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里长虫子是因为养宠物?| 手把手教你分析不靠谱的新闻


女童眼里长虫来源竟是宠物 (视频链接,可点击查看)​

这是一则在网上流传了几年的新闻。

眼里长虫,这这简直就是恐怖片里的情节,想想就可怕。如此有冲击力的场景,也难怪其隔三差五就被翻出来,作为“家里千万不要养宠物”有力论据之一。

​那么,这个新闻有问题吗?单论这个事件的真实性,没有。

人的眼里确实可以长虫子,这种虫子确实叫做结膜吸吮线虫,狗确实是这种寄生虫最主要的传染源。

问题在于,「人眼长虫子,宠物是罪魁祸首」这个观点,断章取义,非常荒唐!

​结膜吸吮线虫感染人眼的过程,非常复杂,牵扯的因素很多。这个新闻只把其中最抓眼球的,最能引起人们情绪的部分讲了出来。

我结合着新闻中的不合理之处,带大家了解一下这种「结膜吸吮线虫」的传播方式。

这种线虫的成虫寄生于狗、猫、兔子、豚鼠等动物的眼内,有学者曾从一只狗的眼睛中一次取出173条。

露天环境生活的动物群体中,这种线虫普遍存在。姚超群等学者在湖北的调查发现,取样的39条犬只中,有37条被感染。

这个数据,是不是非常触目惊心?

但问题也来了。

既然这种线虫发病如此普遍,为什么还能成为新闻?

​新闻中有一处非常奇怪: “这种病在夏天发病率高”。

按照新闻的逻辑,如果这种寄生虫是由于“人和宠物亲密接触”传染的,那怎么想也应该是冬天发病率高才对!

你问我理由?大夏天的你愿意抱着那些热乎乎的毛球蹭来蹭去啊!

结膜吸吮线虫只能生活在动物眼内,它的传播,需要借助一种名为「冈田氏绕眼果蝇」的苍蝇(再精确点儿,果蝇并不是苍蝇)。

这种果蝇有一种特殊癖好,它喜欢绕着眼睛飞,喜食动物的泪液。

正是它们携带着这种线虫的幼虫,传染给别的动物,甚至人类。

这也是为啥这种病「夏天高发」。

​由以上可以得知:

人眼里长虫子,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养宠物,而是被果蝇叮了眼。

有了这个结论,也就不难理解新闻中另一个不可理之处:这种病「婴幼儿和老人高发」。

就我所知,这两类人群,特别是婴儿,是最不可能和宠物亲密接触的。

他们自理能力弱,感觉能力差,这才是他们易感的原因。

文献中给出的防治方式是:

——由于传播媒介冈田绕眼果蝇多在户外活动,小儿应避免在室外或树下睡眠。

——同时要注意保持小儿面部清洁。奶渍、水果汁沾染面部应及时洗去,以防治果蝇叮眼而感染。

——适当限制养犬,提倡栓养,一旦发现犬眼感染应及时治疗。

​回到新闻中。

对于「冈氏绕眼果蝇」这个传播「结膜吸吮线虫」的罪魁祸首,新闻中只字未提,却将责任推到了同样是受害者的宠物身上。

这种新闻,除了吸引眼球赚取收视率之外,不单不解决任何问题,反而会引起更多的麻烦。


​下面,我开始吐槽了

我写科普文有好几年了,在「辟谣」这件事情上,真心感到非常无力。

谣言可以随便拍拍脑袋,天南海北想讲就讲,有时真的假的还混在一起,你还没法儿一下子否认。

可是辟谣就不同了,我得搜集一大堆文献,一点点分析比对,有理有据的写出来。

更要命的是,写出来大家还不一定爱看。

比如上文中我故意留下的那段括号中的文字「再精确点儿,果蝇并不是苍蝇」。

纠结这个,重要吗?

在阅读者看来,这是无效信息,简直多此一举。

可对于研究者来说,这可是十多年的光阴。


安徽医科大学王增贤教授是结膜吸吮线虫研究的权威,他从1981年开始系统研究这种线虫的生活史。

数年内他在安徽省捕捉了2万多只家蝇,进行感染实验却无一成功。

直到十年后,他终于发现「冈氏绕眼果蝇」才是这种寄生虫的中间宿主。

还要提到的一点是,这种果蝇在王增贤教授的研究之前,根本没什么人关注,以致最早将其错误的鉴定为「变色纵眼果蝇」。

在北京大学果蝇分类专家张文霞教授的协助下,这才确定了这种果蝇的真实身份。

十多年的时间,做了这么多工作,就为搞清楚这一点事实。

而这类新闻呢?

十年的时间,够做几十万段了吧。

​归根结底,辟谣永远赶不上制作谣言的速度。

好在这类新闻本身并不是无懈可击,哪怕相关的专业背景你一点儿都不了解,也能通过客观理性的分析发现其中不合理的地方。

不信?回头再看看我加粗的文字。

参考文献

王增贤, 陈群, 江宝玲, 王志成, & 沈继龙. (2002). 中国结膜吸吮线虫及结膜吸吮线虫病流行病学. 中华疾病控制杂志, 6(4), 335-337.

谢霖崇. (2010). 我国人体结膜吸吮线虫病的研究. 中国病原生物学杂志(8), 630-632.

王可灿, 王增贤, 王红岩, 胡跃, 沈继龙, & 钮建华等. (1999). 人体结膜吸吮线虫病与犬的感染关系的研究. 热带病与寄生虫学, 28(4), 216-218.

Wang, Z. X., Shen, J. L., Wang, H. Y., & Otranto, D. (2006). [an update on the research of human thelaziosis]. Chinese Journal of Parasitology & Parasitic Diseases, 24(24), 299-303.

姚超群, 牛安欧, & 戚增垣. (1986). 老河口市结膜吸吮线虫保虫宿主感染情况调查. 华中科技大学学报(医学版)(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