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六 地缚灵(五)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大柏此时在二楼的卧室里,发生凶杀案的那件卧室。

大柏总会回到这屋,因为他总在尝试各种死亡的方法。

地缚灵会痛,会流泪,会饿。但是地缚灵会不断地死而复生,回到自己被灵所杀的地方,重复开始等死的过程。

大柏最近刚死过,现在,刚刚复活。

一阵敲门的声音。

“大柏,是我,砖头。”

当然是你,这凶宅里还能有谁?大柏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屑,不屑的后边似乎有一丝恐惧。

门被慢慢打开,砖头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有些害怕的刘晶。

“你是?”大柏看到刘晶一愣,回想了一下,道:“是刘晶啊,砖头总是遮遮掩掩的女人。”

“你好,大柏,”刘晶躲在砖头的身后,显得有些害怕:“我想请你放过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大柏皱起眉头:“那种小贱人也算是朋友?”

“你不能这么说她们!”刘晶不知哪来的勇气,站出来道:“她们或许有些不好的地方,但本心里一定都是善良的。”

“人都他妈是善变的。”大柏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只要环境足够恶劣,人就是畜生,就是王八蛋,哪有什么良善可言,你的朋友也一样。”

“不是的!”刘晶向前迈了一步,垂在身体两侧的胳膊微微颤抖着,双手紧紧地攥着:“她们都是好人,把我的朋友还给我!”

“还给你!”大柏突然狂笑道:“还给你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他妈喜欢哪一块?你是喜欢头?大腿?还是奶子?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刘晶吓得赶紧又躲到了砖头身后。

“大柏,”砖头眉头一皱:“这是我的女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柏不管不顾地大笑着:“对,你的女人,都他妈是你的!哈哈哈哈哈哈!”

“疯子!”砖头和刘晶快步退到门口,护着刘晶出了门。

关门之际,砖头看了大柏一眼。

笑声戛然而止。


——2——

回到了砖头一楼的小屋,刘晶还是有些后怕:“以前就知道大柏是个不良少年,现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砖头没有回答,沉默地蹲下来,收拾着地上的零食。

“你怎么了砖头?”刘晶蹲在砖头的身旁:“是不是还生我气?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以后我听你的好不好。”

砖头继续捡着零食,沉默着。

“砖头......”刘晶伸出手抓着砖头的胳膊轻轻摇着

砖头重重叹了口气,坐在了地上:“我早晚也会变成另一个大柏。”

刘晶手一僵,有些勉强地笑道:“不会的砖头,你内心就比大柏要善良,不会变成那样的。”

见砖头没有反应,刘晶的语气更加温柔:“砖头,你们成为地缚灵的这几个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你跟我说,说出来就没事了。”

砖头安静了好一会儿,语气有些低沉地讲述着他和大柏成为地缚灵这几个月的事情。


——3——

砖头第一次醒过来的时候,眼前一片黑暗。

砖头下意识地想坐起身,结果动作过猛,头狠狠地撞在了木板上。砖头惨叫一声,想用手去抱住头,结果两只手也撞在了木板上。

砖头叫得更惨,一双手突然伸了进来,摸索了几下便抓到了砖头,一使劲把砖头从床底抓了出来。

微弱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砖头的脸上,砖头使劲睁开眼睛,惊恐地四处看着。

“没事了,砖头,咱活过来了。”

声音很熟悉,砖头定睛看去,黑暗中,大柏蹲在旁边,脸上的表情有些苦闷,有些欣慰。

“我,我不是被......”砖头回想起了那晚,想起了那双惨白的手和麻木冰冷的脸。胃里一阵翻滚,砖头忍不住开始呕,可好半天什么也没吐出来。

“行了砖头,吐两下意思意思完了,别他妈跟个小娘们儿一样。”大柏站起身拍了拍砖头的肩膀:“我们得想想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

砖头浑浑噩噩地站起来,突然伸出手快速地上下摸了一下自己,随后长舒了一口气。

“放心,身上的零件一个不少,咱俩和活人基本一样。”大柏一边说,一边向屋外走去。

“基本?”砖头有些愕然,疑惑地跟上了大柏的脚步。

两个人走到楼下,在大门前站定。

砖头一脸茫然,大柏后退了几步,左腿在前右腿在后,做出一个要冲刺的姿势。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柏右脚一使劲,整个人猛地直奔大门冲了过去。眼看大柏就要撞上大门,突然好像撞到了一股看不到的气墙,整个人被反弹回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砖头只觉得自己喉咙像被人掐了一下,蠕动了半天说不出话来,脸上布满了震惊和恐惧。

“呵呵呵呵呵!”躺在地上的大柏传来一阵像哭一样的笑声:“我们胳膊腿什么都不缺,可我们他妈的出不去!出不去!”


——4——

大柏和砖头被困在了屋子里。

如果猛烈地冲向大门,就会被无形的墙挡回来。如果是慢慢走过去,则可以打开大门,但是只要迈出大门,下一秒就会回到自己死去的地方。

大柏在卧室,砖头在卧室的床下。

出不去,对于砖头和大柏来说是个长期问题,最急迫的问题是食物和水。

屋子里没有食物,最后一些过期发霉的食物,已经被早醒来很久的大柏吃光了。至于水,房子的水早就已经停了。

砖头背靠墙壁,无力地瘫坐在地板上。这会儿是白天,砖头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卧室里的杂乱与血迹,但是这些都没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已经三天不吃不喝,砖头嘴唇干涸得像要裂开一样,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一个装满了黄色液体的塑料瓶。

砖头知道塑料瓶里装着的是什么,所以他的尊严在抗拒。但那金黄的液体像是诱人的香槟,冲着砖头勾动食指。

脸上的挣扎和痛苦越来越浓重,转头突然大喊了一声,伸手抓起塑料瓶,狠狠地拧开盖子,一股腥臊之气袭面而来。

砖头丝毫不在乎,一仰脖,喉头快速地蠕动,塑料瓶里的液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着。一些不小心流到外面的液体,顺着砖头的嘴角通过脖子,流到身上各处。


——5——

“你终于是认命了。”大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透明的玻璃饭盒。玻璃饭盒里放着几条棕黑的条状物,饭盒盖紧紧地扣着,但一阵阵的恶臭依然从饭盒里拼命钻出来,飘散到空气当中。

砖头握着塑料瓶的手无力地垂了下去,重重地砸在地板上,瓶子里所剩不多的液体被震得飞溅出了几滴。

“呵呵呵,哈哈哈!”砖头看着大柏手里的饭盒突然笑了,笑声虚弱且诡异。

大柏淡漠地看着砖头。

“我操他妈妈!操!操!”砖头突然狠狠地甩出自己手里的塑料瓶,使劲全身力气骂着。

大柏眉头一皱,看着洒落在地上的液体露出一丝可惜的表情。摇摇头,大柏将饭盒放在地上:“这屋里没几个盛东西的家伙,要是摔碎了,就他妈只能给你拉热乎的吃了。”

颤抖着双手,砖头拿起了饭盒,一点点地打开饭盒。恶臭没了饭盒盖的遮挡,肆无忌惮地冲向空气中的各个地方,砖头只觉得整个胃都在痉挛。

“操!!!”砖头又大喊了一声,一把抓起饭盒里的东西拼命地往嘴里塞着。饭盒里的东西一抓即散,飞溅出来的小块散落在地上。砖头全然不顾,依旧拼命地往嘴里塞着。塞着塞着,砖头突然不受控制地开始干呕,可即便如此,砖头依然奋力地往嘴里塞着东西。

“吃吧!”大柏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屑:“虽然难逃饿死的命运,但至少可以晚死几天。我就不陪你了,三天以后见。”大柏说完拿出一把菜刀,在喉咙熟练地一抹。

鲜血飞溅而出,溅了一地,溅了砖头一脸。大柏脸上露出一阵痛苦,从喉咙里挤出咳咳的声音,倒在地上扭了几下便不再动了。

砖头舔了舔嘴边的血液,有些痴呆地看着已经变成尸体的大柏,眼神里突然闪现过一丝疯狂的欲望,摇摆着站起身,慢慢向大柏的尸体走过去。


——6——

“来晚了一步吗?”一个沙哑的声音打断了前进的砖头。一个身穿红色旗袍的女人出现在屋里,她身后,是一个带着面具身穿黑色旗袍的纤瘦女人。

“你好,大家都叫我红姐,你是砖头吧?”红姐一脸的微笑,毫不在意屋子血液和人类排泄物混合的腥臭味道。

砖头呆呆地看着红姐,点点头。

“你是第一次复活?”

砖头又点点头。

红姐右手伸向大柏,手指纤细洁白,指甲涂成扎眼的鲜红。一抹红光随着红姐手指的移动划成一个砖头不认识的符号。符号越变越亮,砖头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亮光散去后,躺在地上的大柏已经坐了起来。

“已经三天了?”大柏茫然地看着四周。

“我加快了你身上的时间,所以你复活了。”红姐冲着两个人露出一个笑容:“那么,我们现在来说说地缚灵的事情......”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回顾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支持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凶宅地下室的小屋里,诡异的安静持续了很久。 砖头并不着急,随意地将手里不知死活的大柏甩在一旁,微笑地看...
    TA君说阅读 204评论 12 9
  • ——1—— 夜言超市 刘晶心事重重地走进超市,漫无目的地在货架前来回转悠。 砖头告诉刘晶,大柏厌倦了自杀,选择接受...
    TA君说阅读 203评论 0 7
  • ——1—— 星期一,傍晚。 刘晶手里提着一大包零食,步伐迈得有些快,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邹卉失踪了,邢倩倩请了长...
    TA君说阅读 156评论 0 8
  • ——1—— 午夜 伴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邢倩倩拉着邹卉急速地跑到了一个屋子里。刚关上房门,一阵巨响传来,有什么东西...
    TA君说阅读 188评论 3 9
  • 2015.6.19。今天结束了最近一份将近5年的工作,也是我职业生涯中非常重要的5年。在应该叫前东家的这段职业...
    Rochester阅读 9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