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如果记忆是风(26)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记忆是风 | 目录

上一章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我走在无尽的黑暗中,跌跌撞撞,我想起来了,我全想起来了,那些像风一样飘忽不定的记忆此刻化作巨浪冲进我的脑海,狠狠拍打着我的神经。

我想起紫清上神到访梧桐岭时我跑去偷看,自此常常跑去他的碧霄宫玩耍;我想起我和朱厌打碎了王母的琉璃尊却是白墨背的黑锅受罚;我想起我和玉兔起争执被上神责罚,那以后每次不痛快我都要烤只兔子出出气;我想起白墨每次默默在我身边看我的眼神,我却因为那时迷恋上神视而不见。

我想起梧桐岭上无穷无尽的大火,整整三千年才熄灭;我想起紫清上神和玄袍对战,上神的流星剑落在地上削掉了整整一座山头,那是现在的观星山;我想起上神以身化作紫气封印魔界时碧霄宫坍塌化作清气飘散在风中;我想起父王为了救我自愿挖心献给玄袍,交换人质;我想起凤族和凰族为阻止玄袍自愿燃烧,所有魔物就是在这场大火中燃烧殆尽。

哪有什么落星海,不过是与魔物同归于尽的万丈深坑罢了。

我想起白墨带着记忆不佳的我回到梧桐岭守着那棵焦黑的梧桐树;我想起我问出那句你是谁白墨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我想起他为求得修复神力之法进入朱雀玄境九死一生;我想起他因朱鸾草独闯无界深渊与吞天红炎蟒大战,重伤取草而归;我想起他踏遍九天,寻遍落星想要为我找到涅槃石。

我被拘在一个黑暗无声的地方,看不到听不见,我想尖叫想发泄,可回应我的唯独静默,记忆的狂潮一浪接着一浪,我泪流满面,猝不及防。

就像明明要爆发的火山,山口却被堵住了,虽然寂静无声,可我却感到自己的血要喷涌而出,这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我想起先前白墨和玄袍同时跌入裂缝中,那拿棍子的黑影又强行关闭了裂缝,这裂缝外定是乱流,白墨神力尽失,又强行燃烧元神,怕是已经油尽灯枯,一想到这,我就觉得自己浑身更加难受,那种整个人要炸开的感觉又来了。

火山口堵得再严实,该爆发的还是要爆发,就在我的意识渐渐模糊的时候,一丝微弱的光亮出现在我的眼前,一丝丝光线就像是点着了炸药的引线,全身的力量积聚到头顶,喷涌而出,我仰天长啸,发出的鸣声一阵一阵响彻落星涯。

我绕着天空盘旋,原来白墨将父王的涅槃石和心头血用涅槃火为我重塑肉身,落星涯变得寂静无声,大战的痕迹还随处可见,我飞遍落星涯也没有感受到白墨的一丝气息,我发出悠长的凤鸣,回响在空荡荡的落星涯显得愈发寂寥无边。

“红衣!”

我听见有人叫我,原来是辛右。

“辛右,你没事吧!”

辛右脸色苍白,看上去重伤未愈,他见到我倒是很兴奋:“大圣说的果然没错,三日后凤凰还巢,还真是三日。”

“大圣让你在这儿等我?”

辛右点点头:“你跟我去见他吧,这也是他交代的。”

我摇摇头:“不行,我还要找白墨。”

辛右沉默一会,道:“大圣有白墨的消息。”

“什么!真的?他在哪?”

辛右苦笑着摇摇头:“大圣交代我若是你不肯去,便这样告诉你,至于白墨上仙到底如何,我也不清楚。”

我沉吟一会儿,暗道大圣没必要骗我,为了白墨我也必定要走这一趟。

我和辛右化作本体,日行千里,在一座山头落下。

“石脆山?”

“就是这里,大圣就在此处,我还要赶回族中,就不陪你了。”

我朝辛右点点头:“保重。”

石脆山我是知道的,但从未来过,我隐隐感到大圣的气息,循着这气息迅速前进。果然行路不久,我就看到悬崖边坐着喝酒的背影,我心头一跳,那天强行关门裂缝的黑影恐怕就是大圣了。

“比我想象的来得快,要不要喝一杯,上好的桃花酿。”

我走过去,盘腿坐下,接过酒杯放在地上:“白墨呢?”

大圣瞥了我一眼:“啧,一点乐趣都没有。”

我急得要跳起来的时候他抿了口酒,朝后努努嘴,我顺着他望去,除了杂草什么都没发现。

“诶,再仔细看看。”

我走过去蹲下身仔细查看,一株焦黑得只剩下根须的植物被草草得种在那里,“啪”一声我的眼泪滴在上面,隐隐发出一阵焦味,我赶快擦掉上面的眼泪,抹了把脸,回头道:“你骗人!”

大圣朝我晃晃手上的酒杯:“你不喝酒可惜了。”

我在他身边坐下,望着崖下的山高水长。

“当年紫清在此处渡劫,白墨只是生长在崖边的一株普通的墨兰,恰好吸收了一抹紫气,要知道这紫气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就算是神仙也难得一见,这普普通通的兰花居然能吸收一抹紫气,这让紫清很感兴趣,把他带回了碧霄宫中。”

大神点点空酒杯,我赶紧给他满上。

“这兰花也是在争气,居然在碧霄宫修出灵识,兰花本喜阴,却因为你的眼泪滴在他身上强行改变了他,虽不能完全抗火,却也比一般的草木精灵强的多。他化作人形后因本体的墨色上有白色的斑斑点点,紫清便赐名白墨。三万年前,你被玄袍抓去,人间魔物肆虐,战火连天,民不聊生,紫清算出自己难逃此劫,你却万险之中有一线生机,这生机就系在白墨身上。紫清以身殉道之前将自己的记忆和一道紫气精华传给了白墨,这也是他年纪轻轻出身平凡却能身居上仙之位的原因。”

我记得那次我得了万年寒冰莲兴冲冲跑去献给上神,却被他拒绝,一个人跑到碧霄宫后花园里哭,我的眼泪带着灼热,滴在一株墨色的兰花上,把他烫伤了,原来那就是白墨。

“凤王决定赴死前就找到白墨,将你托付给他,又用秘法将心头血藏在他体内,白墨趁着大乱带着你匆匆逃离,隐去一切神力遁入人间,那时天界都以为你们二人也已经死在大战中,不想战后一万年,已经荒芜万年之久的梧桐岭上,一颗焦黑的梧桐树突然发芽,白墨就带着失去记忆的你出现在了梧桐岭,此事也惊动了天帝,很快,九天上下都知道天界多了一位白墨上仙和一位记性不好的红衣上仙。”

很多事情大圣讲的我都不知道,不知不觉我喝了很多酒:“那白墨怎么办?什么方法可以让他活过来?”

大圣连饮三杯,道:“很难。他本来资质平凡,机缘巧合之下被紫气硬生生提了阶品,现在一下打回原形再想恢复往昔的能力怕是很难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你倒是说啊!”我急得都想喷火了。

“我把他带到这里是因为这里毕竟是他第一次得到福源的地方,可以说是他的福地,就盼着能再碰到一次紫气,再用瑶池仙水每日浇灌,也许能起些作用。”

瑶池仙水倒是不难,只是这紫气却是万年难求,但不管如何,总归是有个法子了,我打定主意,踏遍九天我也要找到紫气。

“就算你把他救活了,恐怕也不一定会记得你,而且也不会有以前的上仙之力了,说到底,还是这次伤得太彻底,神力尽失,元神残破不堪,若不是我在关闭空间时眼疾手快将他拉了出来,恐怕连这根都要烧没了,想来他也是抱着必死的心去的。”

“他不记得我没关系,我记得就好了,没有上仙之力又怎样,我有就好了。”

我捏着桃花酿,一仰头,醇香的酒带着丝丝桃花香划过我的喉咙。

(未完待续)

下一章 | 第二十七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