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夜·随笔


刚立春,就下雨。

老天是有多按捺不住,雪还没落几场,就匆匆下起了雨!这该算是春雨罢,细细密密,扎在人皮肤上,没有一丝喜意,冰凉彻骨。

深夜,倚在床上静听窗外车轮碾过路面高低不同的声音。小城干涸了太久,整个冬天没下一场真正的大雪。被朋友圈里一张湿漉漉的大街的图片,瞬间激起了看窗外夜景的欲望。


黑夜把街灯点燃,大街上灯火通明,少见行人。只有密密麻麻的路灯矗立着,在湿漉漉的地面上反射出一团团光晕。不停地有轿车,卡车或客车,倏忽而过。

午夜驱车的,怕都是不得已的人吧?

就如深夜醉酒而归的胡sir,当他沾着两裤腿的泥点点,晃晃悠悠不分东西南北还能摸着自个家门的时候,我所有的诘问都卡在了嗓子眼里,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看着窗外呼啸而去的车辆,我想,他在归家路上,亦是为满屏的未接电话、担心他的妻儿和朋友感到一丝愧疚的吧?转念又想,心安理得呼呼大睡的他又怎会知道其他人联系不到他的兵荒马乱!人,就是很奇怪的动物,事件本身并不严重,只是因为未知而将恐惧放大了无数倍,自己吓自己,而已。

路灯下,有位行人,感觉很怪异,被伞堵着,看不清相貌。这么明亮的路灯,这么轻的雨,打了伞,还打着一支手电筒。手电筒的那一坨光亮,随着他走路的频率前前后后地晃动,那坨圆,在路灯底下显得微乎其微,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难道又是我多想了?那把手电筒,对那人来说,不仅仅是一把手电筒,或许还是孤单寂寥里,仅有的陪伴。透过那人,好像看到自己,站在悲伤的人群中,孤独地抵御彻骨透髓的寒意。


年少时很不理解那些在路灯下骑摩托车还开车灯的人,总想,这么亮堂的马路,何须再开车灯。

后来,看到一则故事,你肯定听过。故事说,有位盲人,走夜路的时候总打着一盏灯笼,有人笑话他:“你又看不见,点灯对你有意义吗?”盲人说:“我是看不见,但我提着灯笼,别人就能看见我了呀!”

再在常骑摩托的朋友跟前求证,果然如此。开着车灯,也是为了让其他的人和车看到自己!一盏小小的灯,原来也蕴含着大智慧。

有时候,看似点亮了一盏不必要的灯,其实点亮的是一条生命的安全通道。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将我的目光再次扯向了窗外,尽管是n线小城,然而在大街上,骑马奔驰的人也是轻易难得一见的。骑着马的男子,并非王子,但这也并不影响人浮想联翩。

金大侠的《白马啸西风》,青涩时读,曾为少年李文秀没有得到苏普的爱而神伤。后来,年长些再读,却又庆幸金大侠没有给李文秀大团圆的结局。李文秀美丽,善解人意,武功又高,而苏普,是再普通不过的哈萨克少年。李文秀深沉的一腔情意,被苏普无意践踏。我若是文秀姑娘的家长,定也不同意这门亲事的。

李文秀最终带着一颗被风沙磨砺过,又如野草一样坚韧的心,拉着白马一起走出了荒芜的大漠。金大侠写:

白马已经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这样的执拗,这样的结局,反而像个烙印,镌刻于无数人的心上。那深夜策马奔驰的男子,也在向往江南的桃红柳绿,还是因为娇妻倚门而待,所以归家心切?

思绪又飘远了,那些奔波在路灯下的夜行人,每一个人背后,肯定都有不为人知的故事。而我,就像一个窥探者,躲在窗户后面的黑暗里,观察着路过的每一个人,每一辆车,每一团光亮,天马行空,任由思绪放飞在初春的雨夜里,挖窃着属于别人的故事。

按照老式的过法,不到正月十五,年应该还没真正过完。只是在越来越快的城市化节奏里,人们或为生计、或为友情、爱情、亲情……不得不奔波在这雨夜里。

窗内,爷俩呼吸绵长,已然沉沉进入梦乡,满室温情。窗外,有个身影,却在灯火阑珊处!

夜正浓,雨沉寂,灯静然!细雨在夜里荡漾,你,在他的梦里荡漾。

end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篇碎碎念,算是一七年的第一篇文。不敢说今年将要完成什么样的任务。还是像蜗牛一样,朝着既定的目标,慢慢爬,慢慢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者:葛冰 贡献者:白羽毛_4695,艾尚伊芙 一、我的名字叫马贝 我的名字叫马贝。姓“马”好,马拉多納就姓马。我...
    bigtrace阅读 1,671评论 2 15
  • 为什么要自定义checkbox样式 浏览器默认的样式不统一 浏览器默认样式不符合设计需求 基本思路 通过label...
    老虎爱吃母鸡阅读 2,205评论 0 0
  • 京东与广东肇庆市政府合作,共建肇庆市云计算大数据基地近日消息,京东集团与广东肇庆市政府宣布已经正式达成了战略合作关...
    Stan森阅读 129评论 0 0
  • 今天学习论语第二十一则 原文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
    让文字温暖心灵阅读 84评论 0 0
  • 小青 素贞嫁给许宣时是小青托着素贞的手下的轿子,她看着他们一同进了堂中互相拜了天地。她心中有些微的痛,仿若是一根针...
    古樓阅读 43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