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微雨惹花黄,忽觉岁已晚

春|散文随笔&谈写作征文

微雨惹花黄,忽觉岁已晚

这里,没有“山重水复疑无路”,没有“水光潋滟晴方好”,只有黄发垂髫,齐整不一的菜畦,外加微雨后清新的空气。

登上自家二楼,回首望去,才发现齐膝的油菜花悄然开放。记忆中,上周才长出青绿色的菜梗,这周却争先恐后地探出黄色的头。

一滴雨落下,正好砸在额前的发梢上,心头蹦出了一句:微雨惹花黄。在我看来,油菜花猝不及防的黄色,都是这一场春雨给染上的,它惹到了黄花的心,盼春,盼雨,盼来人。

可我天生敏感,看见好的东西,总会不由得想到对立面,矫情中加上了“忽觉岁已晚”。是啊,等我惊觉,春姑娘实则踱步许久了。回想以往的春,不急不慢,总要听到小溪叮咚声,鸟儿高唱声,游人一波接一波的怜它爱它,为它写下三两句,才算春已至,一切都醒了。

于我而言,在一个又一个的春天,赏一个人的花开。即使处在别人眼里的花样年纪,还是不由得伤春了。习惯了小镇的清淡,宁静,稍微热闹一点,他人话多一点,总觉得不耐烦。工作也好,私生活也罢,本与汝无关,何来探寻由?原来,增长的不只是年龄,还有逐渐老去的心,“晚”者皆在此。

拉回飘飞的思绪,看着充斥满眼的黄。不由感叹:春来了,何妨打开窗,看一看满田的油菜花,听一听微雨掉落在花上的轻音!你听,它们在拥抱,轻吻,高歌。从花到茎都是将落未落的水滴,晶莹饱满,让人不由得想起美人垂落的泪水。就算垂落到地上,融入泥土里,也觉得土地占了些许便宜。

突然想靠近它,于是便跑到田埂上,怎奈雨水未干,天冷换上的棉袄沾上了水滴,染上了一块一块。花香还不够浓,但是也足够让鼻子享受了一番。放到群内,水寒说这种花刺鼻,我回远看吧。

是的,有些东西适合远观,有些东西适合近看,有人爱,有人厌。如同写作,立显人前的只有千字,背后则是精心排列,修剪再三。

回想刚来简书的时候,给自己订下了目标,每日一篇,争取签约。那个时候,不知疲倦,不知精心,只顾埋头写,整日盯着阅读量与喜欢数,若有人来,必心生欢喜。无人来,则闷闷不乐。

永远记得第一篇文,二十二个阅读量,四个喜欢数。文章早就被我隐藏起来,其实还是对此耿耿于怀。有一天,突然发现走过的那段路是错误的,或者说那时的心态是急躁的。

我开始放慢脚步,由每日一篇到每周一篇,甚至更久,不再拘泥于数据。这时,猛然发现,心心念念的喜欢数来了,喜欢的人也来了,写作迎来了真正的“春天”。

我们开始欣赏彼此,开始为一句话争论,为一个好的句子鼓掌,更想在某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来一场赴会,给彼此一个拥抱。想法抛掷群,大家随声附和,商定时间,上班的日子都觉得有了盼头。

这一路走开,抛开简书上记录下来的几十万字,常常心心念念的便是她们。好看的风景,她们会怎样说?好看的一句话,一本书,她们会不会喜欢?

那时,我开始思考,写作的意义在哪里?从口,从心,从手再至成文发布,我们所寄望的还是喜欢的人能来,仿佛这样,文字就有了依托的地方。其实,这个过程中,还有自我的成长,自我思考。

春来,赏花去吧!它们慢慢地成长,不慕名利,只为绽放,能让你的心,也寂静下来。惟愿有一天,回过头来,你我也如花,在慢慢盛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