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伤痕(7)

字数 2119阅读 57

伤痕(1)
伤痕(2)
伤痕(3)
伤痕(4)
伤痕(5)
伤痕(6)
伤痕(7)

文\ 安澜

未然每天的工作是冲洗猪槽头。未然第一次下车间,她穿上白色的白大褂,头顶白色咔叽布工作帽,头发全都藏在帽里,脚上蹬着长筒雨靴。双手带上塑料手套,左手提起粗得象棍子般的水管,右手握着一把刷锅用的竹刷。站在屠宰场的流水线旁。未然的左边是一个取猪舌的工人,拱着背,弯下腰。从猪头割下猪舌,扔到地上的冻盘里。一个个猪,排列在流水线上,工人不停的重复这个动作。通常一天下来,腰都挺不起来了。除去舌头的整头猪,自动移动到未然面前,未然用水管冲洗猪头的槽头,刚刚割去舌头的槽头,血水源源不断的冲洗着下水道,未然一边冲洗,一边用竹刷刷洗冲洗不干净的血迹。

洗好的猪等待取内脏,工人通常需要很大的力气,用一个钩子和一把长刀,在猪的胸腔划上一刀,再用钩子勾住猪内脏,从墙上的一洞口扔进去,里面 有工人清理,在车间房顶中部有一条轨道,环形排列着,就像猪肚子里的肠子,蜿蜒排列在头顶,上面挂着带勾的定滑轮,一个一个卡在轨道上,就像一个一个士兵排列着。未然在屠宰车间一干就是3个月,未然从开始的紧张、排斥到后来坦然面对每头猪,冲洗干净每个槽头。

3个月后,未然调去分割车间,分割工作是把整头猪分割成各种成品,剔除骨头,除去猪皮,把肉分成不同等级,打包成分割肉,等待入库销售。未然第一次学会拿刀。不同类型的分割刀,剔骨的、分割肉的、长刀、短刀。开始未然10个手指全军覆灭,打上邦迪继续工作。未然学会每天平静而坦然面对这一切,心里就一个信念:我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 我不属于这里,什么困难也不别想难住我。慢慢,未然在这里赢的领导信任,从开始的对立慢慢转变为接受。

未然每天骑车上班,贯穿县城的主道,自行车是用未然的工资买的,黑底带彩色条的女式自行车,未然很爱惜,每次骑在自行车上,人就像在飞翔。随着脚下脚蹬的频繁转动,未然感受到自己的自由。感受到美好的时光就在自己身边,也是未然最快乐的时光。有时,未然会骑车去绕环城公路骑一圈,来缓解自己的情绪。回家经过县城的新华书店,未然会锁好车去书店逛逛,有什么新书了,领了工资未然就是买书,不知不觉中,未然的书越来越多。未然从书中找到了朋友,简、斯嘉丽。

母亲对未然看管很严厉,每天回家、出门都要报备。一晃未然读书2年,周末未然去上课,未然已经调到办公室当核算员。未然的工资大部分用于交学费和买书。因为厂里效益不稳定,未然常常上半天班,有时候厂里还会放假一个月,等待有活干再回厂上班。就这样未然还有一年就毕业了。未然盼望着顺利毕业。

母亲张罗着给未然找对象。单位厂长儿子看上未然,他个子不高,一张大饼脸,人倒挺有礼貌,在厂里团支部当书记。未然在厂部团支部宣传委员。未然每一个月办一次黑板报,对于未然到是一种享受,未然喜欢画画,写写文章。常常在工作中与他有接触,未然想法简单,就是等待离开,没有其他想法。

陈默离婚了,他来到厂里找未然,未然没有见他,未然躲了起来,远远看着陈默。看着他来办公室找自己,看着他骑车离开。他上未然家里找过未然几次,未然没在家。就这样,几次碰壁后,陈默坚持每天下班在未然下班的路上等她。未然看这样躲也不是办法,和陈默见了面。陈默告诉未然,他离婚了,未然说已知道。陈默又说自己当时是生未然的气,故意跟别人结婚的,未然说也知道。

陈默说希望未然好好考虑,到底有没有希望在一起。未然没有回答。未然喜欢过陈默,在高中时候,每天陈默给她带好吃的,给她提鞋,给她所有她想要的。生病了陈默陪她在医院,给她买吃的。未然小姐脾气,陈默也都迁就她。陈默从未拒绝过未然的要求,即使过分的,他也默默的去做。全年级都知道陈默对未然的好。未然问陈默,你知道我的工作吗?陈默说我可以养你。未然没有说话。

未然和陈默好上了,未然每天下班,陈默都会来接她,一起回家。消息渐渐传到未然母亲耳朵里,母亲不同意未然与陈默交往。说他离过婚,又没有后台可以给未然调个好单位。未然没有理会母亲的话。但是,母亲对未然管得更严了,不让未然出门,出门就像做查户口的,盘根问底。陈默来找未然。母亲就轰他走,渐渐未然和陈默只能在单位见面。

时间一晃,未然临近毕业,取得毕业证书,未然就可以出去找份工作,离开这个单位。未然很努力的学习。和陈默见面的时间就更少了。陈默为人豪爽,朋友多,常常去KTV和酒吧,未然劝他,他收敛些,两人见面少了,陈默出去玩的时间就多了。未然有点失望。

母亲开始发动亲戚给未然做思想工作,阻止未然和陈默的交往,还安排未然去相亲。几次在未然不知情与男方见了面。没有不透风的墙,县城就是一个通风口,陈默知道未然去相亲,很是生气。来单位找未然,未然给他解释自己不知情,完全是母亲安排。陈默要未然去领结婚证。未然告诉陈默给自己时间。等自己毕业,他们离开县城去成都找爷爷奶奶。

一天,未然回家,见高中同学骆冰在自己家里,母亲陪他在聊天,母亲告诉未然。骆冰等她很久,骆冰给未然留下一本书。骆冰走后,母亲和父亲义正言辞的告诉未然,不准再和陈默交往,他家没有后台给未然调工作。骆冰这样好的条件,在学校当老师,还有一个县长亲戚。骆冰说可以给未然调一个好点单位。未然没有说话,回到房间,未然翻看骆冰留下的书,一封信掉了出来,未然拾起它。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