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停止

很久没在群里冒泡了。

不知有没有人会想我呢?先自恋一下哈!

虽然这段日子多出来了,很多休息的时间,可以尽情的,肆无忌惮的吃吃喝喝,玩手机睡懒觉了。(毫无违和或负罪感,因为大家都在坐月子,停工,物流停运)可是相比来说,我还是更喜欢有规律的生活一些的好。

尽管是在过年期间,一场没有预料,毫无征兆的突变,若说没有受其它的波动和影响,那也完全是不可能的。村中禁足,设置关卡,从开始的心里慌乱无措,再到理性的去配合,这个过程对每个人都是需要一点时间的。这个时候你的日常就变成了一面照妖镜,因为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待在家里的时间会更多了,相处的多,接触摩擦相对升级,家成为了测试人性的修行道场。即便平时最最普通的日常生活,此时也在接受着考验。考验的是家人之间彼此的接受和包容度,验证着人们潜意识里那毫不曾察觉的情绪与品性。

也只不过仅仅一个月的时间。结果就有小夫妻吵架了,闹着要回娘家(即便是所有道路都不能通行)还有一家人打在了一起,家庭矛盾升级到,需要惊动了到警察(这才作罢)。

想想也是的,既然是家人,那么和和气气的在一起,相互舔食着伤口,彼此融化,互相取暖难道不好吗?为什么还要在这个人人恐慌的时候,要给明明最爱的亲人,报之以牙给予伤害呢!

一次突来的劫难,其实也是鉴定一次人性的节点。而在这一场变故里我也发现有好的一面。都说,活到老,学到老。这里的所指的“学”我觉得更多的是代表着改变。

这一点,这一次在爸爸身上完全淋漓尽致的体现着。此次YQ从最初的每户,每隔三天,只能出行一次,再到后来的完全禁足。爸爸过年一直得值班,依然在河对岸继续上着班。可是但凡爸爸每一次回家,洗完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清理烟筒(我们屋里的炉子烧的木材,所以很容易堵上)所以爸爸每次回家都要先通烟筒,接着清理烧过的炉灰,清理完毕以后他会把所有的垃圾通通倒掉。紧接着是在提上满满一桶碳,再准备上一竹笼子的木材,准备好晚上备用。所有的事情节奏一气呵成,爸爸才会坐下来好好的休息。吃过午饭就一会又该走了,走之前还不忘再把地给扫一遍。

刚开始一次两次的不注意,倒也不觉得什么,时间久了回回重复感觉我爸还挺搞笑的,也越来越可爱了。以前的那个暴君,现在居然变成了个奶爸,变成了一个超级暖的老头。

当接到通知(YQ最严阶段)不能回家了。爸爸他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自己在工作的地方,生锅冷灶的吃饭成问题,爸爸打电话第一时间跟我妈说的是,他先去给家里备点菜,送到设置卡点了,让妈妈想办法去取一下。妈妈却说家里好将就,地里的菠菜,蒜苗,随便凑合就能吃一顿。倒是爸爸以后自己做饭吃饭怎么办,让他赶紧先去超市买点面条,油,看看街上还有没有卖馒头的?都准备上(因为大家心里都没底啊,不知道这次的劫难究竟又会到什么时间)!

全村禁足的这段时间里妈妈却从未闲着。她就像金鸡报晓一样,每每准时尽职的打着鸣。提醒着昼夜交替,到时间了饿了吗?要不要吃饭?想吃什么呢?尽可能给我们变着花样的弄好吃的。时时刻刻的在提示着四时节气的轮回,立春了。该筹划着开始准备种土豆了。开地,划好沟渠,切洋芋种,为夏末的能有个收成提前做准备。

好不容易等到我爸回家了,两个人去地里又是大干一整天,这下总算把土豆全部给种上了。原以为妈妈又会喊这疼那儿疼的,贴上膏药躺着休息个好几天呢。结果第二天一大早上的喊着,天气变暖和了,她要把屋里的花都搬出去晒晒太阳,好好的浇浇水,看看这一个冬天给它干巴的多可怜滴呀。一边搬花盆,还不忘拍照给我看哈,蟹爪兰开花了,瞧瞧开的多好看啊!

自从秋天过后,蟹爪兰就被搬回到了屋子里面。放在一旁的角落里,本身因为怕它会积水烂根,所以一个冬季也就浇了一两次。可它且还是生长茂盛,花蕊蕾蕾,即便整整一个寒冬未见丝毫阳光,却在角落里静静地绽放,只因为无论经历者怎样的环境,任由季节交替,它都从未停止过生长。看到它盛情开放的模样,你是不是也会和我一样,豁然心情大好啊?

就是在此刻,这个严峻特殊的时期,爸爸妈妈却用他们最朴实,简单既无私的样子,诠释着,为人父母所该有的承担。无惧,无畏。小到家大至国,看看我们还有什么是一起不能去面对,去克服的啊?这就是一个炎黄子孙的脊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