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冬冬(28)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全目录|【冬冬】

上一章|冬冬(27)冬冬死了


崔境宇看见我惨死的景像,吓得面如死灰。情况紧急,他已顾不上多看我一眼,争分夺秒地做着竹筏。

钟婧平静地躺在竹筏上,筏子飘在水面上,可它并没有如愿地向海岸边飘去。崔境宇不会撑筏子,手里抓着根竹子插进水里,用力戳着。他使劲摇摆着那根竹子,竹筏却始终不按正确的方向飘移。

崔境宇扑通一声跳进水里,他半扶半推着竹筏向海岸边游去。其实被大雨浇灌过的他,也已感冒发烧了。他全身乏力,片刻便体力透支。冰凉的海水浸泡着他,周身酸软,一点劲也使不上。

他本想给竹筏助一臂之力,没想到入水后却要抓着竹筏才能求生。迷迷糊糊中,一个浪头打了过来,崔境宇已被卷入水里,竹筏独自漫无目的地飘向远处。

早晨,海上搜救队将钟婧救上岸,两个小时后,崔境宇也被打捞上岸。他俩一前一后被送去医院紧急抢救。我的尸体已被秦峰领回,看见我死得如此凄惨,他悲痛地嚎啕大哭起来。

我不放心钟婧的安危,魂魄飘荡到医院。经过紧近救治,钟婧终于睁开了双眼,她嘴里还在呼唤着崔境宇的名字。

而崔境宇在送到医院之前,呼吸和心跳都已停止,但是伟大的医生们还在尽力抢救着他,忙录了一段时间后,医生无力地摇了摇头。因为他的瞳孔已经放大,脑电波呈直线。医生量过他的血压已经为零,所有人都沉默着垂下了双手。

就在有人将要用被子将他的脸蒙上的那一刹那,崔境宇却意外地睁开了双眼。在场的医生都瞪大了眼睛,望着这个死里逃生的青年,惊得大跌眼镜。

恍惚中,我从梦里惊醒,这个梦乱七八糟,完全没有头绪。我努力眨巴着眼睛,望着围在我身边这些模模糊糊的脸。只感觉头很疼,全身也很酸痛。在梦里我好像是被人抬进了救护车,哦!难道这不是梦,我是真的进了医院吗?

没错,我正躺在雪白的病床上,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目光灼灼地望着我。

“小伙子,你醒了,你可把大家吓坏了。”和蔼温善的老医生朝我微笑着,正帮我量着血压。

“谢谢您,医生,我怎么会来到这里。”望着医生,我有些受宠若惊。

这不是幻境吧,我床头的病历上写着崔境宇的名子。我不顾医生的反对,起身冲进了卫生间,站在镜子前注视着自己的尊容。

哦,天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镜子里的我气宇轩昂,年轻青俊。有人在卫生间外面喊我的名字,我才缓过神来。

“崔境宇,你没事吧?”医生在门外焦急地搔头抓耳。

“哎,这就出来。”我擦干刚滚出眼眶的泪水。

我乖乖躺回床上,伸出手给医生,让她重新帮我望插好针管。医生们忙录地为我检测身体的各项功能。

“怎么这么冲动呢,想去方便你出声嘛!”医生边忙活边摇头。

我又陷入了沉思中,不知道钟婧她现在怎么样了。我那咫尺天涯的爱人,你可曾安好?

我一定是个上帝的宠儿,刚想到她,她就来了。钟婧穿着病号服,蹙着眉,眼神忧伤,脸色苍白。她温婉地向我走来,坐在床边,握着我的手,含泪的眸子想哭,却又笑了。轻柔细语,似春风拂过我的耳畔。我整个人,酥软在她四月湖水般的目光里。

我的爱人,我终于可以将你揽入怀抱里。这次,我要紧紧抓牢你的手,再也不会松开。

“谢谢你,境宇。为了救我,你差点连命都搭上了。真是太好了,你还好好地活着。”钟婧泪光闪闪地朝我微笑着。

“嗯,你还在我身边,真好啊!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以后我要好待你,我们相濡以沫,举案齐眉,恩恩爱爱,永不分离。”我深情地望着钟婧,从心底深处呼出一口气来。

两天后,我和钟婧一起出院了。听说冬冬的尸体已经被火化了,不,是我的躯体已经被烧成了灰。这个助我找回爱人的躯体,已在烈火中完成了它的光荣使命。

这是一个秘密,天机不可泄露,我不能将这秘密说给任何人听,更不会让钟婧知道。在这个轮回里,我渡了我自己。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想珍惜眼前人,我只想把几世的深情,用余生来偿还。

我和钟婧回到旅馆整理好行李,准备踏上归途。临行前我俩站在冬冬的小坟前默哀了十分钟。

“我的过去已被埋葬,我已忘记了前因后果,我要好好爱你,我要把你捧在手掌心上。如果不小心,我犯了错,你一定要提醒我,不要闷着独自难过。”我紧握钟婧的手,倾吐着肺腑之言。

“快坦白告诉我,你究竟埋葬了什么?”钟婧笑着撇撇嘴。

“过去,我是一只狗,我将那只狗埋葬了。以后要好好做人,执着而深情地活着。”我一本正经地望着钟婧。

“嘁,还说我是你的初恋,骗子,大骗子。”钟婧挽着我的胳膊,娇羞地埋怨着。她格格笑了起来,只当我是在胡言乱语。

“玉皇大帝在上,阎王爷在下,天地为证,你真的是我的初恋。”我望望天,又望望地,然后平静地望着钟婧。

她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以为我在故弄玄虚放大炮。算了,不能说破,也不可以说破。

“好了,不听你胡说八道了,幸亏我们还没那样。以后你可得老实点,否则我让你想一辈子。”钟婧娇羞的脸都红了。

“没哪样啊?”我一脸懵逼,望着钟婧那含蓄样,脸也莫名其妙地红了起来。

是啊!她是我的爱人,前世今生只为等我出现。她知道,她也不知道,而我知道。

钟婧带我回去见家长,又回到了高宝镇。地震后的高宝镇早已旧貌换新颜。新家依旧温馨,爸爸因为当年遗弃了冬冬,心生愧疚。一闲下来便沉默不语,埋头作画。书房里重重叠叠堆放了许多冬冬的画像,他把对冬冬的思念都溶入在他的笔墨中。

妈妈对冬冬也是念念不忘,当年冬冬穿过的小外套,她仍然保存着。我们在闲谈中,她还饶有兴趣地又将那可爱之物拿出来给我们看。

我整个人已柔软在母爱在温暖里,甜蜜地望着钟婧,笑弯了眉眼。

两个长辈真是可敬,我不敢告诉他们真相,我就是他们日夜牵挂的冬冬。如今我回来看望他们了,以后我会多点时间来陪伴他们。所有的情感只能相思,不可说透。就让我们心存善念,永远安好!

我和钟婧一起看望过我的父母(其实是崔境宇的父母)后,便双双踏上了开往北京的飞机。在拥挤繁华的都市里,我俩在各自的岗位上为迎接美好的生活,努力地打拼。

我们平凡而简单地生活着,飘飘摇摇的在这复杂而多变的世界里,痛快地燃烧着生命。我们都是凡人,在生活中难免会遇上烦心的事,也常常会为了一些小事而争吵,但我们很快就会和好。因为我爱她,所以舍不得让她烦恼。

一年后,我们结婚了。没房,没车,但这不影响我们继续相爱。我们在租来的小房间里养了只雪白的小猫咪。每天它都会蹦蹦跳跳,在我俩怀里乱窜。有时它也会静静地陪我一起望着窗外发呆,我玩电脑时,它还会乱抓我的鼠标线,想要和电脑争宠。

我们在斗室里养了兰花、芦荟、多肉植物。小小的屋子,常常笑声朗朗。我躺在窄小的沙发上,写出不押韵的诗,念给钟婧听。她咬着苹果,笑得小脸绯红。她在楼道上捡了一本没书皮的旧书,居然也读得津津有味。

我们头碰头异想天开。我说等我发达了,就买一个带工湖的别墅送给她。她说等她有钱了就买一架私人飞机送我做生日礼物。为此,我们看着彼此的眼睛,高兴了一个晚上。

日子依旧平淡而琐碎,一转眼我就做了爸爸。如今,我真的忙成了狗。刚下了班,又去接宝宝放学。回家的路上还忘不了帮老婆捎回一盒刚出炉的蛋挞。

她吃着蛋挞,脸上笑开了一朵花。我却不敢告诉她,为了买这盒蛋挞,我违规停车被罚两百块。

好吧!老婆开心就好啦!谁让我爱上了她。


结局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