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不惑之年”遇“二胎”(17)

image.png

【连载】“不惑之年”遇“二胎”(16)
早上六点半,我喊醒睡梦中的郝帅,一起去医院查体。偷偷看了一下郝琪,呵,娘俩睡的正香呢,也不知昨晚几点睡的。

悄悄掩上门,蹑手蹑脚的出门,怎么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呢。想想也是啊,没有老大的同意,偷偷进行二胎计划,是不怎么光明啊。再说,我这也是“被二胎”的,我到现在好像都还没有说过我想生二胎,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推上了生二胎的不归路。唉,没办法,先查体吧,走一步看一步,到时候再说吧。

冬天的六点多,天还是黑蒙蒙的,路上已经有来来往往的行人了。我们俩到的时候,姐和姐夫已经早早的在那儿等我们了。我们分头行动,我和姐姐去妇科,郝帅和姐夫去男科。

呵,7点多的医院,已经是人来人往,有手提早餐脚步匆匆的,也有携带大包小包礼品看望病人的。还有不停的走来走去的,可能和我们一样是来看医生,早来到的吧;也可能是有亲人住院,出来散散心的吧。那边有几个在躺椅上睡着还没有醒的,难道这么冷的天气,他们昨晚……

我们来到妇科,队伍好壮观啊,顺序号显示前面已经有20多个人了。

闲得无聊,在等候区坐定,周围大多是中年妇女。虽然陌生,但沟通起来无障碍,话题无疑就是二胎政策,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聊的热火朝天。

医生7点半准时上班,我们等到接近九点。说明了情况,医生分别给我们开了查体的清单。

刷卡,2000多啊,就这样送给了医院,想想心肝都疼啊。唉,老人有言:理发看病不讲价。一点儿不假啊,来了医院,就任由他宰割吧,何况还是自愿来的呢。

做B超,抽血查大生化、激素六项,妇科常规检查等等等。呵呵,怎么查这么多项啊,怀郝琪的时候,什么也没查,都不知道就怀孕了,现在怎么查这么多项啊。我嘟嘟囔囔跟在姐姐后边,到不同的科室排队拿序号。

抽血的时候,看着护士把我的血分类装进不同的试管里,一共几个试管,我数了好几遍,当按着棉签堵住针眼,站起来的时候,却忘得一干二净。

查过了血,就可以吃饭了,等郝帅和姐夫也抽过了血之后,已经10点多了,我们去早餐车上买了点豆浆和面食,先随便的吃了点,继续去不同的科室检查。

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们在医院查体,不要告诉郝琪,等郝琪起床之后,你们先吃饭不用等我们了,我们中午也不一定回家。妈妈一听我们去了医院,高兴的直说好好好,都没有其他词了。

妇科常规检查,都是女性,不好意思在这里就不存在了(女同胞们懂得)。这个妇科医生是个急性子,一个人检查,另外几个就在下面候着。你有伴还好说,可以帮你把帘子拉上,如果没有,就这样吧,尴尬着,反正也都不认识,无所谓了,都是同性,做完检查,送化验室。

下一个科室,B超室。B超室在3楼,为了锻炼身体,我们选择走楼梯,我一边走一边思忖着,这两位男性同志如果查精子,他们俩会怎么办呢?

不好,思想有些走神,竟然不知不觉笑出了声。姐姐看我神经兮兮的样子,满脸疑惑的用手戳了戳我,小声提醒我这是怎么了。

我憋住笑,环顾前后,还好,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摇摇头,抬脚快走了两步,回头再看看姐姐,满脸坏笑的说现在不告诉你。姐姐被我弄的莫名其妙,没办法只能跟在我的后边直奔B超室。

B超室等候区,站着、走着、坐着的人们,把偌大的大厅塞得满满的,聊天声、孩子的哭声、交响汇杂,屏幕上滚动播放着当前各个B超室的工作状态。

运气不错,上午截止到我们俩的排号,之后的只能等到下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