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与爱新觉罗溥光老师有关音域疗法对话:





爱新觉罗溥光

《师说观人术》

2020年第028篇

社会问题是人的问题!

狮子跳的过去的悬崖,兔子去跳只能摔死。

普通人没资格模仿大成就者的不共行为,这句话我信!

声音疗法或音乐疗法都是西方传过来的自然疗法之一!我曾经在香港就开设过这样的课程。

例如:耳鸣声音治疗的方法是利用自然界的声音,例如小鸟的叫声、海浪的声音、溪水声等各种自然声音,或者是特别柔美的钢琴声音,使患者中枢神经对耳鸣的识别得到减弱,从而达到患者对耳鸣的适应状态。耳鸣声治疗在临床上有很好的疗效,尤其是对一些特别烦躁的事情絮扰于心,我这法子管用,我与国家音乐大师曾有过合作,后来床头音乐搞得太泛泛了,我觉得水太深而隐,我喜欢雷振邦、施光南的作品,常把他们谱的曲吟唱,故共振心扉,让偶尔郁闷的心结自愈!

严冬之时,万物凋零,人们容易出现精神抑郁、情绪低落等“悲冬”的表现,此时人体的阴阳消长代谢也处于相当缓慢的时候。

冬主收藏,因此冬季养生要以“伏藏”为根本,使意志内藏不外露,精神清静,情绪稳定;

不要轻易扰动阳气,凡事不要过度操劳,要使神志深藏于内,避免急躁发怒,才能使体内气血和顺,不扰乱机体内闭藏的阳气,尤其是老年人及心肺疾病患者,更应保持心情平和,才有利于怡神敛气,避免疾病复发。

冬季养生在中医调摄方面除了内服外用之外,功法锻炼也是修炼静心的有效手段。

中医养生功法种类繁多,六字诀也是气功发音呼吸法中代表的功法,通过人在呼气时发出的“呵、嘘、呼、呬、吹、嘻”六个字的字音,再配合吸气,达到锻炼脏腑、调节气血、平衡阴阳、养肺气、壮营卫、祛气壅的目的。患者经过六字诀锻炼,不仅可以促进全身血液循环,提高机体抗寒能力,同时在锻炼的过程中也在潜移默化地平和自己的心境,是对的,段晓英大师她们的音域疗法就挺好,问题是她能载歌载舞,让旋律与心身同修,我们老了,没她们的功夫深,故练练皮毛!理论上我们有一套,实际要因人而异,许多人连蹲都费劲,别说让他动态练声练心啦!

古代喝酒,都是唱的,为什么,因喜而泣,因悲而笑,都是一种宣泄,所谓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是通过性地交流而化解,床上性时的呻吟同样是付良药,你同婆婆住一起,你再怎么兴奋也要忍着,我从《金瓶梅》《官场现形记》《醒世恒言》古词古书里的有关描写,可窥那些隐喻的词句背后的心理学研究内涵!香港大学是比较开放的大专院校,他们也曾邀请我客做学术交流,特喜欢谭盾历经5年创作的原创交响乐《慈悲颂》(Buddha Passion),在德国萨克森首府德勒斯登(Dresden)举行世界首演。

谭盾创作《慈悲颂》的初衷是星云大师的人间音缘。

星云大师曾说,菩萨的眼睛都在观看众生的伤痛。

心里有了众生,谭盾将星云大师所作《佛光祈愿文》谱曲,与乐曲天衣无缝...…我被这些音乐大师的创作激情所感染,就专注做皇墨书法研究院了。所以,我的作品都富有音律美的元素!

我没想到在我与溥光老师回馈中,紧接着把我与他对话,不到五分钟变成以下文字:

爱新觉罗溥光

《师说观人术》

2020年第029篇

昨天我出席香港一个宴请,席间与大师聊起音乐音域疗法,所以,我连夜写出感慨。

今天,段晓英大师回文:

万物皆是振动,声音也是能量流动,场的演化。《师说观人术》随势又把我激励了,感谢!

您说的没错,"声音疗法和音乐疗法是从西方传过来的自然疗法之一!"

回想当年我在中央音乐学院跟高天老师学习音乐治疗,是他在美国学习修成带回中国,中央音乐学院因他回国,专门开设音乐治疗系,我问他中国有没有声音治疗,他说中国没有国外有。

从那时我就开始对声音治疗好奇,其实中国早在古代就有这方面文献,如道家龙吟虎啸,五音疗疾,藏传的深音(低频泛音)各种宗教的真言,唱诗班的吟唱等都是运音声音,音乐达到天人合一共振状态。

为了把单纯的声音治疗放在场域中引起团体共振,同时加入双脑共振音乐,和音钵高低频泛音共振,由被动式聆听加入主动式吟唱,我把这种特殊疗效的方法,称作《音场疗法》!

溥光老师用《音域疗法》也非常好!

我会在场城动力中进一步拓展思维,激发生命活力,吟唱舞动生命!

感恩一路有您!

我回复:音域是宇宙回响。

例如,北京皇家九龍壁就是前人的智慧!

九龙壁,是影壁的一种,是中国传统建筑中用于遮挡视线的墙壁。位于紫禁城宁寿宫区皇极门外南三宫后!

再例如,北京天坛回音壁是用磨砖对缝砌成的,墙头覆着蓝色琉璃瓦,回音壁是皇穹宇的围墙。墙壁是用磨砖对缝砌成的,墙头覆着蓝色琉璃瓦。围墙的弧度十分规则,墙面极其光滑整齐,对声波的反射是十分规则的。只要两个人分别站在东、西配殿后,贴墙而立,一个人靠墙向北说话,声波就会沿着墙壁连续反射前进,传到一、二百米的另一端,无论说话声音多小,也可以使对方听得清清楚楚,而且声音悠长,堪称奇趣,给人造成一种“天人感应”的神秘气氛。所以称之为“回音壁”。

现在的许多导游没真本式,靠背书,或杜撰,没有多少学者型的导游,所以,我去景点总是躲着导游自己用眼看,才不虚此行!中国前人创作不少关于声音及音域领域的编钟、埙、古乐,但是谭盾以水造声,还自然以回响,我极喜欢无伴奏的口哨音乐《桥》《鸽子》《美丽的哈瓦那》《花房姑娘》,他们那发自腹腔的旋律,自是活体发声的喉音,让人觉得清新!

我五音不全,越是自己缺失的越是吸引我!我走进原始森林,或热带雨林,那深谷幽兰给我印象极好!于是我的诗行里,就多了——《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篆体皇墨。我逼着自己专,但一直朝着杂的学养走着!发声!我这个老鸟,能发出好听的声音,还是看年轻人的吧,美声我不懂,梨园頌你一开口,我就能听得出是不是李世济的调,梅葆玖的腔,当然《花为媒》还是新凤霞的好听,我更喜欢评弹的鼻音,所以对江浙一带的朋友,常是她们的声音吸引了我。

有的鸟人发声就吵人,唉,树林太大了,容她们吧!太冲的女人总是不招人待见!

想找凤凰呀,哪有呀?一脸横丝肉的人,一看脸肌肉,就知她们不是什么好鸟!

叽叽喳喳 燕语莺声 莺声呖呖 风声鹤唳 鸟语蝉鸣 鸟语花香 百鸟鸣春,你选吧!

有人好奇地问我,您是什么声音?

我回答她:我是玻璃杯,碎了,也会发出最后的响声!

我的回复:

语言文字被您组合,顿时妙趣横生,玻璃杯碎了,也会发出最后的响声!这响声,如雷贯耳,荡起宇宙回响,惊醒梦中人!赞!

溥光老师:

哪里,我做人太刚,看来改是改不了了!

我这都是原创随笔,看您在台上舞蹈,泪,顿花颊!感悟您的功底深厚,谁人能比!您的深层思考是当代人所缺乏的,用音用舞去灵动是修来的。

我,只好用笔来抒发了,缺乏肢体妙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