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汩汩而出的泉水——读《维罗妮卡决定去死》

书籍封面

我最近读完了一本书,《维罗妮卡决定去死》。那时因为某种原因心情很低落,然后在一个关于读书的公众号上看到了这本书的推荐,推荐语大意就是这是一本讲述孤独和生命的书,然后图书馆恰好有,于是就开始看了起来。

故事的开头其实我挺不喜欢的,维罗妮卡这个姑娘因为每天日复一日地重复的过日子,重复到可以预知未来的无数个日子也如同现在的这一成不变的模板一样生活下去,于是她决定自杀。我很不看好这种人,仅仅因为一成不变的生活就去死实在是太不明智了,因为生活的乐趣是要自己去寻找的,可以认识新的人或者去一个新的地方。于是作者就安排她去到了新的地方并且认识了新的人。

这个新的地方是一个很奇特的疯人院,叫做维雷特。它就像一个堡垒一样隔绝了里面的世界和外面的世界。里面住着真的疯人和想要逃避外面生活的人。那些新的人在这样的环境里出现,就显得他们的奇特是如此正常。能灵魂外出游走的泽蒂卡,原本患有恐惧症但已经痊愈却不想离开的前律师玛丽,患有精神分裂的喜欢音乐想成为画家的英俊男子爱德华,还有维雷特的核心人员——醉心于理论研究的伊戈尔医生(多亏了他的研究)。

其实整本书的框架很简单很清楚,觉得人生毫无意义的想要去死的维罗妮卡在经历一段新的变化以后重新爱上了发掘出意义的生活。但是如此老套的框架却在作者保罗·柯艾略的书写下,重新有了阅读的生命,虽然我觉得最后的意义落入了爱情的俗套有些让人觉得浅薄,但是其他部分的书写真的非常让人心生感触,尤其最后大团圆的结局让我觉得研究真是一件太过可爱的事情了。

泉水

我曾经读过一位英国诗人的作品,那时我尚年轻,还当着律师。其中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做汩汩而出的泉水,不要做一潭死水。”我曾以为他错了:汩汩而出蕴藏着危险,会淹没土地,那里住着我们所爱之人,这爱与热情会把他们吞没。因此,我尽力让自己生活得如死水一潭,在内心筑起藩篱,从来不曾逾越半步。

这是玛丽最后离开时,留给那些还不愿意离去的人们的一封信的第一段(我的标题也来自于这里)。玛丽的故事其实有些唏嘘,简单来说就是精神病让她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家庭,幸好她写完这封信以后重新找到了方向。这封信应该会是作者通过玛丽给出了对于有意义的人生的理解吧,要做汩汩而出的泉水,因为这有着活力有着无限的可能性,有着生命力。虽然像死水一般生活确实可以完全阻断成为他人障碍的可能性,但是却也杜绝了汩汩而出的活力和惊喜。还好玛丽顿悟了,信的最后,她留下了一句话,“我知道我是一个有用的人,一次冒险抵得上一千个舒服安逸的日子。”我也相信,冒险、改变、新鲜永远都比舒服安逸更加幸福与惊喜。

在写这封信以前有一段玛丽和伊戈尔一声的谈话。

“我的病治好了吗?”

“没有,你与众不同,却希望与别人一样。我觉得,这可称得上是一种恶疾了。”

“与众不同这个病很严重吗?”

“希望与别人一样才是个严重的病,会引发神经官能症精神病和妄想症。强迫自己和其他人一样才是个严重的病,因为这既违反了人的天性,又对抗着神的法则。在世界的每座森林里,每棵树木上,神创造的每片叶子都不尽相同。但是你却觉得与众不同是一种疯症,因此选择雷维特来逃避。因为在这里,每个人都与众不同,你也就变得与别人一样了。对不对?”

我超爱这一段话。与众不同却又想泯然众人,这难道不就是一种深重的疾病吗!多少次,因为和大多数人不一样而感觉尴尬彷徨,变得小心翼翼,试图变得和别人一样,去做那些随大流的事情,累心也不甘愿。每个人都与众不同,何不养着自己的个性,与自己内心深处真正的声音把酒言欢呢。世上没有维雷特这样一个可以让那些想与众不同却又害怕的人去逃避的地方,也没有伊戈尔医生这样一个会剖析内心给你听的人,我们只能在这俗世里保持真心,不逾矩的完成自己的独特,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期待。这当然也是玛丽的选择。

书里的所有人,泽蒂卡、玛丽、爱德华、伊戈尔,当然还有女主人公维罗妮卡,她们每个人的经历与变化都值得赏析。

最后,让我们用一段维罗妮卡说给爱德华的话来结束这篇也许不知所云的文章吧。

我还要跟你说:谢谢你赋予我生命的意义。我来到人世间,经历了所有的一切,尝试过自杀,摧毁了自己的心脏,遇见了你,与你一起爬上这座城堡,让你把我的脸铭刻在心。我在这人世间走了一遭,唯一的理由是让你回到那条半途而废的路。请不要让我觉得我的生命毫无意义。

谢谢所有赋予我生命意义的人,请继续和我一起完成这条永不废弃的路。

2017.6.1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