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小说作者:乔应

第一章 意外

对于魏衷来说来,苏庞是一个意外。

早晨去爬山,中午休息的时候,魏衷在山顶的餐馆里吃饭,人很多,熙熙攘攘,喧闹不绝于耳。

低头吃饭的时候魏衷总是感觉很多人都在偷偷看自己,抬头看才发现,原来人们是在看自己旁边的桌子。他有些疑惑,不由自主地侧头看了一眼,谁想到旁边桌子坐的那人也在朝这边看。

魏衷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旁边坐着苏庞,看了这一眼,魏衷也知道别人为什么要朝这边看了。

苏庞爬山留了一些汗,眼角染上了粉红色。几缕头发顺贴在脸颊,愈加显得净面内敛,唇红齿白,面如傅粉。

坐在那里不吭声吃东西,确实美不胜收。

苏庞看到魏衷有些意外,惊讶地朝魏衷笑笑。

魏衷的脸一下子红了,连忙扭头,手里的水杯一歪,撒了不少水在身上,慌乱中还失手打掉了筷子,他顾不得用纸巾擦干净,饭还没吃完,就急急忙忙地结账出来了。

苏庞是魏衷的上司。

前几天,魏衷晚上没睡好,早上起来有些着凉,开始只是轻微的感冒,魏衷没太在意,后来竟发展到高烧加腹泻,连续上吐下泻了好几天,最后实在没办法,魏衷只好请了几天假。

病的时候正赶上年末,公司最忙的时候,回来之后,魏衷手边的工作堆积如山。埋头苦干一整天,连晚饭都没顾得上吃,等魏衷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周围的人早就走光了,看了看表,已经10点钟了。

魏衷把桌上的东西收了收,挑了几样准备拿回家继续,扭头却看见苏庞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上司还在辛苦加班,手下的人却都先走光了。魏衷想了想,还是去打声招呼再走比较好。

“苏总?”魏衷敲了敲门。

“请进。”

魏衷推开门看到苏庞正在低头写字,抬头看到是魏衷进来,苏庞忍不住笑起来。“魏衷,有事么?”

“没什么事情,”魏衷挠挠头,“我要下班了,看到你办公室灯还亮着,就过来看看。”

“嗯,最近工作比较多。”

“已经十点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你感冒好点了么?”苏庞关切地问道,“不用这么着急来上班,再等等也可以,毕竟身体最重要。”

“已经全好啦,”魏衷摆摆手,指着自己桌子上堆着的一大摞文件,“工作在召唤我……”

“呐,这个给你。”苏庞伸手从下面拿上来一个袋子递给魏衷。

“什么东西啊?”魏衷打开袋子问。

“感冒药。”苏庞说,“不知道你对什么过敏,就多买了几种,下次生病的话别硬扛着了,提前吃上药吧。”

魏衷站在那里有些受宠若惊,抬起头看着苏庞。

苏庞虽然是魏衷的上司,平日里也经常和他打交道,但是魏衷和苏庞的关系却一直都不远不近。

无论什么时候见到苏庞,或者同事之间互相调侃,苏庞在人群中的话都不多,只是微微笑着配合。即使是工作上,手下的人做错事情也极少生气,也没见过跟谁特别亲近。

没想到还是一个挺有心的人。

“好,谢……谢谢啊,咕……”魏衷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

“晚上没吃饭,”魏衷有些不好意思地冲苏庞笑笑,道:“有点饿。”

苏庞笑着站起来,凑近走到魏衷跟前,说“那正好,我也没吃呢,一起吃吧。”

“你不是还有工作么?”

“明天做也行,走吧。”苏庞拿起外套。

“那我请你。”魏衷说,“你想吃什么?”

“都可以,挑你喜欢吃的吧。”

魏衷转身走到办公室门口,准备和苏庞一起推门出去。

“等一下,魏衷。”跟在后面的苏庞开口叫住了魏衷。

“怎么了?”魏衷回头问。

“既然是去吃宵夜,”苏庞凑近,把魏衷的领带解开,放进了自己口袋里,顺便帮魏衷理了一下领子,“就不要系领带了。”

苏庞靠得很近,魏衷能闻到苏庞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是魏衷很喜欢的味道。近处看,苏庞的眼睛生得很漂亮,唇峰微微翘起,和圆润的下巴连成饱满的弧线,将下半个脸的线条衬得很柔和,因为嘴唇微微翘起,看起来竟然有些像是在索吻。

第二章 交往

意识到自己一直盯着苏庞的脸,甚至在嗅苏庞,魏衷对自己的行为有些震惊,便赶紧屏住呼吸,僵在那里不敢动弹。

“走吧。”苏庞起身,神情如常,丝毫不见尴尬。

想到自己刚才的行为,魏衷的脸有些发烧,便也赶紧推门和苏庞一起出去。

两人一路走到离公司最近的食品街,过去才发现因为时间比较晚,很多店都打烊了,只剩下一家粥店还在营业。

“看来只能吃这个了。”魏衷有些不好意思。

第一次请上司吃饭只能吃到这个,未免太寒碜了一些,可确实也没有什么其他地方可选了。

苏庞看起来并不在意,把手机掏出来放在桌子上,自然而然地坐下,即使是在这家毫不起眼的粥店,苏庞却连屈膝的动作都显得气度优雅,让魏衷有些看呆。

有的人生来就是为了吸引别人视线的。

两人对座,面对苏庞,魏衷有些紧紧张张,倒衬的第一次来的苏庞轻松了。

“你进公司的时间也不短了,”似乎看出魏衷的拘束,苏庞笑着开口道:“还习惯吧。”

“挺好的。”魏衷老老实实地说,“虽然忙,但是我很喜欢这份职业。”

苏庞看着魏衷轻轻笑了起来。

很快粥和小菜就端上来了,粥上洒了些葱花和肉丁,还有一小蝶肉松,一时间香气四溢。魏衷早已是饥肠辘辘,便没顾得上说话,专心享受眼前的美味。

苏庞也没说话,魏衷抬头悄悄看了苏庞一眼,喝粥都能喝得一脸清爽,魏衷想,真是少见。

一时间两人无言。

但是就这样一语不发,只是低头吃饭,气氛确实有些尴尬,魏衷想了想决定找个话题先开口。

“苏总……”

“叫我苏庞就可以。”

“呃,苏……苏庞,你有女朋友么?”魏衷刚刚问出这句便后悔了,虽然是私下吃饭,但这总归是上司的私事,随便打听确实不好。

刚才着急想找个话题,头脑一发热竟然脱口问出了这个。

苏庞看起来并没有不快,只是看着魏衷笑了一下,道:“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我刚才也没多想就问了'魏衷有些欲哭无泪,也只能在心里呐喊,'我也后悔啊为什么要问这个',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因为你很厉害,是真的!”

看到苏庞呵呵笑了起来,魏衷觉得苏庞有些怀疑。虽然后悔刚刚问出的问题,但魏衷的的确确觉得苏庞很厉害。工作能力很强,待人接物也十分周到,想来苏庞的另一半也一定是一位成功女性,金童玉女,为人称赞。“从来没有见过你女朋友,所以有点好奇。”

苏庞安静了一会放下筷子,慢悠悠地说,“我没有女朋友。”顿了一下,又继续说,“不过确实有一个很喜欢的人。”

“是公司里的人么?”魏衷有些好奇。

“嗯。”

魏衷把公司里的人来回想了一遍也没想出,到底是哪个人竟然能让苏庞这样的人偷偷喜欢,甚至连表白都说不出口 。

“你是不是正在想到底是谁。”苏庞笑着说。

“对。”魏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老老实实地说。

“是你,魏衷”苏庞轻声说。

魏衷嘴里的粥还没咽下去,听到这句话,一紧张,差点就要喷出来了。

“咳……咳……什、什么?!”魏衷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苏庞。

苏庞神色依旧,看着魏衷。

“我说我很喜欢你。”苏庞又不紧不慢的重复了一遍。

魏衷感觉自己的血往脸上涌,呆了几秒钟,确定自己没听错,才结结巴巴的开口道:“可可我、我我是……。”

“我知道。”苏庞垂下眼睛说,“你不回应我也没关系的,我只是想告诉你。”接着他抬头看着魏衷,勉强笑了一下,“这样冒然告诉你,让你困扰了吧……。”

“没、没,”突如其来的告白加上看起来有些受伤的苏庞,让魏衷有些语无伦次, “我那个,我没困扰,真的,你不用……”

“没关系。”苏庞笑了笑,说:“和平常一样就好。”

第三章 调职

一直等回到家,魏衷才慢慢回过神来。

一晚上脑子里来来回回的,只有苏庞居然喜欢男人,苏庞喜欢的男人居然是自己。

和男人,魏衷想了想,和男人也可以么?

洗了澡躺在床上,魏衷翻来覆去地考虑明天该怎么面对苏庞。虽然苏庞说不必在意就和平常一样就好,但是怎么可能呢?

苏庞的表白像是把魏衷的心放在滚烫的热水上,放下就会烫伤,便只能一直提着。这让魏衷既难耐又煎熬,是苦是甜魏衷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滋味。

躺了很久,魏衷终于睡着了。

然后就梦到了苏庞。

魏衷躺在床上,扭头看到苏庞就躺在自己旁边,梦里的魏衷见到苏庞竟然丝毫没有惊讶。苏庞盯着魏衷看了一会,笑着伸手示意让魏衷过来,魏衷也没有迟疑,竟这样乖乖贴近到苏庞跟前。

看到苏庞,魏衷的心脏像气球一样充盈起来,异常雀跃,甚至有些飘飘然。这个困扰了魏衷一个晚上的问题,一瞬间,梦里的魏衷突然觉得这完全没有什么。

只要接受苏庞不就好了么。

想通这件事情的魏衷一下子浑身轻快,刚准备张口喊苏庞的名字。

一下子魏衷就醒了。

看了看表才凌晨5点钟。

魏衷坐起来想了想刚才那个含义不明的梦,细节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只剩下梦里那种满足感正随着清醒一点点消失。

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魏衷想接着睡,但是刚才梦里的情境交叉着昨晚苏庞的表白接替出现在魏衷的眼前,让魏衷有些口干舌燥,愈加清醒起来。

既然睡不着了,魏衷想,时间还早,不如去爬山好了。

魏衷租的房子离本市的一座小山很近,山不高,但也算是本市一处小有名气的景点,每天都有附近晨练的大爷大妈早起来爬山。

接着魏衷在饭馆就碰到了苏庞。

从饭馆狼狈出来,魏衷对自己有些气恼。看到苏庞笑着,那天晚上两人吃饭的“喜欢”就止不住出现在魏衷脑海里,简直让魏衷无法直视苏庞的眼睛。明明自己是被喜欢的一方,但现在倒好像是被苏庞通缉了一般。

今天见到苏庞一定要理直气壮些,魏衷暗暗决定。

爬完山简单收拾了一下,魏衷就去了公司,刚走进公司就被乔纪叫住了。

乔纪是魏衷的同事,和魏衷一样,也是个刚进公司不久的新人,两人年纪差不多。乔纪这人性格随和,人不错,一般没事魏衷就和乔纪凑在一起。

“魏衷,”乔纪叫住魏衷,“人事部叫你过去一下。”

“人事?”魏衷有些意外。

“对啊。”乔应笑笑,挤眉弄眼地拍拍魏衷道,“估计你要升职啦。”

魏衷走到人事部推门进去,发现里面只有苏庞的秘书,陈红一个人。

“陈姐。”魏衷叫了一声。

“魏衷。”看到魏衷,陈红亲热的笑了笑,“你来了。”

“嗯,人事部叫我过来。”

“哦,刚才主任出去了,让我帮忙过来,就是告诉你一下。”陈红说,“你被调到苏庞苏总身边了。”

“啊?”魏衷惊讶地看着陈红,“我调到他身边是什么意思?我现在不就在他手下么?”

“不是。”陈红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我马上就要生了,要请半年的产假,这半年要找人接应一下我的工作,苏总的意思是等到产假之后我再回来继续,就不招新人了。”

“那我的工作呢?”魏衷问。

“乔纪帮你做一半。”陈红说,“我的工作不忙,一般没什么事情,就是苏总出差你需要跟着,有事情需要的话苏总会直接叫你。”

想到昨晚,魏衷的心跳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叫我去接应你,是苏总自己的意思?”

外面陆陆续续传来其他同事进来上班的说话声,陈红左右环视了一下,突然凑近魏衷悄悄道:“是韩总的意思。”

看到魏衷有些疑惑,陈红又解释道:“韩纵韩总啊,这家公司的老总,不过,”陈红又压低声音,“我听说苏总跟韩总说可不可以换一个人,好像苏总的意思是不想用你,想换一个人来接替我,不过后来韩总没同意。”说到这里陈红又严肃起来,对魏衷说,“苏总人挺不错的,你好好干,可别有什么事情惹他不高兴。”

“知道了,陈姐。”魏衷说。

苏庞还特意跟韩纵说要求换一个人,魏衷想,昨天晚上苏庞的微笑和“没关系不需要回应”的话。

看来是要特意避开自己了。

想到这里魏衷有些生气,自己当时不是什么都没说吗,又没有一口拒绝苏庞,只是忽然听到有些吃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难道说一个公司以后两人连见面都不能吗。

第四章 出差

“苏总。”魏衷敲了敲苏庞办公室的门。

“请进。”

魏衷推门进去。

看到是魏衷苏庞愣了一下,开口道:“魏衷,怎么了?”

“我过来问一下那个调职……”

“哦。”魏衷还没有说完,苏庞便接过话说,“我原来跟韩纵说让他换一个人,不过他没有同意,他今天出差去了,等到他明天回来我再跟他……”

“为什么要换人?”魏衷有些生气,说得很快,“我不行吗?”

“当然不是。”苏庞急急忙忙摆手说,“我是觉得,”苏庞顿了一下,“你可能不太愿意,毕竟那天晚上……”

听到这里,魏衷不自觉的提高音量打断苏庞:“不要换了就我吧。”

苏庞看着魏衷有些惊讶,思考了一会才说:“没事你不用勉强的,没关系,我找其他人也可以,乔纪……”

“乔纪很忙。”意识到自己刚刚有些反应过度,魏衷赶紧解释说

“我的意思是既然已经是韩总的要求了,而且,”魏衷说,“我也并没有勉强。”

“真的吗?”苏庞眼睛一亮,看起来如释重负一般,“我以为你可能不太想看到我,你没有这样想真的太好了。”

苏庞很高兴地笑了起来,仿佛有魔力一般,魏衷的脑海里又禁不住浮现出苏庞的表白。

“陈姐已经把工作交待给你了吗?”苏庞问。

“嗯。”魏衷点点头。“你下周要去邻市出差,对吧。”

“是的,下周有事情需要出差。”

“好,我知道了。”

魏衷在网上预订了两人的酒店和机票,苏庞要在邻市呆整整一周。

苏庞这次出差,是替韩纵处理一些邻市分公司的业务,因为韩纵在其他地方抽不开身,便让苏庞替自己过去。

魏衷核对了一下苏庞的日程,除了跟各色人物吃饭应酬之外,还有各种会议,报告,一周的时间竟排得满满当当。

两人提前一天做飞机到邻市然后打车去了酒店,因为都是男人,也没带什么大件行李,但是舟车劳顿一天,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拿到房卡开门进去,魏衷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累了吧。”苏庞看着魏衷有些歉意地说,“洗了澡就赶紧睡吧。”

“没有没有。”魏衷赶紧摆摆手,冲苏庞笑笑,“是因为昨晚没睡好,那个苏总……”

“苏庞就好。”

“苏……庞,这几天有任何事情需要我帮忙的话直接告诉我就好。”魏衷看着苏庞说,“不过可能也帮不了你什么,”魏衷挠挠头

“但是工作上我能做的事情千万别客气交给我就可以。”

“知道了。”苏庞温柔地说,“睡吧。”

住在一起工作的这几天,魏衷才知道,苏庞其实是总睡不醒的那种类型。

这确实是魏衷怎么也想不到的一面。

因为平时工作忙,苏庞就强忍着不表现,任何人都只能看到他干练的一方面。所谓物极必反,由于精力有限,却又表现出充沛的模样,因此魏衷也才明白,平日里同事之间各种调侃玩笑,苏庞之所以很少参与只站在一旁,其实也是不想耗费太多精力在人际来往上,便选择了用微笑来掩饰。

苏庞其实是需要很多时间调整休息的,只不过他从不在外人面前展露。

然而邻市的事情非常不好办,让苏庞有些焦头烂额。

魏衷只是一个小职员,与其他人在商场上的斡旋,来往,都要靠苏庞,魏衷能做的也只有尽量把苏庞手里浪费时间的统计,总结写好。

连续熬了几天的苏庞精神非常差,黑眼圈十分明显,平日里皮肤就很白,最近又因为缺少睡眠,整个人显得有些惨白。

“你睡一会吧。”魏衷有些看不下去,对苏庞说。

“看完这些再睡吧。”苏庞指着电脑,又抬头对魏衷说,“你先睡吧,这几天跟着我跑来跑去的也很辛苦了。”

“你睡半个小时,然后我叫你。”魏衷坚决地说,伸手合上了苏庞的电脑,一字一顿,“现在睡。”

看着魏衷不满皱眉合上电脑的样子,苏庞忍不住笑了起来。

“怎么了?”看见苏庞含笑盯着自己,魏衷感觉脸渐渐发烫,'这样岂不是和小女生一样了',魏衷挫败地想到。

“魏衷。”苏庞轻声道。

“嗯?”

“和我交往怎么样。

第五章 交往

“交往?”魏衷觉得这两个字如惊雷在耳边炸开,心脏像是被重锤打过一样,不由得屏住呼吸。

苏庞笑了,似乎觉得魏衷这样子很有意思,两手扶住他的肩膀,缓缓就凑近过去。

魏衷终于意识到苏庞是打算亲自己的时候,嘴唇已经被贴住了,湿润的触感持续了好一会儿才分开。

“苏庞!”魏衷只能含糊地叫道。

听到魏衷的声音,苏庞身体僵了一下,抓住魏衷肩膀的手猛然松开。

似乎也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竟然亲了魏衷,苏庞对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可置信,局促地说:“呃……我……”

亲吻的感觉让魏衷的头皮发麻,此时完全说不出话来,只能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苏庞。

苏庞看着魏衷这样子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接着轻叹一声,低低说了声:“算了。”放弃一般伸手把魏衷抱得更紧,满足地长叹一声,又低头亲魏衷的的嘴唇。

甚至把舌头探了进去。

魏衷猝不及防,又被紧咬嘴唇,亲得呼吸困难,这下更是彻底无法思考了,甚至连像刚才那样叫苏庞的名字都不行,苏庞的气味和温度,就这样源源不断地传递过来。

终于因为那肆虐的舌头有些呼吸困难,反应过来的魏衷抵抗着推开苏庞,擦了一把嘴角,恼怒道:“你做什么啊?”

苏庞依旧紧贴着魏衷,眼睛黑得湿漉漉的,低声说:“我喜欢你,自然想亲你。”那声音如有魔力一般,“魏衷,你讨厌我吗?”

魏衷内心挣扎,明明知道应该立即拒绝的,但“讨厌”两个字是绝对说不出口。

“……讨厌倒没有……”

“既然这样,”苏庞打断魏衷认真地说,“交往试试又何妨呢?”

苏庞的气息渐渐逼近,已经又靠得太近了,他那奇怪的略带蛊惑的表情和催眠般的声音让魏衷有些不敢看他,想要扭头避开,却被苏庞扶住了后脑勺。

苏庞今晚太不一样了,要不是魏衷眼前的这个人长着苏庞的模样,正用着苏庞的声音说话,魏衷几乎都不敢相信这竟然是平日里轻轻淡淡的苏庞。

这个苏庞太有威胁,一字一句,步步逼近,让魏衷根本招架不住。

“不说话就算是答应了。”苏庞说。

辩驳的话没说出,魏衷就被苏庞再次揽住,还被用力往后压,以为又要被闭气亲吻一番,没想到苏庞只是顺着魏衷躺下,接着便响起平稳的呼吸声。

魏衷侧头看了看,苏庞已经睡着了。

最近真的太累了,睫毛投下的灰色阴影,加上连续熬夜的青色,让苏庞显得有些憔悴。

魏衷轻手轻脚起身,关了灯又找了毯子给苏庞盖好。

“叮—”魏衷的手机突然响了,屏幕在黑暗里亮起银光,想到苏庞正在睡觉,魏衷一把拿过手机,按了挂断,然后赶紧抬头看看苏庞。

还好苏庞只是轻微皱了皱眉,并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魏衷打开手机,是乔纪的电话。

因为电话被挂断,乔纪接着又发过来一条短信。“魏衷,出差顺利吗。”

“还好。”魏衷回复道,“苏总已经睡了,发短信聊吧。”

“最近你和苏总走得很近啊,”乔纪回复,还发了一个挤眼的表情,“感觉你们总在一起。”

猝不及防地提到苏庞让魏衷愣了一下,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便回了一行省略号。

“不过感觉确实跟你很合得来的样子。”乔纪又回道。

看到这里,魏衷有些疑惑,难道乔纪很了解苏庞吗,便回复道:“为什么这么说?”

“会做饭,人性格又温和,而且能力强,”魏衷能想到手机另一边乔纪掰着指头数数的样子,“你原来不是和我说你喜欢脾气好的人。”

魏衷想乔纪还真的很了解苏庞,因为苏庞是很少会谈及自己的类型,会做饭这一点是很久以前一次公司聚会,苏庞坐在自己旁边闲聊时才说起来的。

当时苏庞还问自己有没有女朋友,魏衷一直以为只有自己才知道苏庞会做饭,想不到乔纪也知道。

“你怎么这么了解他?”魏衷回复。

“这不是你和我说的么???”乔纪连发了三个问号,“你以为你平时都和我聊些什么?”

魏衷盯着手机屏幕愣住了,思考了一番,然后回复到,“我和你说的?”

乔纪发了个大感叹号,“对啊!咱们每次聊天的时候你都会提起他,说他很厉害,很崇拜他之类的,不知道的,”乔纪发了个大笑的表情,“还以为你喜欢他呢。”

渐渐习惯被苏庞含笑看着,甚至不自觉得也去看苏庞,总在人群里寻找苏庞的影子。

苏庞的喜欢像是墨汁一样一滴一滴滴到魏衷这杯清水里,虽然水的颜色没有变黑,但却也不是完全无色的了。

魏衷放下手机凝视着黑暗中熟睡的苏庞,清清楚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一声一声,不妙,魏衷想,这真的非常不妙

第六章 戒指

两个人一直忙到临走的前一天。

晚上八点,坐在回家的飞机上,魏衷解脱地长舒了一口气,明天终于可以休假了。

这几天真的太忙碌了,他和苏庞两个人每天最多能睡四个小时,自己仅仅是替苏庞打打下手,而苏庞还要处理各种事务,费神费力远在魏衷之上。

不过还好,魏衷转头看了看坐在旁边的苏庞,除了消瘦了一些,苏庞的精神还是很不错的。

“怎么了?”看到魏衷正盯着自己看,苏庞微笑着问道。

“没什么。”魏衷赶紧说。

距两人交往那晚起,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天。这四天里,因为工作,苏庞从早到晚忙的焦头烂额,魏衷也是累到回到酒店倒头就睡。

像这样悠闲地并排坐在一起,这几天来还是第一次。

苏庞看了魏衷一眼,起身,从随行的小包里面抽出一张纸和笔,写了几行字递给了魏衷。

“这是什么?”魏衷接过纸。

“这是我家的地址,”苏庞合上笔说,“你明天抽空把东西收拾一下,晚上就可以搬进来了。”

“搬去哪里?”魏衷惊讶地问。

“我家里。”苏庞说,“你会开车吗?因为我明天还得去公司,所以没办法送你,我把车钥匙留给你,你收拾好东西直接过去就行,给,”苏庞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递给魏衷,“这是我家大门的钥匙,可以吗?”

“我……搬去……你家?”

“对。”苏庞笑着说,“我们是情侣,所以住在一起是应该的吧。”看到魏衷目瞪口呆的样子,苏庞又凑近说,“你不愿意吗?”

“不是,”本来坐在苏庞身边就一阵阵血热,现在靠近的苏庞的脸让魏衷觉得更热了,赶紧说,“就是太突然了……因为我的房子还没有到期,所……”

“和我一起住的话就可以省下房租和水电,还有伙食,”苏庞循循善诱,“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想每天都能看见你。”

魏衷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也没法把脸别开,只能勉强说

“好……的。”

回到家魏衷便开始收拾行李。

一个人住,家里也没有太多东西,打电话给苏庞,苏庞说带上衣服鞋子之类的就够了,其余家里都有,魏衷装了半天,才刚刚把一个小包填满。因为没有到期便要退房,魏衷又和房东协商了半天。

离开的时候已经不早了,魏衷刚拿到驾照,又是晚上开车,特别是苏庞的车,便开得很是小心翼翼。

这么晚了,苏庞应该已经下班到家了吧,魏衷敲门的时候想。

“魏衷!”刚敲门,就听到苏庞急急忙忙地喊着自己的名字跑过来开门,打开门后,苏庞脸色青白,同时急着问:“你没事吧?”

“没事啊。”魏衷不解地看着苏庞,“怎么啦?”

“我下班回来看你还没有来,就给你打电话,但是又关机,想起来你说你开车不熟练,还是晚上,以为你……。”

看到苏庞竟然担心到如此地步,魏衷心里突突乱跳,只觉得口干舌燥,“抱歉,”魏衷按了按手机,“没电了。”

苏庞苦笑道,“幸好,我真的……”

“……”

“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感觉。”

“抱歉,”魏衷认真地说,“以后不会这样了。”

苏庞的家很简洁,除了必需用品之外再没有其他它多余的东西,因为大而空旷,魏衷觉得以前苏庞一个人住的时候一定很冷清。

然而住在一起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

早晨起来苏庞做好早饭,然后两个人吃完一起开车去公司,中

魏衷和乔纪一起吃饭,晚上下班之后魏衷靠在沙发的这一半边看书,苏庞则在坐在另一半看资料。

日子过得平凡又温馨。

“魏衷。”

“嗯?”魏衷抬头。

“这个给你。”苏庞轻声叫他,把手上的一枚戒指取下来。

魏衷看书看的有些困,没反应过来,盯着戒指发呆。

“这是我戴了很久的,”苏庞拉过魏衷的手指。

苏庞虽然没再说什么,但手指被套上戒指的时候,魏衷还是克制不住地脸红了。

这很明显了,这里面的心意苏庞不用说出来,用做的魏衷就能懂了。

魏衷面红耳赤地看着这个戒指,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东西能回送给苏庞,想来想去也只有自己的这块手表了。

魏衷摘下手表,有些不好意思地递给苏庞,“这是我妈送给我的,不是什么很贵重的表,不过是我身上最重要的东西了。”

苏庞猝不及防,愣了一会儿,把手表放在手心里看着,握紧,然后笑着抱住了魏衷,“送表是表白的意思吗?”

魏衷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时间就静止在这一刻然后被无限拉长。

第七章 圈套

对于苏庞来说,魏衷是一个意外。

作为苏庞从大学至今,近十年的好友韩纵曾经评价过苏庞,说苏庞是一个很适合竞争的人。

的确,这或许跟苏庞从小接受的教育有关。

他很小就明白,真正强大的人,从来都是赢得不动声色,搞得人尽皆知,永远都不是高手的做派。

所以大学毕业后和韩纵一起创建公司,尽管公司发展的风生水起,苏庞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坐到韩纵那个位置,屈居次要——那样天地更宽,更加游刃有余。

最重要的一点是,苏庞总是善于把自己掩饰得很好。

其实也算不上掩饰,毕竟一个人如果总是按照某种模式生活、交往,久而久之,也会分不清楚界限到底在哪里。

微笑着面对外面的一切,回到家休息、调整,然后再把密不透风的自己展现给别人。

然而调整是需要花费很多时间的,毕竟精力有限,物极必反,时间久了,苏庞的性格也就愈加内敛起来。

然后苏庞就碰到了魏衷。

魏衷是和苏庞截然不同的类型。

魏衷当初来面试的时候,是苏庞把他招进来的,其实论实力,前面的应试者有人远在魏衷之上,吸引苏庞的,是魏衷这个人。

魏衷是一个极其容易看懂的人,就好像一本书,可以毫不费力地随意翻阅。

他对任何事情的反应永远都直接表现在脸上,尴尬,困窘,高兴,生气,初出茅庐的青涩,即使在表情上有所掩饰,魏衷不经意间的动作和语气也会把他的想法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

因为魏衷的一览无余,和魏衷相处的时候不需要揣测,摸索。

和魏衷相处的时候可以轻松,随意。

和魏衷相处的时候不需要掩饰。

苏庞想,和这个人相处真有意思。

所以渐渐喜欢上魏衷也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情,一个人太容易看透,或许也是一种魅力。

看着魏衷,苏庞想,魏衷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

苏庞想,魏衷跟其他人在一起的嫉妒、失望、生气,这些情绪他通通不想体会。

他了解魏衷,知道魏衷很欣赏自己,这一点可能连魏衷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然后就是加班后的一次吃饭,这的确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苏庞没有想到吃饭的时候魏衷会脱口而出问自己,有没有女朋友。

魏衷略带困窘的表情明明白白地显示出魏衷有些后悔问出这个问题,但是又忍不住坐在那里猜测到底是谁。

苏庞想,不如就趁这个机会好了。

看到魏衷听到自己表白之后不可置信的模样,苏庞又赶紧显示出抱歉的样子,并信誓旦旦地说,没关系。

他太了解魏衷了,魏衷这个人心太软。

之后把魏衷调到自己身边,凭他在公司的地位调一个人到手底下实在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是这一点魏衷不需要知道。

魏衷只需要知道这是韩纵要求的,苏庞自己也没有办法,实在是无奈之举。

魏衷只需要知道,苏庞会怕他不愿意而要求和韩纵换人,设身处地得考虑魏衷的心情,这符合苏庞一贯的样子。

但是这么快就提出要交往,苏庞甚至对自己都有些吃惊,交往竟然就这样脱口而出,然后是亲吻。

这确实都在苏庞的计划之外。

亲吻的感觉的确很不错,但是就这样冒然出手,苏庞觉得魏衷一定会讨厌,本想忙着道歉,但是看到魏衷呆住的样子,苏庞想,算了,既然做了,不如顺水推舟好了。

那天晚上把戒指给魏衷的时候,苏庞没有想到魏衷竟然会回送给自己一块手表,还是他身上最重要的东西。

苏庞的心脏禁不住颤抖,直到那一刻,他才确定魏衷真得喜欢自己。

他抱着魏衷的时候想到,古人云,“得之,吾幸,失之,吾命。

他这辈子能得到自己最想要的,实在是很幸运了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四十三章 圈套 八月二十七,辰正。今日没有早朝,官家赵㬚晚起一个时辰,上过早课,精神正旺。由李丞禄陪着自内书房出...
    恒山派不要勺子阅读 174评论 0 2
  • Z7局之圈套 第一节 林木蒙着眼睛被领到一间屋子,眼罩被拿开,他缓缓的睁开眼睛,慢慢的适应了之后看到对面坐着一个身...
    幕若染阅读 212评论 0 0
  • 我的外婆,2016年1月18日走了。今日终入土为安。 我的外婆徐女士,一生温良,识得大体,知书达理,有礼有节。 我...
    七号厨房阅读 145评论 0 0
  • 秋季的室外一片萧瑟 想种些绿植缅怀一下早已过去的春天 可是 种下几颗种子,结果发芽一周就莫名其妙枯了 买了几支富贵...
    创意社阅读 687评论 0 3
  • 前端入坑纪 27 工作中的一个多选效果,感觉不算太难,就上传来分享下。 OK,first things first...
    kerush阅读 416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