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遗症 13 计划没有变化快

沈紫莹望了母亲一眼,再看了眼发怒的父亲,默默地走出了房间。

第二天,两个哥哥来了,一家人在一起,再次说起了这件事。哥哥们都劝沈紫莹放弃,大哥沈国斌是知道罗天佑坐过牢的。

可是,不管家人怎样劝说,沈紫莹始终坚持要跟罗天佑在一起。否则一辈子不嫁!

父亲恨铁不成钢,摇头叹息后:“丑话说在先哈,以后不要到我这里来哭鼻子。我也帮不到你什么,我和你妈健在,我有饭吃,你也有口饭吃。其他就没办法了。既然你一定要跟着他,那就让他家请媒人来提亲,说什么也要明媒正娶。”

沈紫莹和罗天佑的婚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罗天佑请了媒人来提亲。然后向姐姐借了钱买了订婚要用的东西,准备了彩礼。他们简单地在家里订了婚。

订婚后,两个人一起回了滨城,沈紫莹仍然在李林立的公司上班。罗天佑也在附近找了一份比较安稳的工作。两个人准备好好干一年再结婚,然后在滨城按揭买一套房子。

生活工作按部就班,没有什么波澜。沈紫莹和罗天佑天天见面,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笑话,罗天佑给沈紫莹讲这三年发生的故事和在监狱里发生的事。沈紫莹听得有时大笑不止,有时惊讶着张大嘴吧,有时难过得流眼泪。沈紫莹给罗天佑讲她在家里发生的故事。

他们俩各自住在自己的公司宿舍里,有时,他们也想一起到外面租房住,但沈紫莹终究还是不能接受。一是怕别人说闲话,二是她觉得最美好的事应该留在最恰当的时间发生。

可是,计划总没有变划快,就在沈紫莹憧憬着和罗天佑的婚礼,期待着穿上洁白的婚纱时,一个不速之客将这一切都打破了。

半个月后,她辞掉了在林立这里的工作,回了家。

父亲知道她和罗天佑分手了,气得暴跳如雷,恨不得扇她耳光,骂她给自己丢了面子。

母亲唉声叹气,默默流泪。可事已至此,也只得接受事实。

沈紫莹以为她和罗天佑的缘份也就了结,再也不会有瓜葛。可是,半个月后,她发现该来的亲戚没来了。她去医院检查,医生告知她怀孕了。犹如晴天霹雳,她茫然无措。

“医生,怀孕了还会来例假吗?”她颤抖着声音问。

“原则上不会,但也有个例,在怀孕初期会来。”医生望了她一眼,淡淡说。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沈紫莹走了一个世纪。

我该怎么办。父母肯定要我把这孩子打掉,可是,这孩子……

果不其然,父母家人得知她怀孕后,一致要求她打掉孩子。可她却要生下孩子。这是她和罗天佑的孩子,她失去了罗天佑,可不能失去他们的孩子。再说,孩子既然来了,就是和她有缘。孩子没有错,她不能扼杀一个生命。

“什么?生下来?留下这个孽种做什么?婚都没结,就生孩子,天大的笑话。以后,我还要上街吗?街上每个人都会拿着手指,指着我的脊梁骨鼻梁骨骂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父亲暴跳如雷,脸通红。

“女儿,没结婚生孩子,一个人养孩子难啊。你还要嫁人,这样生了孩子以后怎么嫁人?二婚的别人都不敢要,会说这女人行为不检点,不自爱!就是离了婚的女人都难再嫁,不要说未婚生了孩子的女人。”母亲满脸的忧伤和焦急。

“爸妈,对不起,让你们操心了。”沈紫莹低头小声。

“让我们操心?何止操心!沈家的脸都给你丢光了。明天去做掉!”父亲愤怒,斩钉截铁。

“我还是想生下来!”声音很小,但很坚定。

“生下来?你想过后果吗?不要说生下来,只要肚子大了,别人的口水就要淹死你。你以后还嫁人吗?你有钱养孩子吗?”父亲连抛几个现实的问题。

“我知道。是我做错了,可是孩子没有错!她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以后的事再说,走一步看一步,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总会直。”沈紫莹喝了口水,神态认真又坚定。

“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那是什么路,坑坑洼洼的泥巴路!”父亲没好气地瞪着她!

“我知道我给你们丢脸了,可是,世事难料。我也不知会发生这么多事。我只想把这孩子生下来。”

“女儿啊,你为何这么任性?都怪我们从小惯着你由着你!”母亲在边上抹眼泪。

“我不管你说什么,你必须把这孩子做掉!”父亲气得拍桌子,用手指着紫莹。

“爸……”紫莹流着泪叫道。

“不要叫我,你不打掉孩子,不要叫我‘爸’,也不要在我家过年。”父亲铁青着脸。

“爸,是我做错了,孩子没有错!你们就不要逼我了。”她泪流满面。

“我们逼你?你把我们逼上绝路了,我们今后怎么出门?还有,你自己的幸福,你毁掉了!你知道吗?不管怎样,你都要把这孩子打掉!”父亲说得很绝决,“你不打掉孩子,你就不要再认我做父亲,你也不要在这个家过年。”再次逼迫。

“爸!”紫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我真的不想打掉这孩子。我知道我给你们丢脸了。我过几天就离开家,去外地,这样家里就没人知道我怀孕的事,外面也没人知道我未婚生子的事。”紫莹跪在地上哭。

“你,你……”父亲连着说了几个“你”,边说边举起了右手,正要落在紫莹脸上。

“爸,你这是怎么啦?”姐夫王东林夹着公文包哼着小曲正走进来,看见岳父抬手要打人,惊得赶快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抓住了岳父要打下来的手。

父亲气愤愤把手一甩,一屁股坐在饭桌边的椅子上,望着桌上的菜肴,真想把桌子掀个底朝天。

当晚,大家坐在一起商量,最后的结果是,看能不能找个愿意娶紫莹的人快点结婚。可是,谁愿娶一个怀了别人孩子的女人为妻。

正在沈家愁云惨雾,水深火热之中,不知怎样解决这个问题时,刘晓宇来告诉沈家,他愿意娶紫莹为妻。

刘晓宇是沈紫莹姐姐沈紫红邻居刘晓霞的弟弟,跟着刘晓霞的老公做工程。沈紫莹以前经常到紫红家玩,刘晓宇经常见到她,早已暗暗喜欢上她,但他不敢表白。偶尔打下招呼,沈紫莹也是不冷不热地回应。后来沈紫莹出外打工,他也想出外,被姐夫骂了个狗血淋头。

姐姐劝他,别老惦记着沈紫莹,说沈紫莹眼光高,要嫁城里的有钱人,不会喜欢他。但他不死心,只要沈紫莹没有男朋友,他觉得他就还有希望。

后来沈紫莹和罗天佑订婚了,刘晓宇死心了,就答应姐姐去相亲,然后和刘芳订了婚,选了结婚的日期。巧得是他选的结婚日子,和沈紫莹同罗天佑订的结婚日子是同一天。

他做梦也没想到沈紫莹会在结婚前和罗天佑分手。他更没想到无意中听到了姐姐和沈紫红的谈话,得知了沈紫莹的困境

刘晓宇为沈紫莹心急如焚,几个晚上没睡好,终于下了决心:娶紫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沈雪梅回了滨城,忙着她的工作。 沈紫莹带着悲伤,为刘晓宇守灵七七四十九天。寒冷的冬天伴着悲伤的日子,慢慢过去了。死...
    海燕麦萌阅读 152评论 1 6
  • 一边是心爱的男人,一边是亲爱的家人,鱼翅熊掌不能兼得,只能舍其一。 沈紫莹不能没有家,不能没有亲爱的父母家人,她哭...
    海燕麦萌阅读 122评论 1 6
  • 沈紫莹一直在窗口看着罗天佑走进去,直到看不到他才慢慢地转身离开。 离开时,沈紫莹的眼泪顺着面颊而下。她听别人说过;...
    海燕麦萌阅读 48评论 0 1
  • 晚上七点,湖城的深冬,异常寒冷,天空下着细雨,偶尔还有细小的雪花轻轻瓢落,掉到湿地上,瞬间和地上的雨水溶为一体。风...
    海燕麦萌阅读 68评论 0 5
  • 沈雪梅回到湖城的这几天一直忙着在沈紫莹这里,回到家也只是打个照面就走,没有过多和公婆,父母说话。 刘晓宇的丧事办完...
    海燕麦萌阅读 84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