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他买得起房子了

-1-

我一打开门看到父母时,惊讶地呆在了原地。

他们看了我一眼,推开我走进去,扫视了整个屋子。

爸爸冷哼一声:“这就是你死活都不愿意离开的家?我还以为会有多好。”

我低头绞着手,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可看见自己身上那条穿了三年,已经开始褪色的牛仔裤时,竟什么也不敢说。

江宸下班回来,看到家里出现了两个陌生人,愣了几秒后,开口叫道:“叔叔阿姨好。”

可看见他,我爸的怒气仿佛有了一个发泄口,上来就质问他:

“你看看现在住的什么地方,我辛苦养大的女儿不是来跟你吃苦的,你连一套房子都买不起。”

说完,又扭头冲我喊了一句:

“立马分手,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工作,明天就收拾东西跟我们回去。”

父母怒气冲冲地离开后,江宸一个人站在门口,很久都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夜灯打在他的脸上,投下极淡的光影,他低着视线,看不清表情。

我坐在床上,看着对面被岁月侵蚀得面目全非的墙壁,呆呆地出了神。

江宸说过,他会给我一个家。

可是,五年了,他还买不起房子。

-2-

我和江宸是大学同学,也许除了我们自己,谁也没想到我们会走到一起。

江宸家境困难,一直在一家奶茶店兼职,而我和几个朋友常常会在那聚会。

在客人少的时候,他会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角落看书,也没人能打扰到他。

有一次我和朋友聚会,回到宿舍才发现手机落下了,当时已经快十点,急匆匆地套了一件外套就跑出去。

到楼下时,遇到了江宸,他手里正拿着我的手机,一个人站在路灯旁。消瘦的脸庞被寒风吹得有些冷清,看见我时,微微弯起嘴角。

“下次记得拿好,别弄丢了。”

我使劲地点点头。

再一抬头,发现他嘴角的笑意漫上眼角,满满泛开,说:“最近你好像比较忙,很少见你来了。”

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低头看见我们重合在一起的影子,挨得很近。

两个人轻轻浅浅地随便聊着,什么话题都有,明明没有那么熟悉,却好像相识已久的老友,有一种轻巧的快活和轻松。

-3-

那天起,我又开始成了奶茶店的常客,只是不是一群人,而是一个人。

我趁周末人少的时候跑过去找他,他在角落安静地看书,眉目清隽,表情安定,我就在他附近的座位坐着,假装看着路边的行人,可又不经意地悄悄偷看他几眼。

外面阳光正好,让人生出满心的柔软,午后行人稀少的街道,都能生出一种寂静的美来。

当我准备离开时,他突然叫住了我。

“以后你还是少来,奶茶喝多了会发胖。”

他说这话时,脸颊发红。

我看着他脸红的样子特别有趣,说:“那我以后来看你就不喝奶茶了。”

说完,我背起书包准备离开,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句话,顿时整个大脑都变成了空白。

“我不知道你是认真的还是玩玩的,可我是认真的。”

一瞬间,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缓缓转过身去看他。

他用十二分认真地看着我:“但你值得更好的,我只是个穷学生,很多东西都给不了你。”

他撇过头去,紧抿着唇,眼睛不敢看我。

我坏笑,冲上前在他侧脸轻啄了一下,明显感觉到他的身子微微一怔。

可下一秒,我捂着脸赶紧跑开了。

直到一个他再也看不见的地方我才停下来,粗喘着气。

一抬头,傍晚的天空已经是红通通的一片,看得让人窒息。可我却觉得,它灿烂而不耀眼,恰到好处的光芒,恰到好处的收敛,恰到好处的温柔。

第二天下午从图书馆出来,远远地就看见江宸在外面等着。他站在一棵树下,嘴里噙着笑,眼里是一片温柔的海。

我们牵着手,并肩看着尽头的晚霞,直到天色灰暗,一盏盏路灯亮起。

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那时候的爱情,就能那样简单。

五块钱的奶茶、五块钱的礼物,五块钱的心意。

我们如获至宝。

-4-

父母走后,江宸一晚上都没有说话,我们背对背躺在床上,各怀心事。以为对方已经入睡,却又在睡意朦胧时听到对方深深的叹息声。

江宸起身翻了翻抽屉,然后去了阳台,缭绕的烟雾,呛鼻的烟味充斥着每一寸空气,这是他第二次吸烟。

记得他第一次碰烟是第一次发工资的时候,那时我们交完三个月的房租,除去交通,靠一百多块硬是撑了半个多月,喝的稀饭比水还稀。

发工资的那天,江宸买了一只烤鸭,特别好吃,特别香,我也特别饿,连咬碎的骨头都想使劲吞下去。

江宸看我吃得狼吞虎咽的样子,突然停了下来。

他问:“如果不是和我在一起,你的生活会不会好过一点?”

我也停了下来,看见他的眼里藏着几分落寞和自卑。

我也想过好日子,不愁吃穿,不愁温饱。

可心里就是莫名笃定了,想要将一生都托付于眼前人。

晚上他在阳台抽烟,我没有去打扰他,可第二天起来发现,阳台一地的烟头,新买的一包烟,一个晚上就抽完了。

可这回,他在外面待了很久,我起身去阳台,他一转身,我就看见那微微发红的眼眶。

他扭头看向外边,黯淡又怅然,偷跑进来的月光把他的身影照得格外孤独。

我忍不住从后面抱住他,说:“你别在意,都会过去的,我相信你。”

是的,我相信他,他会有光芒万丈的那一天。

-5-

我始终没有跟父母回去,只是在送他们上车时,父亲别过头不愿看我,而母亲抓着我的手哭了。

她说:“别怪你爸,他为了帮你找工作,一把年纪还要给年轻人当孙子赔笑脸,好不容易成了,你又不回来。”

我看着我爸的背影,鼻子有些发酸。

他不年轻了,头发里藏着许多银丝,可还是那么地固执,向来说一不二。我有时候挺恨他,总爱插手我的人生,可有时候又很爱他,他那么高傲的人,竟然愿意为了我卑躬屈膝。

临开车的最后几分钟,父亲掏出了一个信封,什么也不说直接塞到我手里就走了。

我大概摸了一下,得有几千块。

看着车子越走越远,心顿时疼得不能自己,在车站拿着信封哭得稀里哗啦。

-6-

江宸工作很努力,可再怎么努力也赶不上深圳不断上涨的房价。

他的父母都是普通农民,压根帮不上忙,所有的一切,都要依靠他自己的双手甚至是健康去获得。

我26岁生日那天,他回来得很早,特地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当我正吃得津津有味时,他突然说:

“我可能要去新疆三年。”

夹菜的手悬在半空,我死死地盯着他。

“去新疆开拓新市场三年,表现好的话,年薪可以有三十万,再加上原来的积蓄就可以付一套房子的首付了。”

我原本坚定反对的心,在听到三十万那一刻,倏地就软了下来。

江宸似乎看出了我的态度,连忙说:“等我回来,我们就可以结婚,我买得起房子了。”

我不知该是哭还是笑,原来在金钱面前,沉默的不止是真理,还有真爱。

送江宸上火车的那一天,他剪了一个清爽的短发,笑意盈盈。

他说:“你等我回来,我给你一个家。”

我说:“好。”

送他走的时候我破天荒地没有哭,也许是心里的期待远远大于他离开的悲伤。

刚开始的一两个月,他很不习惯那里的生活方式,也不喜欢那各种各样的风俗,加上工作的压力,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

我说:“要不你还是回来吧。”

他说:“我还是想买得起房子。”

正当我有些困意迷迷糊糊时,听到他传来一句极小声的话:“如果哪天我先放手了,你要过得幸福。”

我有点犯晕,忍不住电话里痛骂了他一顿。

-7-

在我29岁生日那天,我终于准备带他回家见父母。

在车上,他紧张得像个孩子,一直问买的礼物够不够诚意,穿扮够不够得体,状态够不够精神。

我被他的着急逗笑了,一个劲地点头说好。

在等红绿灯时,他突然抓住我的手说:“等见完你父母,我们就去看房子,我要给你一个家。”

听到这句话时,我的心像被什么东西紧紧堵住了,窒息得难受。

是的,他不是江宸,却说出了和江宸一样的话。

想起两年前深夜接到的那通电话,江宸第一次在电话里哭了,一个大男人,哭得泣不成声,他说:

“我们分手吧,我挣不到钱,买不起房子,也给不了你一个家。”

当时,我的手机顺着耳边直接摔到了地上,我还没反应过来要去捡,脸上已经满是泪水。

听说他一年后和当地的一位新疆姑娘结婚了,结婚的消息,所有同学都知道,唯独没有告诉我。

只是我在朋友圈里再一次宣布结束单身的那一天,他给我发了一条消息。

他说:“你一定要过得好,至少比和我在一起要好。”

我捧着手机,泪水噼里啪啦地打在屏幕上,往事一桩桩一件件浮起,想笑,却发现微笑苦得荒芜生息。

-8-

我看着和顾安十指交握在一起的两只手,才发现心底的空缺被时间一点点地麻木,一点点地填补。

顾安比我大七岁,是上市公司的高管,收入颇丰,他对我很好,好到我已经忘记曾经的伤痛,就想着,和他结婚,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想,我终于可以和我爸说:

“爸,他买得起房子了。”

可是,却不是我曾经最爱的那个人了。

我依然相信,他会有光芒万丈的那一天。

可是,再也与我无关了。


我是共央君,一个爱讲故事的吕同学,立志讲够100个情感故事。

如果你喜欢我的故事,请多多关注,么么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