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连载】《不用自杀也可以重新开始》第五章 慢慢发酵的阴谋

《不用自杀也可以重新开始》目录
上一章:第四章 不死的吕蓓卡

第五章 慢慢发酵的阴谋

亮在梦里的世界中醒来。他发现自己正趴在课桌上,这次的梦居然没有和上次梦的时间轴相连接,这让亮觉得很奇怪。他抬起头,他坐在一间教室里,黑板的右上角写着7月23日。

这不是自己在养老院的房间号吗?从一开始,亮就觉得这个数字意义不同,没想到自己竟做梦也梦到了这一天。

教室里很安静,大家都趴在桌子上睡午觉。7月23日,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他的大学军训开始的日子。

“差不多都该醒醒了,”辅导员从门外进来,“大家去洗洗脸,换上军装,准备参加下午的开营仪式。”不知为何,听到开营仪式四个字,亮有一种强烈的抵触感,他不记得这一天发生了什么,但是翻腾的胃告诉他不是什么好事,是一件他已经压抑在潜意识中的一件永远都不想再面对的事。

卢娜现在哪里?卢娜和他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一起考上的还有苏茗。等到开营仪式结束,找到卢娜,和她作了道别之后,再找个地方睡下,就能回到现实中了吧。亮期待速战速决。

7月的烈日从头顶的天空直直地照射下来,校长在演讲台上做着乏味无趣的讲话。亮站在穿着统一军装的同学中,汗水沁湿了他的衣服。

“砰,”身后不远处传来像是人倒地的声响。他回头一看,一个站在隔壁班的队伍中的女生因为体力不支而晕倒在地。操场边穿着白大褂的校医立马跑了过来,把女生扶去旁边休息。亮定睛一看,这女生竟然是苏茗。他的记忆似乎一点点地涌上心头,日光让他一阵眩晕,他甩了甩头,努力让大脑放空。

跟在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身后的是几个学生志愿者。因为军训的时候中暑的学生颇多,校医院人手不够,所以临时招了一些学生。说是人手不够,其实是中暑晕倒对于校医院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的病症,不愿意多派人手。在教过学生志愿者基础的急救知识之后,他们就会上岗帮助医生处理像中暑一类的小病。

亮在医生身后看到了卢娜的身影,她手上拿着一瓶水,正准备拧开瓶盖递给昏昏沉沉,只能靠人扶着才能走路的苏茗。

“别喝那瓶水!”亮忽然想起了什么,冲出队伍,大声地向苏茗吼。

“这位同学,请你不要破坏秩序,立即归队!”站在队伍最后的教官呵斥道。

亮因为跑的太急促,被碎石绊倒在了地上。他的记忆忽然全部涌了上来。他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可是,这是在梦里。亮忽然意识到这一点。即使他阻止了什么,现实生活中也什么都不会改变。

他绝望地蹲坐在地上,呼吸急促,他又感到一阵眩晕。快醒来吧,他对自己说,他不想说什么再见了,他不明白这一切有什么意义,他只想回归到真实的普通的生活中,和一切戏剧永远地隔绝。

可是他并没有醒来,即使他觉得异常虚弱。

“你怎么了?”卢娜朝他走了过来。

“同学,请你立刻归队。”教官又说了一遍,他显然对亮的行为十分愤怒。

“教官,我觉得他可能也中暑了,我能带他去校医院休息一下吗?”卢娜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教官看了看亮,点了点头。

亮被卢娜扶着,向校医院的方向走去。他经过苏茗,她手中的水已经喝了一半。

该来的还是会来。亮闭上眼睛,希望逃离这个梦。然而再次睁开眼睛,他身边仍然是卢娜。

“你等下就好好休息,我去照顾苏茗。”

“照顾?”亮讽刺地说。

“有什么问题吗?”卢娜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一个隐秘的玻璃房间里,澜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卢娜,她脸上的伤疤似乎更明显了。她的大脑连接着造梦的机器。从一开始,这一切就是她向他提出的计划的一部分。她恳求他造这个名义上的养老院,把那些对生活绝望的人都召集到这里,让他们沉沉的地睡去,做着美丽的梦,而这只不过是她的第一步,把这些人当成小白鼠,测试她恳请澜研发出的造梦机器,同时向她的小白鼠们收取着高额的“养老费”,用于进行她的计划。等这些机器成熟后,她又恳求他把亮诱骗进来,再通过这些机器进入亮的梦境,操纵他的思想,让他不要忘了自己。当然,最最重要的,还是那个正漂浮在大厅的玻璃容器中的少女,那个和卢娜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
可是,终究还是不行吧。澜苦笑着,看着机器上的梦境图像。10年前苏茗的中毒,让亮和卢娜之间的信任破碎。即使他们仍然在一起,亮的心中,这一直是一个过不去的砍。过大的冲击让亮的大脑选择遗忘,忘了苏茗,忘了这件事,把它们都压抑到了最深最深的记忆之中。

其实,澜何尝不知,亮爱的,一直都是苏茗而已。他也许是喜欢卢娜的,然而更多的是被她的外表迷惑而已吧。卢娜强势的性格让他们两人硬生生地在一起。她甚至愿意为了他做出下毒这样风险极大的事情。事后卢娜一直坚称水是不认识的同学递给她的,她本来也可能是受害者。又因为家庭背景的关系,这件事终究不了了之。然而,让卢娜一直耿耿于坏的,是亮的态度,他在那件事之后冷淡了她很长一段时间。而卢娜迫不及待要验证的,就是亮的心意。她唯有进入她的潜意识,才能知道他内心在乎的究竟是谁。她不相信澜说的,她要亲自探查明白。而一年前的那场让她失去了她最在乎的容貌的车祸,让这个她计划已久的事情有了另一层意义:她要靠梦境留住亮对她的怀念,直到她能以全新的面貌面对他。

澜叹了口气,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这个梦结束之后,卢娜的克隆也应该差不多完全成熟了。即使代价巨大,卢娜也决然地要把这个计划实施到底。

“其实,你也知道,他只不过是贪恋你的外表而已吧,”澜看着睡梦中的卢娜,“不然,为什么宁愿自己被关在黑暗里一辈子,也要不惜代价,以克隆之身和他在现实中见面呢。”

“院长,”助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723号的Lambda请求和您见面,说是有重要的事情找您。”

“Lambda?”澜听到这个名字,挑了挑眉。

“对,据说已经找了很多次了,但您每次都不在办公室。”

“好,我马上就去。”

Lambda已在院长办公室等候多时。看到澜进来,她立刻站了起来。

“院长,我负责看护的井户亮已经连续几次出现了在梦里体力透支的情况,今天更是糟糕,他似乎很想醒来,但即使我猛力地摇他,他也仍然深陷在梦境中。”

澜沉思了一会儿,他当然不能告诉Lambda真相,亮的梦境其实是由他和卢娜操纵的。一般情况下,卢娜会预先设定好她想要的情景,只有设定的情节全部结束时,亮才能从梦中醒来。当然,因为亮的潜意识的参与,梦的内容并不是完全按照卢娜的设想进行,每次卢娜在梦中因为亮的行为而情绪受到冲击,澜都会中止梦境,亮也会晕倒醒来。

“你再回去观察一下,只要不是太严重,关系不大。”

“可是……”Lambda欲言又止。

“没有可是,你回去吧,我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澜的语气不容一丝反驳。

“好吧。”Lambda只得离开。

澜看着窗外,他的内心空落落的,有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一切是为了什么。深叹了一口气之后,他也离开了办公室。

躲在走廊柱子后面的Lambda看到澜走出来,悄悄地尾随其后。这次,澜进入秘密通道后,去的是一个Lambda上次没有注意到的十分隐秘的玻璃房间。Lambda找了一根不远处的柱子,屏息观察着。玻璃房间和养老院其他的看护房没什么两样,只不过此时此刻床上躺着的是上次Lambda在大厅里见到的满脸疤痕的女人。女人的大脑连接着造梦机器,Lambda眯眼一看,上面的图像里竟然有亮!

她一瞬间醒悟到了什么,无声地向秘密通道跑去。卢娜没有死,只是毁容了!不论现在她怀揣着怎样的目的潜入亮的梦境,Lambda的直觉告诉她,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她必须让亮赶快从梦中醒来,逃离这个地方。

Lambda找了一个空着的玻璃房间。既然卢娜能够通过这些机器进入亮的梦境,那自己一定也可以。然而,该以什么角色潜入呢?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