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8号 记

        最近越来越多次的陷入‘麻醉梦’。身体僵硬,连手指都无法动弹,大多时候只能不停的转动眼珠,寄希望于身体唯一能动的部分来唤醒自己。极少数时刻能半睁眼,看到的在也总是略带模糊的真实,那些‘麻醉梦’里的‘妖魔鬼怪’或者‘朋友亲人’总是能很巧妙的避开我的视线所及之处。至于说这‘麻醉梦’看见的是真实,都源于每一次梦里所见的,与挣扎清醒后所见的一模一样,没有多或少哪一本书,也没有错乱的摆放位置,可偏偏我每晚看的书都是随机拿又是睡前随手放。

        说是‘麻醉梦’是由于每次做这些梦时,就像被注射了全麻的麻药一般,意识清醒,却行动受限。可偏偏我这‘麻醉’又是过期的,只能麻痹人的身体却无法麻痹人的神经。能清楚的听到‘身边人’说的话,感受到被掐或是被刺后的疼痛;能切实的感受到眼神凶厉的‘鬼’正在趴扯我的蚊帐;能感受到偌大的床上有一双沾满血的大手伴着凶狠的眼神慢慢伸向我的脖子,在害怕和无法挣扎中快要窒息。

        也因为这,我总是害怕回家,家里的床很大,房间也空,一个人的空间总是格外的安静,没有随手可以控制的灯开关,也不会有任何人进来‘打扰’,每晚就好像被丢进了一个危机四伏的海洋,而我有的仅仅是身下的撑着我身体的一块木板。畏惧让我从不敢关灯,怕一睁眼看见的就是黑暗,和处在黑暗中正盯着我的那些魔鬼。

        我喜欢待在学校里,只是因为学校里那被我用蚊帐围起来的小小单人床能给我足够的安全,不管是‘人’还是‘鬼’哪或是‘怪’都会被我的蚊帐隔绝在外,越是厉害的想要伤害我的就越是无法伸进这蚊帐一点一寸,这蓝色又有些破旧的蚊帐成了我的守护神,有了它我便敢于在睡前关灯,然后借着手机的光再给它夹上两个夹子,于此我便可以安心入睡。

        只是近期,这‘麻醉梦’就像盯上我一般,越来越频繁的向我袭来。若非我此刻身在学校,怕早已承受不住,成了它的爪下魂。这破不了又赶不去的幽灵,扰着我,逐渐逼得我似人非人似鬼非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