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水源(二十)初放异彩

96
小雪七
2017.05.23 18:20* 字数 3657

目录/上一章                              文/小雪七


幻月一边说,一边伸出嫩白的手将帷帽摘掉。

当幻月将容貌完全露出时,人们都惊呆了。如瀑般的秀发柔顺地束在脑后,明眉皓齿,小巧的鼻子秀挺,肤白红润,声清沁人,这是天仙吗?可是古家何时出现了这样一个人物?

古千乐在她出现时,面部开始变得扭曲:这个贱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古风等人则激动不已,“快,快去找夫人,小姐回来了!”

古镇天则是没有想到十年没有见过面的一个痴傻的女孩居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出落的如此标志,而且似乎不傻了。

周围安静极了,各有心思。

“哦?既然你也是古家人,那就试试吧?”那个老头无所谓的话语,打破了平静。

幻月走到测试石前,深吸一口气。她虽然已经知道自己的修为,但此刻仍有些紧张,她相信经过这一刻之后,没有人再嘲笑她,而古幻月的人生才真正地开始。

手放上测试石,安静,依旧是安静。

幻月缓缓地将自己的元力输入其中,可是测试石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人们开始窃窃私语,只有那个老头睁开了久闭的眼睛,看着那白色光芒一闪而过,不禁严肃地凝视着眼前的女孩,掩盖住内心的惊讶与激动,心想:终于让老夫等到了,终于等到了!

皇宫禁地的权杖反应更加激烈,光芒不再是之前的闪烁,而是闪耀,而权杖也在震动着,似乎想要突破禁地的禁锢,不顾一切地飞出去。

这一切,已经离开的守护长老都没有看到,他正焦急地向皇宫跑去,准备向皇帝报告这里的一切,但是一时的错过却让他弄错了对象。

这里发生的一切幻月都不知道,但是沉睡中的无魂却在无意识中感应到了权杖的意识,两者开始互相吸引着,气息开始逐渐融合。


就在人们以为不会有动静时,就在人们的嘲笑中,测试石突然发出耀眼的蓝色光芒,光芒愈来愈盛,浓郁的蓝色光芒逐渐将幻月围绕其中,将整个测试台都笼罩在其中。

人们惊呆了,没想到这个美女居然不是废物,还是个天才!

就在人们都被着个景象惊吓住之时,只有四域帝国学院的那名老头注意到有一个东西从天而降,飞入蓝色光圈之中。

原来是那权杖终于突破了禁止,受到无魂的吸引,自发的飞入幻月的识海之中,开始与无魂结合。

幻月意识到似乎有什么东西进入自己的体内,但是这个东西给自己的感觉十分的舒服,好像它本来就是与自己一体的,而与此同时幻月额头上的水滴形胎记居然变成了蓝色。

当然这些变化幻月自己是不知道的,周围的人也不知道,因为一切都掩盖在那蓝色光圈之下。

除了那个老头意识到了一些。

渐渐地光芒散去,幻月的测试等级显现出来,居然是九级初修,仅比古千乐低了一阶,是九级初修低阶!看到结果,幻月笑了,她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当然不能将全部的实力展现出来。

人群也开始沸腾了!

“没想到古家居然除了古大小姐之外还有如此妖孽的天才!”

“这个古家小姐,以前听说不仅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还是个丑女傻子呢!”

“啧啧,这些估计不知道是谁妒忌人家,故意造谣的。不看人家的修为,单凭这长相,气质,不知道比古大小姐高了多少!”

“就是,就是。”

听着周围人们的议论,古千乐在心里愤恨地发誓:早晚有一天让你这个不知名的野种落在我的手里。

萧慎打破了人们在心中的浮想,拱手对古镇天说道:“恭喜古家主,古家一下子出现了两个不满20岁的九级初修,古家后继有人啊,实在是可喜可贺。”

萧王爷都开口了,周围的几大世家哪怕心里再不悦,也开始装出笑容,违心地恭喜,而心里却在想:古家这个人什么时候冒出来的,看来需要好好查一下了。

“爷爷,不知我是否有资格进入帝国学院学习呢?”幻月的声音将人们拉了回来。

古镇天虽然不喜古幻月,但她名义上毕竟是古家人,便开口对那老头恭敬地说道:“不知老夫这孙女是否......”

不等古镇天说完,一块令牌从老头的手中飞出,飞到了幻月的眼前。

幻月疑惑地眨了眨眼,不知这是何意。

“幻儿,快收起来,这就是帝国学院面试的令牌。拿着它,就可以直接去帝国学院报道了。”幻月没想到古镇天居然唤她幻儿,不禁打了一个冷战,还是听话得将令牌收好。

古千乐却再也压不住内心的嫉妒与愤恨,挣脱了控制,跑到测试台之上,对幻月大声喊道:“你这个贱人,把令牌给我,这令牌应该属于我!”

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堂堂古家大小姐,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堂而皇之地抢夺别人的东西。本来已经准备散场的人们又陆续围拢过来,准备看戏。

幻月把玩着手中的令牌,漫不经心地说:“哦?姐姐,这个东西可是帝国学院的老师主动交给我的,什么时候成你的了?”

听着幻月满含讽刺的话语,古千乐彻底失去了理智,死死地盯着幻月,狠狠地说道:”你这个野种,根本不是古家人,不配得到这个令牌!“

听到这个秘密,周围人都震惊了。就在古千乐还要准备说些什么时,古镇天恨不得捂住古千乐的嘴,呵斥道:“乐儿!”

古千乐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爷爷,我本来就没有说错,她就是一个野种,她不是古家人!她不配得到这个令牌!”

“我还真不知道这个令牌只能是古家人能够得到!”幻月讽刺地说道。

“是啊,这令牌本来就是发给有天赋的年轻人的,怎么成古家人专用了!”

“没想到着古家大小姐这么蛮横不讲理。”

听到周围人们的议论,古千乐有些慌乱,语无伦次地说:“我不是这意思,我不是。”

商乐安抚好古盛之后,走上台去,狠狠地瞪了自己女儿一眼,温柔地对幻月说道:“幻月呀,你不要在意,千乐被宠坏了,只是不服气而已,所以说话才口无遮拦。”

“看在大伯母的份上,我这个做妹妹的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她这次了。不过,大伯母,您说这块令牌是不是我的呢?”

商乐心里咒骂着幻月:不识好歹的丫头,看以后怎么收拾你。可是脸上却依旧露出温柔的笑容,说:“当然是帝国学院给谁的就是谁的。”

可是,商乐紧接着脸色一变,继续说道:“不过,你和乐儿虽然同为九级初修,但乐儿是巅峰阶段,即将迈入地修,而你仅是一名九级初修,拿走这块令牌怕是不够服众吧?”

“不是您说帝国学院给谁的就是谁的吗?明明已经给了我,我为什么要把它交出来。”幻月睁大无辜的双眼说道。

“不要再说了!”古镇天打断还想说些什么的商乐,扭头对那老头众人说:“前辈,既然大家都有意见,那您是否可以为我们大家解惑呢?”

众人的目光齐聚在那糟老头上,可是人家却闭着眼睛,嘴角还有不明液体。众人凌乱了,周围这么嘈杂居然睡着了!

古镇天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继续加大声音,“前辈,前辈!”

“谁,谁在说话,这么大声音还让不让人睡觉啦!”

“前辈,您是否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将令牌交给幻月而不是乐儿吗?毕竟乐儿的修为更高。”

“你是谁,老子凭什么解释。”

看着这样不着调的帝国学院的人,众人再一次刷新内心对帝国学院的看法。

而站在这老头后面的其他帝国学院的弟子,也对自己的学校产生了疑问:这个人居然是帝国学院的人!

虽然那老头说话好不礼貌,但古镇天还是恭敬地说道:“可是众人都看到了,大家都有些疑问,如果不说难以服众,只好将令牌重新交给乐儿了。”

围观的人们内心再一次受到了颤动:我们什么时候有疑问了,这不是你的大孙女不服气吗,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再怎么偏心也不能把问题推到我们身上。

重新认识到古镇天另一面的人们没想到古镇天居然会这么偏心,既然帮着自己的大孙女抢另一个孙女的东西。人们也起了看戏的欲望,想知道不按常理出牌的老头会怎么反应。

果不其然,那老头愤怒地从椅子上跳起来,说:“你这老头,怎么这么不要脸,同为你的孙女居然偏心得真么厉害。况且那是我的东西,我爱给谁就给谁,你管得着吗?”

活了这么久的古镇天,还从没有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过,脸瞬间成了一个调色盘,可是眼前之人还在继续。

“而且我们帝国学院的面试资格靠的是天赋,不是修为。看看你家大孙女居然16岁才达到九级初修巅峰,这在整个大陆并不稀奇,还号称北泱第一才女,你们北泱这是没人了吗?”

是啊,在整个九州大陆上,像古千乐这种修为的人并不稀奇,但北泱近年来确实没有什么有天赋的新一辈出现。当这老头明确指出来,心中确是不爽,可人家说的是事实,再不爽,也只能压在心中。

听到周围人们的议论,老头毫不留情面的话语,古千乐才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自己的天赋确实不怎么样,在整个大陆,比自己强的人还有很多。

古镇天、古盛、商乐,意识到古千乐身上气息的变化,知道她自己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不禁舒了一口气,虽然这老头话说的不好听,但却点醒了一直骄傲的古千乐。

幻月看着这老头将场面搞得更加杂乱,心中的好奇心更加强盛了。

就在幻月思索只是,那老头转眼间,来到她身旁,继续说到:“这小丫头,我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就感觉到她天赋不凡。”

说完,抓起幻月的手,闭上眼,感受着幻月的脉搏。

“咦,你这小丫头,看你的骨龄才13岁,但是你的身体却显示你仅仅修炼了一年。一年,怎么会晋级这么快?”

什么!

众人似乎又被一道雷劈了下来。连其他几大世家的人,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古家人虽然震惊,然而他们知道幻月之前虽然痴傻,不知道修行呢,但古灏夫妇却十分疼爱她,整日用上好的灵药养着,虽然不可修行,但元力毕竟已经储存在经脉里,只是不知道柳清清用了什么法宝让她不再痴傻。

幻月看着眼前抓耳挠撒思考的老头,居然觉得他很可爱,笑着说:“前辈,我今年确实13岁。”

一个十三岁的九级初修,一个仅修炼一年就达到 九级初修的天才!

不,这不是天才,是妖孽呀!


目录/下一章

连载--千水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