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因为爱你,我们还是在一起

文/沐子衿


-01-

施以涵望着窗外,撑着下巴发呆神游。

"嘿!以涵,你从早上回来到现在一直心不在焉,怎么了?"谷钰昕的手在施以涵面前晃了晃。

施以涵一把抓住,侧身看向她,一双汪汪明眸透出几分委屈,"钰昕,我给他买的礼物,被他说成浪费钱,气死我了!"

"呃…郑越彬他可能是心疼你,你想,你还在读书,生活费不多,那礼物也不便宜。他工作不久,工资不高。虽然他说的确实有些伤人,但他本意是好的。这也间接说明他是个懂得心疼你的好男人呀!"

施以涵撇撇嘴,"切~得了吧!"但心里的气却是消了不少。


-02-

郑越彬和施以涵是"校园黄昏恋",两人在大四认识。

后来,施以涵考研成功,郑越彬考上了南京老家的国企单位,他便在施以涵刚上研一没多久回南京工作了。

至此,两人开始了异地恋,到上个月,刚好满两年。

而前天是施以涵和郑越彬在一起三周年的纪念日。

早在上星期周末,施以涵便约好谷钰昕逛街,一天内跑了半座城,最终选了一款DW的男式新款手表。

虽然它比起别的大牌不算好,但也让施以涵拿出一部分生活费,攒了两个月。

本以为他会很高兴,没想到反被数落了一顿。

郑越彬的这一天多的连环call,施以涵一个都没接。


-03-

第二天,施以涵收到了一箱小零食。谷钰昕一看就乐了,"郑越彬还是很知道你的七寸嘛!"

施以涵拿着电话走出门,嘟声两三下后就被接起,温朗熟悉的声音响起,"以涵?我那天只是不想你为我省吃俭用,所以一时冲动…"

施以涵当下就心软了,"你在干嘛?"

"去机场的路上。"

"你不会是要过来吧!"

"当然——不是。"

施以涵咬紧牙,"郑——越——彬!"

郑越彬听到这恨恨的声音,没忍住笑了,"不逗你了,我是要去看你的。"

"哼,这还差不多。"

"那爱妃,准备接驾吧!"

刚心满意足挂掉电话的施以涵却又接到一个电话,心里升起来的高兴在听到对方的话后,顿时烟消云散。


-04-

郑越彬拉着行李箱出来时,便看到身穿红色大衣的施以涵站在人群中,娉娉动人。

郑越彬三步并一步,一手搂住施以涵,低下头,结结实实地亲了好几口。

看见郑越彬手腕上的dw,施以涵摸了摸,"戴着多好看。"

"以涵,我转给你的生活费,你原封不动地转回来。你说我刚开始工作,工资不高,还要交房租水电,你不想我为你过得太拮据。所以,我也一样,你最该体会我的心情。"

施以涵点点头。

夜色已浓,街边的小摊也正热闹。丝丝香气扑鼻而来,一个个昏黄小灯泡下,三五好友聚在一起,吃吃喝喝,玩乐调笑。

就在那瞬间,施以涵突然盈出一份温暖知足。

"以涵,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你妈妈今天给我打电话了。"

郑越彬停下来,"说了什么?"

施以涵笑看着他,"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


-05-

"以涵,你不要这样。"

"我哪儿样了?之前还说什么都随我,这才哪儿跟哪儿?就准备反悔了,郑越彬,你说得好听,什么商量,明明就是下达通知,你考国企不就是因为和齐老师赌气吗?现在呢?就定下来了?我以前认识的那个郑越彬呢?你现在就是躲在国企屋檐下混日子!”

"你能不能说话过个脑子!哪儿有你说的这么严重!我妈她是为了我们以后考虑。"郑越彬神色肃然,"而且她说的不无道理,我打赌赢了,我安于现状了,怎么?失望了?"

"那可不敢!你是你妈的骄傲,她在电话里跟我说‘如果想跟我儿子结婚的话,就必须去南京工作,否则就算了吧!’你看你多厉害啊,已经端着铁饭碗了,我还是没毕业的穷学生!"

郑越彬皱了皱眉,"我妈可能说话方式欠妥,但她说得没错,国企工作稳定,我都干了两年多了。我不想再去别的地方从头开始!下个月毕业生校招就开始了,你也要找工作了,那是我先定下来的,我们要一起生活,你就去南京,为什么不行?"

"如果我说不呢?"

气氛一下子凝住了,施以涵目光如炬,嘴角牵起一丝笑,郑越彬看这她这幅漫不经心的样子,心里一股火冒出来,语气瞬间冷了八度,"那我们的关系你看着办吧!"

施以涵有些不可置信,"你是要跟我分手吗?"

"这取决于你。"

看郑越彬寸步不让的态度,又听到这不冷不热的五个字,双重刺激刺激让已经很生气的施以涵直接炸毛,她想也不想脱口而出,"好,那我们分手!"


-06-

施以涵看着还没签字的合同,是广州的一家日化公司。

她有些茫然,此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真正要长大了,学校这个象牙塔她已经待了二十多年,终于要走出来了。

她又想起了郑越彬。

他们已经一个月没联系了,他是真的狠心。

她甚至都怀疑,郑越彬没有爱过她,他也许早就想分手了,只是想法让自己先说出来而已。

敛了敛心神,施以涵正想出去透透气,电话响了。

施以涵接起,听对方说完后,回复道,"对不起,我目前没有去南京的意向。"

挂掉电话后,施以涵看到了一个月前和郑越彬的通话记录,摩挲半晌,翻到通讯录,按下了删除键。

拿起笔,在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07-

谷钰昕拿着合同,看向施以涵,"真打算就分了?以涵,国企单位是多少人挤破头都想进去的地方,虽然收入不算高,但胜在稳定。你生生想把他从体制中拔出来,他就算不愿意也无可厚非,而且这搁谁家家长也不会愿意,即使之前对你很满意,但遇到这种冲突时,她当然是站在儿子这边。"

施以涵眼神黯了黯,"我其实是想过去南京的,可又有点舍不得广州。他和他妈妈那种强势的方式让我很难接受。钰钰,你说,我们还这么年轻,要那么稳定干什么,拼一拼闯一闯不好吗?郑越彬他性格本不是这样的!"

"有的人喜欢闯荡,有的人喜欢安稳。以涵,你还是没有出社会,比较理想化,但郑越彬不是。"

"钰钰,昨天南京一家设计工作室给我打电话,说是看到我之前在网上的作品很喜欢,问我愿不愿意去他们那里工作?"

谷钰昕问,"南京?这件事跟郑越彬有没有关系?"

施以涵摇摇头,"不知道,反正我拒绝了。"

谷钰昕叹了口气,"以涵,生活需要妥协,需要付出。"

"那凭什么都是我啊!"

谷钰昕摇摇头,"这种需要的衡量标准就是你是不是足够爱他。以涵,如果你还想和他在一起的话,你就要为你想要的结果付出,并且你要做好可能结局不美好的准备,毕竟他的不愿意迁就,是因为他对这段感情还有所保留。可是,就像你说的,我们还年轻,为爱奋不顾身一次也不丢脸,只要自己不后悔。"

"我……"施以涵一下子沉默了。


-08-

施以涵收拾好租住的地方后,准备去万博花卉市场买点花花草草回来装点一下。

她站在南京的街道上,深深吸了一口空气,睁开眼时嘴角上扬,张开双臂,"南京,我来啦!"

施以涵是昨天刚到的南京,房子也是提前租好的,简单收拾一下后便累得瘫倒在床上,一觉到天亮。

今天又忙活大半天,准备都收拾好后再去找郑越彬,不知道他会不会很惊喜?好久没见他,好想他啊!

想通后的自己,迫不及待想见到他。

钰钰说得对,不管结局如何,她都不想自己后悔。


-09-

电话接通那一刻,"喂?"施以涵突然有点紧张,还夹杂着丝丝兴奋,"你猜我在哪里?"

郑越彬心情好像还不错,"刚准备打电话给你,你就打过来了。那你猜我在哪儿?"

"那......我们同时说。"

“好。”

“1,2,3!”

"南京!"

"广州!"

空气霎时像是被冻住了。

"你在广州?"

"你在南京?"

又是异口同声。

"郑越彬,你去广州?那你南京的工作呢?"

"我辞了。以涵,我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你,就是在努力说服我家人,努力找工作。我想我爱你,就不该用我们的感情去勉强你。可是,我…我没想到你去了南京。"郑越彬的叹气声里却有难掩不住的轻快愉悦。

虽然现在是寒冬腊月,但施以涵心里却暖烘烘的。

突然间想起来一件事,"我问你,之前南京有家设计工作室打我电话问我有没有意愿过去工作,这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郑越彬咳嗽了一声,说话有些吞吞吐吐,"那个…那个是我妈给你找的,她知道你曾经在网上参加设计比赛,还给你投过票...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她托人找了一家设计工作室。以涵,可怜天下父母心,她也是为我们好。"

施以涵有些惊讶,想了想,"不然,你回来吧,反正我都决定过来了,这样你就离家近点儿。"

"以涵,我就算回去也进不了国企了。而且,我这么优秀,到哪里都会发光的。其实上次我确实是想跟你商量来着,我也知道自己的性格,早晚都有这么一天的,可你当时阴阳怪气地一通乱发脾气,我真的是被你气着了,所以..."

“对不起。”施以涵拿着电话垂下头,心里感觉有些抱歉,立马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你说谁‘阴阳怪气’?"

"以涵,你快回来写论文,我好想你。”

施以涵忍不住笑了,“我突然想起一个故事,很像此时的我们。”

“什么?”

“欧·亨利的《麦琪的礼物》。”

郑越彬笑了笑,“确实挺像的,都是因为爱。如果你要是觉得愧疚的话,不如回来补偿补偿我?"

施以涵刚准备问怎么补偿时,便看到自己费心布置的温馨小屋,又想到自己赔的违约金,脸上的笑意顿时就没了,"郑越彬,你赔我钱!"

"谈钱多俗,真爱无价。"

"我就是俗人!"

"Honey,本公子事业未来不可限量,人又这么英俊潇洒,还能陪聊陪玩陪睡,充当暖手宝。姑娘你确定不要这个以身相许的机会?"

"你就吹吧你!我费这么大劲儿布置的房间就这么作废了!"


-10-

施以涵接到郑越彬的时候,他正笑得一脸春风,伸手就抱住施以涵,"先给我个补偿的kiss。"

说着便低下头凑过去,被施以涵一把拍开,"郑公子,注意公共场合影响。"

"好,那到家里再补。"郑越彬笑眯眯地,一副好说话的样子。

"补你个鬼哦,你先赔我钱!"

"我把自己赔给你!"

"你不值钱!"

"你有宝不自知!"

施以涵无比嫌弃地瞥了郑越彬一眼,脸上的灿烂却是丝毫未减…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