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路

文/午后呓语

01

最近比较忙,忙着毕业。每天来往于学校与住所之间,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公交车了。

我很喜欢坐公交车,因为在车上可以一个人听着歌静静地思考。一个人坐在最末尾的座位上,时不时观察上车的乘客,有男的、女的、老的、少的。

这一路,我通过公交车内的人,仿佛看到了整个社会。公交车内的一切,也许就是整个社会的缩影。

02

经常坐107路晚班车,连续好几天,我都能在中途的某一站,看到一位六十岁老大爷上车。他用竹竿背着两箩筐海产品干货,艰难地爬上公交车,然后一个人坐在老年人专座上。

老大爷总是一个人静静地看着箩筐内的海产品,好像在思考着什么。我侧身过去瞄了一眼箩筐,看到里面有小虾米、晒干的鱿鱼卷,还有一杆破旧的秤杆。箩筐不大,却装满了东西。

看着大爷的衣着,大概能猜出他的生活情况并不是很乐观。带着一顶军帽,穿着一席老式中山装,脚下套一双上世纪九十年代流行的军工鞋。全身被污渍与斑点覆盖着,这衣裳估计早已多年未换。

许多个夜晚我都能看见他一个人在公交车上对着满框海产品发呆的神情。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从他紧锁的眉头、哀伤的眼神中,我猜他应该是因为生意不好而烦恼着。

我无法知道大爷背后的故事,但我清楚他的生活一定不怎么好过。我不知道他的子女都去哪儿了,让一位如此年迈的老者还出来大街上卖东西为生。六十几岁,本应该是一个安享晚年的年纪,但生活却没给大爷应得的一切。

不去批判任何人与事,只希望所有人在六十几岁都能享享福,放放松,不必再为了生活奔波劳累。

03

这一路,在公交车上,我喜欢关掉手机,静静地思考问题。

最近想得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作者跟作家的区别在哪里?我知道,我想成为一名作家,但我也清楚,未来十年内,我都与那个作家沾不上边。

以我个人来看,一名好的作家不仅要有足够的笔力,更应该能通过文字传达人性中不为人名的一面。

这个时代不缺少作者,但缺作家。看了很多老一辈作家的文章后,越发觉得经历对于一名写作者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一个人,只有经历足够的磨难,对生活的苦于乐,得与失才会有更彻底的领悟,才能写出真正流传百世的文字。

我不知道,所有自媒体人每天创造的数以百计的文章,百年之后还有多少能被后人记住。

也许,一字都不留。但那又怎样呢,或许他们根本不在乎留下来的是什么。

04

这一路,我越发觉得恐惧,那恐惧来源于毕业,来源于社会。

转眼间,只剩两个月就要毕业了。前天回了趟寝室收拾了几件衣服,看到室友的一刹那,总有种久违的感觉。毕竟,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开始发现,人跟人之间有距离是一件很美妙的事。从前什么都看不惯,这个打游戏,那个音响放歌,还有甚者直接在寝室打牌的。总是自己在心里暗暗想,你们就不能老老实实去图书馆看会书吗?

而如今呢,看到他们打游戏早已没有任何的感觉,反而会凑上去聊几句,尽管我对游戏一窍不通。

我花了很多年才明白一个道理,为什么很多在校时勾心斗角视对方为眼中钉的室友,在最终毕业时也会在火车站送别的一刻抱头痛哭,然后给对方最衷心的祝福。

也许,人跟人之间,真的需要距离。距离远了,关系便好了。

05

最近开始在准备毕业后的事。没跟我爸商量,不想再让他们担心。

逐渐在想,毕业了是不是要马上就业,即使我目前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

心里有一个声音,劝我毕业了先出去走一走、写写字、看看人,还有另一个声音叫我赶紧就业,不然跟不上社会的节奏。

我还没决定好,但我目前更倾向于前者的计划。

06

夏天即将到来,坐在公交车上,风吹进车内,都能嗅到空气中淡淡的清香。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树的香味,只清楚自己很喜欢这股带着芳草香的气流。

每次呼吸着这般的空气,我都有种回到了初三盛夏的感觉,回到那课桌上摆满书籍的日子。

也许夏天就是这样,阳关、白云、短裤、沙滩,还有海水,每一样东西构成了夏,而夏又构成了我们的生活。

一年四季,我最喜欢的就是夏天。即使有时候也会因为热到全身黏糊而彻夜难民,但我仍旧钟爱于它,因为它给了我生命的渴望。

夏天,是一年中生命生长最旺盛的季节,也是人成长的黄金时段。

07

这一路,四年,我在安徽,独自一人野蛮生长。


大家好,我是小午,喜欢文章的话,帮我点个赞吧,感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