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航班飞过了我的夜空,却飞不进心海

      一篇文章最难的就是开头,有时候你想好了怎么样去写结局和过程;却迟迟下不了笔去写故事的开头。也不知道怎样去开始一个曾经属于自己或是不属于自己,但又深有感触的故事。

      你说,要走了。3月1日的飞机,虹桥飞香港,再转国际航班。或许,就在我呆在太平洋电影城的那个下午,你的航班已经掠过了我两万五千里的高空。又或许是,我坐在临窗的咖啡馆喝着苦涩的意式咖啡的时候,你的航班飞过了我头顶的蓝天。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不确定因素,多到我们明明知道彼此的想法,却一直在躲闪。

       我们害怕的不是怎么的去开始,以及在日后会有什么样的结局。我们怕的是一旦主动了,所有的关系就会变了。变得不再像从前那么的美好,不再像从前那么的亲近。我们总是在思考,也一直在担心;却从未要勇敢的迈出第一步。也许,当你迈出第一步时,我正好把那九十九步走完呢。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一段感情与一段距离的关系。

       或许它们真的没有关系吧。要走的人终究是要走的;而留下来的人,却与距离无关。距离并不是一段感情分开的本质性原因,最根本的原因是那个人不爱你了,或许他根本就没爱过你。就算他还是在每个宿醉的深夜给你打电话,就算他还是会在每个节假日给你发短信祝福语,就算你们两个都还在相爱着;但这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回不去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去在意了。毕竟,人生还那么长;我们都还那么的年轻,路上还会有很多陪伴的人在守候着你。所以,不要怕,勇敢的往前走,就是了。

      傍晚7点时,承载这你的那架飞机抵达香港。你给我发了个菜单开玩笑的说,快饿死在香港了。我笑着回复,香港的地铁是可以抵达深圳的;而此时的我,正好在罗湖关口。如果,你来我定会风雨相迎,但是,你走我肯定寸步不送。不是因为我太狠心,而是你漫长的旅途,承载不起我们分别的眼泪。

       很多人都说,医院是最残忍的地方,每日都上演着生离和死别的故事。其实,不是的。最残忍的地方应该是机场,它承载了太多的分离,也承载了太多的誓言和泪水,同时也写满了各式各样的等待和遥遥无期的归来。死别也许是没有生离那么的痛吧,死别一次就好,而生离只要人还在,还有希望。你就还会一次又一次去的折磨自己,去等待那个遥遥无期的未来。

      有些事情,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疼和难过。很多时候,我们只不过是活在自己给自己所设定的角色里面罢了。不是忘不掉,而是你不肯从悲伤情剧里走出来。有些事情只要不去想,放开来,也许一切都不是你想的那么难过的。

       今天夜里起飞的国际航班,还会再一次的掠过我所在的天空,可是再怎么掠也掠不进我们的心海。不是我们不努力,而是我们不知道怎样的去开始,就像不知道怎样的去开始一篇文章一样。

       或许,等你乘坐返程的国际航班的时候,你已经写好了整篇故事;而我正好把那九十九步都走完了,也正好在等着你把我带进属于我们的理想国里。或许,文章的构思让你不会那么轻易的下笔;或许,九十九的路程太漫长;但终究总是会完成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