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一只无名鸟

杀死一只无名鸟

奶奶仰躺着,腰下顶着一张小方凳,这大概是她得闲放松时,慰劳她那副腰椎最为舒坦的姿势了。她的手自然下垂,置于身体两侧,如果忽略她身下的方凳,你可以认为她是悬浮在那里,侧耳听她旁边几个老头在摸字牌。老头们嘴里装满了喜糖,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出牌时,习惯用食指的关节顺带敲一下桌面,发出沉闷的宣告。那些指关节,曾经也如雨点般敲打在我的脑门上。奶奶看见我,并不做声,一双眼睛只是看我。也许她并不是在看我,而是密切关注着耳边牌桌上的局势。谁赢了谁的钱,谁家的新媳妇脾气差,谁家的菜园又遭了虫灾,奶奶是一清二楚。一群小孩儿叽叽喳喳地披了透明的雨披便往门外冲,似乎是说:快,快去看新娘子,不然就来不及啦。我领悟到什么,跟着夺门而出。

门口的池塘一片净白,抬头看时,小鬼们已经跑出好远,水面上倒映着他们五颜六色的身影,就像一些酒店的鱼缸中胖墩墩的观赏鱼。我加速游过去。第一声鞭炮响起来时,小鬼们已经一窝蜂闯进了婚房。我掉头看了看村口,一排白色的婚车已经远远冒出头来。我顾不上脚下纷纷炸裂的爆竹,捂着耳朵弹簧一样拼命往新娘子的方向冲。藏在暗处的乐队已经将音乐推向高潮。

在她家门口开阔的空地上,开出了有成千上万朵红通通的花儿,伴随着此起彼伏的爆炸声,活泉一样不住地往外翻涌,那火红的浪潮将我拍打到她家对面柴房的屋檐下,再无法向前靠近。我满脸不知是糊的汗水还是血液,湿漉漉的,眼睛也开始看不清任何东西。一位老妈妈怀里抱着个圆盘,直直往柴房这边走过来,也不避讳四处翻飞的碎屑,也不避讳所有的燃烧的火苗。等我终于是看清了她,以为她要对我交代些什么,她却什么也没说。无数的烟花爆竹继续在院子里翻滚,将池塘的一侧染成红色。

我看清了许多白色的蝴蝶,它们整齐划一,来到我被那喜庆的巨浪困住的小小世界的中心。我伸出手去抓,抓不到,蜻蜓也飞过来,红色的蜻蜓甚至斗胆停在我的指尖上,用那愚蠢的嘴啃食我可怜的肉。这时,一只鸟停在距我只有几厘米之外的一截木头上。

你不能说它是一只鹦鹉,鹦鹉没有它那一双大眼睛,能把你瞬间识破。你也不能形容那是一只仙鹤,它通体洁白,但它不是仙鹤,它虽然也是无比恬静的样子。它不可能是一只猫头鹰。相比猫头鹰那滚圆的身体,它可以称作是飞禽中的超模。你不能把它看做一只猎鹰,不是,不是喜鹊,也不是鹭鸶,鸳鸯,鸡鸭鹅。通通都不是。但它确定是一只鸟。我偷偷瞥了一眼准备原路返回的老妇人,这次我得到她的快速默许,于是有了胆子伸出一只手去捕它,它张口就咬,险些将我的手掌整个吞下去。我费劲将几根手指从它嘴巴里抽出来,顺势用这血淋淋的捕鸟器死死抓住它的脖子。有绳子吗?绳子?我问。说着,我好像可以从爆竹的巨浪中站起身来,并获准了难得的活动权利。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直到陷入一个历史悠久的泥堆里。

泥堆散发出浓浓的土腥味儿,里面埋藏着好些破烂,至于说绳索、铁丝,塑料袋儿,或者可靠的某种藤蔓,却一概没有。我呆呆地陷在泥堆里,跟十几年前深陷于此的那个小男孩,没有了任何区别。

雪白的婚车如开天辟地一般,在院子里破出一条新路。从车里走下来一批黑衣人,不,那统一制式的婚服也许是藏青色,或者湖蓝色,只是此刻,面前的一切都开始骤然褪色。我的心发狂地搏动着,哀叹找不出任何东西,可以用来绑住这只笨鸟儿,于是我紧紧地掐着这无名鸟的脖子,从泥堆里直起身子,另一只手也使上劲儿,将它的脖子拉长了一些,又拉长了一些,直到它慢慢软下去。

奶奶仰躺着,腰下的小板凳已经翘起了两条腿,相比于牌桌上的几种局势,她目前的处境或许更加危险,我想去叫醒她。我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就像我手里的无名之鸟。

有水吗,哪里有水?我问。我迫切的想要清洗一下这无名鸟,还有我沾满污泥的手。我将它扔在地上,去厨房打水,回来时,无名鸟不见了踪影。我定睛仔细去找它,便看见千里之外客厅沙发的扶手上,那副象牙色的欧式雕饰,看到油漆下的原木,以及那死去的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将其束缚的爱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猹到来的几天,福和猹都很快乐,sans帕派瑞安戴因针对猹和福,福又针对猹,所以最快乐的也是猹。一天中午,福看着眼...
    白安七阅读 322评论 3 7
  • 本文章参加简书官方有奖征文「脑洞写作大会第二期|创意续写计划」 从前有座山,山上云雾缭绕的,少有人迹。 ...
    尼古拉斯妥妥木阅读 170评论 0 9
  • 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是辛远先生吗?” “我是,哪位?” “大作家,你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 是个女人,她的声...
    机息心远阅读 2,686评论 20 130
  • 中原焦点坚持分享第1297天 20200926 一只蝴蝶,黄色的。 我发现它的时候它在飞,我在想它是不是看见我在这...
    清尤子阅读 67评论 0 3
  • -9【男人热衷妓女从良,女人痴迷浪子回头】 不记得怎么结束的那个吻,总之她羞红了脸,半是害羞半是慌乱地把他...
    毕竟我只是只神经蛙阅读 45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