在想停也停不了了。你就等着看沈家倾家荡产吧。”

林沫吃惊地看着对面的弟弟,满脸戾气。

“林齐,你不应该这样。”

“那我应该什么样?凭什么什么都是他沈耀的?我倒要看看,等他一无所有,还有什么资格来和我争。”

林沫看着林齐拂袖而去的背影,有点不明白什么叫“和我争”。

林沫搅着杯子里的咖啡,向坐在对面的Paul抱怨道:“哎,林齐真是长大了。我说的话他都不听了。”

Paul安抚地笑了笑,心里却有点奇怪:林齐干嘛?自己姐姐都不介怀了,他生那么大气干嘛?这就是中国人所谓的面子吗?哎,不懂。

“他不是小孩子了,自然有分寸,你也别太担心了。”

林沫托着下巴点了点头,但是心里总有点不安。

沈耀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

这段时间林齐在股市里很安静,而那块地的拍卖也出奇的顺利,竟然没有林氏出席,来得只是几家小公司,根本没什么实力。

沈耀觉得顺利地有点过分,可是又看不出哪里不对劲。

上次的暴力事件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工地已经开始拆迁了,似乎之前发生的那些混乱只是人的幻觉。

沈耀盯着天边的乌云,总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林齐像是消失了一般,停下了动作,但是沈耀总感觉有人在暗处窥伺着自己,对手没有真正离开,只是暂时蛰伏了起来,等待时机,发出致命一击。

“沈总,出事了!”

沈耀看着自己一向稳重的助手气喘吁吁地闯了进来,不禁皱起了眉头。

“什么事?”

“林齐来了,还有各大股东。”

沈耀盯着顾东:“他来干什么?”

顾东顺了顺气,整理了一下思绪,终于平静了下来。

“林齐不知道靠什么手段取得了慧海和恒天两大基金公司的支持,而且刘向前也倒戈了,他们现在一共有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要求召开股东大会,更换,更换董事长。”

说道最后,顾东有点不忍,事情来得太突然,他不知道自己老板能不能承受的住。

这个男人在感情和事业的双重重压下,已经瘦了很多,眼底经常带着青黑,眉头也是经常皱在一起。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看到过自己老板笑了。

沈耀感觉有点眩晕,连日高强度的工作让他有点低血糖,他扶了一把身后的玻璃窗,才站稳。他闭了闭眼睛。

林齐,你果然有两下。

他整了整衣领:“去吧,去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顾东担忧地看着自己的老板,跟在沈耀身后走向了会议室。

会议室坐满了人,股东们正热烈地讨论着,看到沈耀进来,立刻噤了声。

最近公司的股票一直在下跌,所有股东心里都在想着《南方》的那篇报道,早已经先入为主地认为这次公司的危机是沈耀个人感情问题惹的祸。

这样一个将个人感情凌驾在公司利益上的人,实在不是股东们心目中合适的董事长人选。

而现在站在会议室窗边的林氏大公子林齐,家族势力大,自己又在军需处身居要职,而这次对沈氏的狙击,虽然让在坐的股东们都遭受了不小的损失,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仗林齐打得很漂亮。

沈耀看着林齐笼罩在巨大落地窗明亮光线照耀下反而看不清的身影,觉得这个人确实像一匹隐藏在黑暗中的猎豹,随时准备一口咬断猎物的喉咙。

林齐从阴影中走出,脸上带着一丝残忍的笑容。

“沈总,请坐。”

沈耀礼貌地笑了笑。

“林总,请。”

说罢坐在了自己惯常坐的地方。

林齐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坐在了沈耀对面。两个英俊的男人隔着长长的会议桌对视着,在场的人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沈耀朝顾东点了点头。

“开始吧。”

顾东看到自己老板骄傲地坐在那里,依然像以前一样,心里立马涌起了一股豪气。

“各位董事、股东,请大家投票。”

顾东盯着电子屏,林齐几乎全票通过,除了沈耀和没有出席的沈连平。而沈耀名字下只有沈耀自己孤零零的一票。

“小九,这么重要的事,你竟然不通知我?你当我这个老头子是死的吗?”

众人吃惊地看着会议室的门被两个保镖打开,沈连平一脸威严地走了进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