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书法冠绝一时,却被人唾弃,无缘宋四家

宋四家代表着北宋书法的巅峰,是北宋顶尖书法家“苏黄米蔡”的合称,对于“苏黄米蔡”中的前三位是谁,并无争议,分别是苏轼、黄庭坚、米芾。可最后这个“蔡”,却一直没有定论,有人认为是蔡襄,也有人认为蔡京的书法要胜过蔡襄,可是因为人品不佳,是一位奸臣而被从中剔除,换成了蔡襄。千年来的书法名家对此都各有看法,成了书法史上的一大谜题。

之前我对蔡京被“因人废书”的说法不屑一顾,可随着对蔡京书法的一些了解,感到这一说法并不是空穴来风,确实是有所依据的。蔡京与蔡襄出自同族,比蔡襄小了整整三十五岁,按辈分要喊一声堂哥。而蔡京的书法启蒙也与蔡襄脱不开关系,不过蔡京形成自已的书法风格主要源于对苏轼的学习,也因此,当我对比蔡襄与蔡京的书法时,明显的能感觉到蔡京与北宋当时盛行的“尚意”之风更为契合,也与宋四家的其他三位更加契合。

那么为什么反而被蔡襄挤出了宋四家的位置呢?这离不开他的为官经历。要说宋徽宗最宠爱的臣子是谁,蔡京说第二,想必没人敢说第一,这点从宋徽宗遗留下来的书画作品中不难发现,几乎每幅传世作品中都有蔡京的题跋,蔡京的受宠程度由此可见一斑。蔡京也因此恃宠而骄,横行霸道,利欲熏心,危害一时。后人提到北宋的灭亡,往往都会提到蔡京,他虽然不能说是北宋灭亡的罪魁祸首,却也被认为是十恶不赦的罪臣。

如今,人们提到蔡京时,哪怕他的书法再好,也让人感到不齿。哪怕再喜欢他的字,也不会公之于众。启功先生就讲过一段著名书法家沈尹默的趣事,沈尹默很喜欢蔡京的书法,可是也对蔡京的人品不齿,所以不敢对外人提及,临写蔡京的书法也只敢背着人偷偷临摹,遇到客人来了,赶快拿过王羲之的《圣教序》盖在上面,不让别人发现。书法家们对蔡京的态度,由此也可见一斑了。这样的人哪怕书法再顶尖,也不会被后人列在一个时代的书法最高峰,人品太差,只能从书法史除名。

蔡京的遭遇无疑为后来者敲响了警钟。哪怕你再有才华,在专业领域的成就再高,如果你没有与之相匹配的人品和修养,那也不会被认可,无法名留青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