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米其林大厨和屎的故事

  某天有人和我闲聊,问我做菜做了这么多年,有没有做点稀奇东西,我好奇的问他,比如?

  他随手拿出一个盒子,比如把屎做成巧克力蛋糕,你行吗?

  你疯了吧,吃饱了撑到了?对方摆摆手,看样子就知道你不行,一个大厨如果只局限于做正常的食材,怎么提升烹饪水平,不过,也许你也没空没精力没能力做好,还是好好打你的工赚钱去吧。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又不缺钱,自身能力也有,不就是一团屎嘛,我接下来。随后的日子,别说,屎还挺配合,该稀的时候稀,该稠的时候稠,还把恶臭熏天的气味隐了起来。

  没有人相信,一个米其林大厨天天围着一团屎转,甚至有人觉得我贱,“他们懂什么,我是在拯救你,等你把你做成巧克力蛋糕,你的身份身价就不同了,而我也证明了,谁才是真正的大厨”我总是对着屎这样告诫。

    可是好景不长,没多久屎就开始不配合,不成型,逐渐散发出它原有的一阵阵恶臭。“喂喂喂,配合下,不要每次眼睁睁看着你快成蛋糕了,你一个屁就蹦回了原型,我在帮你改造呢”然而屎可不领情,“我本来就是一团屎,是你心甘情愿要拯救我成蛋糕,我只是恢复了我的本来面貌,你接受不了可以走啊,自己水平不行,还怪别人,切!”

    我哪里受过这样的羞辱,本想一巴掌把屎拍到厕所里,可是回看自己这段时间的付出,每日在屎群中穿梭,既然已经这样了,现在放弃岂不是前功尽弃,颜面全无,不行,我一定要证明自己,自己选择的屎再臭也要坚持。

    不知不觉,我以为我在拯救那团屎,而外人看来,我被一团屎玩弄的不亦乐乎,而那团屎,离巧克力蛋糕似乎越来越远。

  直到某天,妈妈问我,孩子,你最近口味是不是有问题,你是爱上吃屎了吗?我震惊,怎么可能,我是正常人,我吃饭。可你既然吃饭,为什么长年累月的陪伴在一团屎身边。

  我突然惊醒,对哦,别说屎,就算是真的巧克力蛋糕,我也不爱吃,我怎么就离不开这团屎了呢?哪怕我真把它做成蛋糕了,我会去吃吗?开玩笑,我又不是不清楚它的本质,哪怕是巧克力蛋糕味的屎,我也不吃,那么请问,我花了那么多时间精力金钱,目的是什么,拥有一团别人都看不上的屎???

    想清楚后,我二话不说把屎扔到了它该去的化粪池,但是我身上已经占满了屎味,就这,我还是不甘心,我是谁,我是米其林大厨呢,我拿着高薪,我无条件帮你改造,想让你完美,结果你不但不配合,还喷我一脸粪,你算什么,这样对我,你不就是一泡屎吗?

  画外音——为什么那么多人离不开渣男渣女——并不是自身条件不好,而是喜欢征服,过于圣母心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

  如果你让路边炒粉大叔,给去把屎做成蛋糕,你看他理你不,我想,他会觉得你是神经病,然后转身把屎拍在你脸上——这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条件不好的人很难成为渣男渣女的目标——因为这群人自身目的明确,没空陪你玩屎。

  我刚扔了一团屎,不过身上依旧有臭味,仅以一个小故事告诫自己,玩火自焚,玩屎伤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