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癖

心里难受郁闷的时候,我无法缓解这些情绪,所以总是通过一些办法去发泄。

今年三月有段时间心里莫名的难过,就算和朋友说了也没有好一些,最后我删光了之前快两年的朋友圈。

可能下次连微博都一起删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种时候我还喜欢剪头发,咔嚓咔嚓头发掉下来,我却很轻松,仿佛剪掉了所有烦恼。我不知道这个癖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在我还是短头发的时候就有了。很多女孩子不舍得剪头发,我却没有一点顾忌。

从北京回来这段时间,我好像又陷入了忧虑烦闷的泥沼。我的不开心的情绪像一种隐症,规律而又长久的发作。

前些天心情好的时候,觉得生活充满希望,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没有什么是想不开的。可真正到了难过的时候,那些令人开心的理由,却全然想不起来了 ​​​。

有时觉得自己是个很分裂的人,明明心里难过的要死,但表现出来的还是那副积极向上的样子,还会和朋友正常的聊天,调侃。我这种人是很可怕的吧,让人摸不透心思,看不清想法,但至少,我还是善良的。

最近在吃药,我其实很想一次吃很多药发泄一下,但我忍住了,我可以不管自己,但我不能让爸妈担心。对,我还有个怪癖,我喜欢吃药发泄自己的情绪。这不是我第一次这么做了。

高一的时候,因为一些原因,我过得很不好,在我的印象里,如果用颜色来形容,这一年是灰白的,阴郁绝望不堪回首。但我还是有几个朋友的,那时候我的同桌是个嗲嗲的小姑娘,由于某些共通的青春的伤痕,我俩很相处的来,她对我很好,我生病时照顾我无微不至,我耍脾气时还耐心的给我买饭,现在想来她可能是我那段生活中唯一的亮色,只可惜当时的我不知道珍惜,有些时候没能好好的对她。

有一次,我正好生病,加上那段时间心情不好,我把一瓶大概一百多片药全吃了,连喝带嚼,那时候只是觉得心里很苦,所以药的苦味竟然也感觉不到了,她发现的时候吓得要死,把瓶子抢了过去,生气的责备我,我出奇的平静,还傻笑着安慰她没事。幸好我没事,但从那以后那种药我再也没吃过,因为好像那次吃太多产生了抗体,对我不管用了。我吃药缓解情绪的怪癖大概就是从那时候来的,只是后来没有那么疯狂了,因为我渐渐懂得体会周围关心我的人的感受了。

有时候想想,我如果像我妈那样的性格就好了,生气的时候能摔东西,吵出来,骂一通。不像我,憋在心里,通过自虐来缓解。我看似活的很没心没肺,很不在意,其实我自己知道,以前经过太多伤心的事,不能不看开。

以前可能很放得开,很逗比,有些贱贱的,但现在我对自己的形容是很沉静,沉默又寂静,很无聊,很没意思,因为我的朋友没有一个在身边,我的亲人没有一个在身边,我不能像以前那样放肆了,我变得内敛了很多。

大概这就是成长吧,为了适应环境隐藏自己真实的样子。但我现在不真实吗,又显然不是。我想我是怀念高中的日子的,尽管有很多不愉快。现在回过头去看那时屌丝中二又有点少年气的自己,也挺可爱。

大一大二过的很迷茫,很颓废,颓废把我的优点都隐藏了起来,所以感觉自己一无是处,但我不是这样的,所以剩下的日子让自己别再懒惰了,努力些吧,我不是个无趣的灵魂,却生生把自己过的无趣,也真是失败。

杂七杂八写了这些,算是freestyle?管他呢,反正没人看,写东西也能缓解我的情绪啊,我竟然荒废了两年,那些诗,文章,小说,都是过去写的,想来也是惭愧。所以如果怪癖再发作的时候,不如写些东西吧。

孤独的人最深刻,躁动的灵魂想太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