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绿江上漂流的木材与满浦火车站枪战事件

这是南小汪的第篇故事

也是公号改版为写故事后的第

他打算写一百篇

他一边写,一边在等你讲述的故事



“砰”!一声枪响,惊醒了满浦市略显寂静的午后。

乘警朴永哲的枪口冒出一缕青烟,对面的军官崔旻洙胸前氤出大片血迹,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

崔旻洙倒地的时候,脑海中最后一个画面是鸭绿江上顺流而下的木头,一排排,一簇簇,如千军万马奔腾不息。

“西巴,西巴!”就在崔旻洙痛苦倒地的那一瞬间,他身后的士兵群情激动,齐刷刷地端起枪,拉开栓,瞄准朴永哲开枪。那一瞬间,枪声震天,像太阳节燃放鞭炮。朴永哲被打成了筛子,立马就上了黄泉路。

五六个乘警马上赶到,纷纷端起枪和士兵们对峙。由于双方都死了人,现在谁也不敢轻易扣动扳机,气氛严峻到了极点,四周安静得可怕。原本人满为患的车站,此刻只剩下了对峙的两拨人。至于刚才那些急着上车的乘客们,早就作鸟兽散了。

就在崔旻洙毙命前几分钟,他的妻儿被缓缓行驶的车轮压死在路轨上,起因就是崔旻洙先凭军官证上了车,妻儿紧跟其后,乘务员却以车上人太多为由拒绝他们上车,推搡中他们跌下车去,摔倒在车轮边,而这时,列车开动了……

目睹了这一切的崔旻洙像个疯子一样,对乘务员大打出手,狂怒已经让他完全失去了理智,而训练有素的铁拳更是如疾风暴雨般落在了乘务员的身上,没多久,乘务员就一命呜呼,于是,闻声赶来的乘警朴永哲扣动了扳机……

几分钟的时间,5条命去见了金氏父子。在大批人民军赶到之前,满浦火车站仿佛被放置了一个火药桶,一触即发。在这个高丽国第六大城市里,即将上演一场暴风骤雨。



崔旻洙家是劳苦人民,世世代代在鸭绿江的上游放木排。沿着鸭绿江逆流而上,树林越来越密,水势越来越急,透过密林的缝隙,远远地能看到耸立的长白山。崔旻洙就出生在长白山脚下的一个极其凋敝的村庄里,他的爷爷和父亲,每天天不亮就划着木筏来到江对面的汉国,砍伐长在江边的木材,而这一切,都在人民军岗哨的默许和监视之下进行。

连续的砍伐让鸭绿江汉国一侧不断地水土流失,汉国森林公安局在巡查时发现了崔旻洙爷爷和父亲的盗采行为,立即实施抓捕。他们在汉国的看守所里待了3个月后,被遣送回来,却依然从事着盗伐的工作。

一根木头,长在汉国,被他们砍伐后顺流放到下游的云峰水库,木头会被打捞起,送到附近的本国木材厂,粗加工后再卖给汉国人。这根木头的盈利里,会给崔旻洙家抽三成——这几乎是没本钱的买卖!

而崔旻洙,常年蹲守在云峰水库边,等着捞爷爷和父亲放流下来的木头。崔家砍伐的木头,会在树干上凿一个小洞作记号,下游的崔旻洙看到木头上的这个记号,捞上来后会要求打捞队给他家记上一笔。

爷爷和父亲被对岸抓捕后,崔旻洙无所事事了一段时间,直到他俩回来后铤而走险、重操旧业,崔旻洙才又重新回到水库捞木头。

一个深秋,长白山下已是寒风刺骨。在一次盗伐过程中,由于和其他伐木工产生冲突,爷爷和父亲被对方围殴,各种暴击,伤势很重,得知这一消息的崔旻洙心急如焚,撑着筏子逆流而上,可找遍了那片树林也没有找到爷爷和父亲。

崔旻洙把朋友都动员起来,扩大了搜索范围,方圆十里都找遍了。三天过去了,鸭绿江两岸的密林深处,却仍旧不见爷爷和父亲的任何踪影……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如果以这样一种方式告别亲人的话,是崔旻洙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但自己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几天之后,崔旻洙出现在惠山市征兵处,经审查,成为一名人民军士兵,常年驻守妙峰山,屡立功勋,屡获擢拔,官至人民军少校。



忽然间,地动山摇,整个火车站在剧烈地颤抖,站房的房顶垮塌,粗大的圆木掉下来,砸在列车上,列车痛苦地变了形。

“西巴!核爆思密达!核爆思密达!”在场所有军官和乘警都慌了神,暂时忘记眼前万恶的敌人,收起枪,四散逃命。

可是,百里外的元山郡,并没有传来核爆的消息,车站里的广播,也没有领袖沉着冷静的讲演。除了满浦火车站,其他地方都安静如昨。

究竟发生什么了?连江对岸的汉国集安市的人民,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向对岸的满浦市眺望。

而此时此刻,一千根粗大的落叶乔木树干正顺着鸭绿江奔流而下,朝着满浦的方向奔袭而来,声势震天,眨眼间就到了满浦市的江边,并顺势冲上江岸,向火车站滚去!

生活在江边的人们,何曾见过这么多粗大的圆木,又何曾见过圆木自己滚上岸。军官和乘警们,几乎都是鸭绿江沿岸的南阳、满浦、楚山、新义州出生长大的,看到这个从未见过的景象,都傻眼了,在巨大的自然力面前,他们缓缓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声响消失了,世界安静了。当军官和乘警睁开眼睛,奇迹般的发现,火车站站房和车辆完好如初,乘客们依旧熙熙攘攘,争先恐后地涌上火车。

死去的乘务员和那个乘警静静地躺在不远处的一棵白桦树下,那棵树似乎是新长出来的,树干上被凿出一个洞,深邃不见底。

唯独死去的军官一家不知何往,蜂拥赶来的人民军和站内的军官、乘警找遍了整个满浦市,都没有找到他们……

多年以后,有人说在东部海滨的咸兴市,发现了军官的踪迹,他们一家老小住在市内一处高档公寓里,还开着宾利汽车。

还有人说,他们到了遥远的汉国北戴河,开了个高丽餐馆,生意好得不得了。

关于军官一家的说法多了,谁知道呢!

2017年9月20、21日晚

写于北戴河海滨的夜色中

这篇小说,在脑海中构思已久。几年前,去过一趟吉林省集安市,在鸭绿江边遥望对岸的朝鲜满浦市,心里就在想,那座城市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回来后查了不少资料,一则满浦市火车站军警和军官枪战的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这篇小说就是根据这则新闻改编的,当然,后面部分纯属虚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凉皮,去过陕西的人都知道这种特色小吃。 一到夏天,关中的太阳愣愣地直射着,整个大地一片火辣辣的。这时倘若你能吃到一...
    昕城阅读 46评论 4 2
  • 一直以来,价值观对我来说是一个很神圣的概念,是跟“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联系在一起的。 觉得一个人的价值观是相对...
    湘灵vv阅读 78评论 0 1
  • 今天去办的离婚证。 2010.07.29-2017.04.17 至今天,真正地结束。 以后,一个人
    July加贝阅读 18评论 1 0
  • 周作人,作为一位饱受争议的作家,给我的印象就是:也许你会说他是一个汉奸,也许你会说他是一个投敌附逆的罪人,但是,也...
    煮字疗饥的无名之卒阅读 642评论 6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