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小说|升职

96
静夜风
2018.07.05 09:09* 字数 1632


周六中午,爱人回了娘家,儿子远在千里之外的重庆。无聊的我,炒了两个素菜,一盘豆苗和一碟花生米,又在楼下的湘菜馆,点了份剁椒鱼头。

一个人喝酒,实在没意思,我又想起了院里的老孙头。老孙头比我小,我也是跟着大伙一起叫,称兄道弟,不至于那么生分。

老孙头三十五六岁,按理来说,正值人生与事业的黄金期,十年了,却还在秘书的位置,一起来的都做了处长,再不济的,像我等庸才,也升了科长。

老孙头憋屈,两杯酒下肚,心里话翻江倒海的吐了出来。老孙头,在官场不得志,觉得升职无望,慢慢也就没了上进心,有事没事在网上写点东西,今天写写老秦局长,明天写写赵局长。

老孙头有一双千里眼,顺风耳,大院里的琐碎事,李局长几点回的家,王婶家的花猫昨晚又叫春了,总之,都逃不过他那支笔。就连对面小区,大旺给皮校长送蘑菇的事,都一清二楚。

老孙头中文系毕业,年终总结报告,写得天衣无缝,滴水不漏,正因为老孙头肚子里有货,才得不到重用,局长们怕他抢了风头。

甭说了,老孙头熬更守夜写报告,署名却是某某局长,他越想越来气。说到这里,老孙头一仰脖子又一杯下了喉。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慢慢地,老孙头写的文章,在自己公众号点赞数日益上涨,粉丝数量,也突破了四位数,在单位朋友圈里疯传。

前不久,老孙头写了一篇老秦局长,在公众号发表了,传到了县委办公室,这还了得,老秦局长的儿子在市委,万一传到市里怎么办?

单位的杨局长,把老孙头找来了,代表县委谈了话。小孙啊,你没事写写文章是可以的,现在全民写作时代嘛,可是小孙,你不能,总拽着那些局长的尾巴不放啊。

赵局长又说:覃局长都退休了,你就别写了嘛,你可以写那些小猫小狗,野花野草啥的。现在正打世界杯,你写点阿根廷,咋没进八强滴,德国战车怎么败给了韩国棒子,这不都是热点吗?

局长的谈话,老孙头全倒给了我,我呵呵一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这时老孙头夹了一块剁椒鱼头,伸进嘴里,筷子一松,鱼头一滑又掉在碗里,辣椒油溅在了老孙头的身上,脸上,还有那双小眼睛里。

真他妈的难受。老孙头脖子一歪,吐出一根鱼刺,不停地拭擦着眼泪。

过几天后,这个老孙头,又写了一篇送蘑菇的文章。蘑菇是送给皮校长的,虽然皮校长没要,但这邳校长,是杨局长的小舅哥呀,这不是含沙射影,跟领导过不去吗。

县直机关几位局长们,为这事,伤透了脑筋。这小孙啦,千万不能让他再胡咧咧,啥都往上写,这影响多不好啊。

老孙头写文章,被领导约谈了,自然有些情绪了。无奈,赵局长又赶紧把我叫了去,打听老孙头这几天的动静,他们担心老孙头又会胡编乱造。

小梁啊,你跟小孙走得近,他现在又在写些啥呢?不会又捅什么娄子吧,他到底想表达点啥呀。杨局长又插上话说。

我看这小子,是闲的慌。赵局长猛吸了一口烟,又扔在地下,茶几上有个烟灰缸都不放了,赵局长再用脚尖,狠狠地踩着那个烟蒂,看来,真的是急眼了。

他好像正在写一部长篇小说,叫红粉伊人来着,写到了第三节,马上要写第四节了,准备写财务总监王天顺,用美人计贿赂证监会某领导的事。我说。

这不行啊,汪天顺的公司,可是我们市的明星企业,县纳税大户,这一写那公司股市不会暴跌吗,这个孙猴子,不是在整事吗?赵局长惊呆了。

实在不行,就给他挪挪窝,老在一个窝里呆着,公鸡也会憋出个蛋来,赶紧换一个地方吧,去福利院怎么样,蒋院长下月要退休了。杨局长说。

那不行啊老杨,就那小子一去,还不得把咱俩,修福利院那点事儿,给整出个子丑寅卯来,不行不行。赵局长又说。

有了,荷花节开幕式的时候,分管扶贫工作的马副县长,说坎子沟的扶贫工作一直没有进展,正好缺一个人呢,把那小子整那儿如何?杨局长高兴极了。

我看行啦,实在不行,就给他弄个副科长干,不信那小子有官不做,在那鸟不拉屎的坎子沟,没得个三五年,他甭想回来,我这就给马县长说说这事。赵局长又坐在茶几边,点上了一支烟。

是呀,去了那山旮旯,我看那小子不脱一层皮才怪,看他还哪有时间写。杨局长又附和着。

没过几天,只见老孙头哼着小调,大包小包塞满了一车,告别了父母,吻别了妻儿,向坎子沟开去。

春华秋实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