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城亚丁丨行过最长的十公里,收获最多的帮助和回忆【辞职西行·五】

2018年5月14日,稻城亚丁一日游。

往日印象中的一日游,是关在车子上听导游背完所有解说词,到了被商业精致打磨过的景点,沿着被规划得最佳却也最大众,甚至可能有点无聊的动线走一遍。

但是稻城亚丁的一日游,却不是这样的,这应该得益于稻城亚丁是一个大景区。

稻城亚丁里面分两条徒步路线——短线往珍珠海,看仙乃日神山倒影;长线往海拔4800米的牛奶海、五色海。最值得庆幸的是,脚下的稻城亚丁,没有建成的索道、没有完整的步道,我还能看到原始素颜的稻城亚丁,还能看到趴在一个洞口挖虫草一挖就是一小时的藏民。

由于进藏已经四天,大家的身体对高原适应得差不多了。于是为了能让我玩得开心,爸妈和姨妈决定不需要我的帮助直接冲顶,让我有更多时间逛逛短线和一些有趣的地方。孤身一人的稻城亚丁徒步开始,然而一路遇到太多有趣的人。

挖虫草的藏民大叔

前一天入稻城亚丁途中,遇风雪。第二天,也就是稻城亚丁徒步的当天,多云间晴,不晒不雪。司机师傅说,这天气徒步还是很舒服的,紫外线也没那么强。五月份的稻城亚丁,植物还没有开始生长,懵懂的山色在昨天雪后,没有传说中那么惊艳的美,反而有点懒散。

进入大景区范围的
徒步入口的玛尼堆

正是雪融的日子,路上碰到很多结伴背着箩筐的藏族妇女。身边有游人问她们去干嘛,她们说去山里挖虫草呢。

大多数人下了旅游大巴以后,便紧接着换上长线接驳车,赶着去牛奶海、五色海打卡。我想着短线往珍珠海方向,人少少,慢慢走。走到一个高处围栏,下面是一大块空地,看起来有点像因为枯水期而干涸的水域,我以为这便是珍珠海,有些失落。看到有女孩子在空地上玩耍、拍照,于是我也走下围栏。走在半融化的雪地上,看着远处亚丁三大高峰之首——仙乃日——被当地藏人尊为“观世音菩萨”的神山,我突然觉得有点像电影《情书》里,博子对着雪山大声喊着“你好吗?”“我很好。”的那一幕。

仙乃日观景台

走回围栏上,以为短线之旅到此结束,准备找人帮我拍个游客纪念照。正好有个藏民大叔坐在仙乃日观景台的边上,看着来来往往的游客。我发现他是刚才拿着锄头从雪地另一边走过来的人,我请他为我拍照。拍完之后,大叔同我在观景台旁闲聊了几句,问我是从哪里来的,来玩多久。我告诉他我此行目的地是拉萨。我说我看到他从另一边回来的,问他是不是景区内的生态保护员。他说不是的,他拿着的工具是去挖虫草的。作为医生的姨妈,对高原虫草很有兴趣,感叹正当挖虫草最好的时节,如果能跟当地人一起去挖虫草会是不错的体验。

我说:“现在正是挖虫草的好时候吧。刚刚一路进来也碰到好多背着竹筐的本地人呢。还有游客已经在跟他们问价了呢。”大叔说是的。我问挖虫草是否是家庭重要的经济来源。大叔说,虫草也就是这个季节挖,现在也很难挖到特别好的虫草了。能挖到优质富余的,偶尔也会拿去市场卖。现在天还冷,等到再热一点,家里的农活才是日常的活儿。“你看眼前这座山,叫仙乃日,是我们的神山,每年我都会去转山。”“转一圈得好久吧?!”我惊叹。“我一般会沿着山脚转三圈,要一个月左右。”大叔回答。

这是我第一次进藏,没有做攻略没有太多准备,四天以来在藏区所见所闻都让我很受震动,内心存有一份最大的尊敬。直到结束川藏行,依然对藏区的人、事、景念念不忘,为此去看了《冈仁波齐》《转山》等电影,才知道这些风俗在藏民心中的份量,让我更加感到敬畏。

已经走近很多,但仙乃日看起来依然没有变化

“小姑娘,从平原来一趟不容易。既然来了,入乡随俗,我建议你去转转湖吧。”于是大叔让我从他指的方向去走,那是往深处的地方,看起来没有更多风景。“你从左手边走,不要向右边。”大叔重复了第二次,“不要走右边,往左手边走,第二个路口再右转。”

我走到分岔路口,拍了几张照片,停下来看着牌子上指着观景台向右走。我内心想着是不是大叔不知道有新修好的路,我还是按着指示牌走吧,于是我右脚刚跨出去,就被叫住了。“小姑娘,往这边,左边走。”我回头看到刚刚那个藏民大叔微笑地看着我,旁边多了几个本地人在聊天。“藏族习俗讲究顺时针,所以你要从左边走,第二个路口往右就围着湖转了一圈了,这样是顺时针。”我才明白为什么一直强调让我从左手边走。我不断道谢之后,开始了顺时针转湖,企图体会一下藏民们祈愿的心情。

转湖途中景

终于在转湖最后1/4的时候,我看到珍珠湖青幽幽的水面倒影着神山仙乃日。时间已是中午,视线最佳的观景台上,一部分人拿着相机手机拍珍珠湖和仙乃日的同框,乐此不疲;一部分人吃着随身干粮,感叹即使是阴天,稻城亚丁也有它的美。

仙乃日珍珠湖同框啦

超有气质的夫妻

此时,正巧又碰到了刚刚在仙乃日观景台上,我为他们拍照的夫妻。在珍珠海的观景台上我们又互相帮拍了纪念照片。夫妻俩特别有气质,来野外徒步也穿得考究,并且没有被不宜运动的衣衫束缚,而是放慢脚步品美景,拍照时,两个人彼此笑得温柔。后来在冲刺长线的时候,又碰到他们,阿姐惊喜地笑着,说了一句“太有缘分了”,阿哥就笑着站在她身后。觉得自己在旅途中遇到这样好的人,人间还是值得的。

豪气导游大哥

从短线撤回到徒步线起点的时候,已经中午快一点了。我身上没有带现金,但去长线起点的接驳车只接受现金购票,问了一些游客,自有不应或者也没有带钱的。后来找到一个大哥很爽朗地就同意帮我换钱,我松了一口气:“刚刚找了好多人,不是没钱就是没人愿意跟我换。真是谢谢你了。”他说:“现在很多人不带钱,碰到这事情多了。”感觉听口气不像是游客,我问:“大哥你是当地人吗?”大哥说:“我是导游,遇到这种事,能帮则帮吧。”

短线折回的路上,天气稍有好转

一路carry我的阿姨团

长线徒步起点

去长线起点的接驳车上,除了我以外,有一对年轻男女,还有四个看衣服色彩就知道很活泼的阿姨。在长线徒步的路上,我发现其他人的方法都一样——按照平原走路的速度行进,累得不行的时候才停下里休息或是吸一口氧气。我就比较特立独行一点,步频和步幅都比正常要低很多,而且喘气强烈且均匀(……),以至于阿姨们始终不放心我:“小妹,就你一个人哟?那你快跟紧我们,一路上有个照应。”“小妹啊,我看你体力好像还不如我,走不到牛奶海就别去了。”“听说到舍身崖还要四十分钟,舍身崖再往上到牛奶海还得一个小时左右。来回一趟至少三个小时,好像这个天气又要刮风下雪,也没啥看的,别去了吧,免得误了最后出景区的车。”

阿姨们边叨叨,但又不服输地一个拉一个走到了舍身崖。好希望自己老了以后,也有这样能一起叨叨一起玩的精力和同伴。

舍身崖

仗义好玩的小姐姐们

走过舍身崖之后,天气转阴,风雪突然降临。一个转折道路开始变窄,让本来已经就是hard模式的徒步更艰难。阿姨们考虑到时间和路程,已经不再往前走了。舍身崖转弯后,高大的雪峰巍然屹立在我面前,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雪山,都要被这种感觉感动哭了。

我又落下一个人,从山下下来的人们,有对我说:“没啥好看的,撤吧。”更多的还是跟我说:“加油啊,没多久就能到顶了。”可能在这种极端环境下,我登顶的原因不单单只是为了看风景这么简单,更多是想看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可能有些人会觉得这种所谓的突破自己比较无谓,但是日常生活和工作,经常被太多东西牵制,而不能随心。现在有这个心就跟自己磕一下。

舍身崖后的一个观景台

走着走着,因为大家的步速比较一致,身后的小姐姐开始跟我聊起来。“你怎么也一个人呀?”“我朋友落在后面呢。你呢?”“我家人在前面了,我刚刚先去了一趟短线。”“那我们一起走吧。”

且称小姐姐叫乔治。发现乔治小姐姐除了有一条大围巾以外,穿得很单薄,脚脖子都没有抱起来,而此时风雪加大了。我问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或者往回走,因为我自己全副武装了都还觉得冷。她说不,她没跟她朋友一起就是想自己登顶去。乔治大步往前走的时候,真的不觉得她冷,但看到她的脚脖子冻得发红还是觉得她肯定很冷。这种死磕精神和她精致柔弱的外型真的不太搭咧。“吃点东西补充体力吧。”她掏出一罐巧克力豆分给我。“哈哈,这个我也买了。”“补充好体力才行,这种环境还是要有个照应。我的三个小伙伴互相照应着,你就跟着我一起吧。”

快到挂经幡的地方的时候,乔治突然有点高反,不像之前走得这么轻松。我们停下休息了一阵。她说突然有点后悔没有带氧气瓶。我说:“我这儿有葡萄糖,听说比吸氧好,我喝了一些,你也喝一些吧,还挺有用的。”这一休息就等来了乔治的同伴。有缘分的事来了,第一天在土司官寨叫我帮拍照的娜娜,居然是乔治的同伴之一。“哈哈哈好有缘啊,又碰到了。那天娜娜说她的同伴都因为天冷不愿下车,原来是你们。”

大风大雪也要来个自拍纪念一下

此后,又是我俩先走。“怎么样,登顶吗?五色海。”“去呀,为啥不去。”“好,一起。”

路上聊着乔治的同伴,贝贝抱着氧气瓶和一个叫大宝的男生一起走。乔治说自己女性朋友不算多,贝贝是她最合拍的女性朋友。她们俩91年的,但是结婚早,小孩都打酱油。一旦想出去旅游的时候,两人搭伴特别容易,抛家弃子放肆一段时间,才有精力回去再面对生活的鸡毛蒜皮。娜娜背着氧气带走得更慢一些,乔治说她的速度慢一个是因为高反,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无论见到什么都要拍照。娜娜和大宝是她们拼车认识的,这趟只走川西环线,乔治觉得不去拉萨是有些可惜了。

到达牛奶海,我和乔治很兴奋地在湖边晃来晃去。大宝过来跟我们说:“我刚刚试了一下牛奶海里的水。”“怎样,圣湖的水啥感觉。”“emmm…就是依云水的味道。”

传说中依云水味道的牛奶海

后来下山的路上,大家一起走。贝贝和乔治知道我中午只吃了一颗苹果和一些糖,便一直分吃的东西给我,说要我补充体力,她们中午是吃够了才来的。就像哆啦A梦的口袋一样,贝贝的口袋真的是可以一直掏东西出来塞给我。

解放大官人说走就走小分队

“我觉得我们要走得慢一些,像这位小姐姐,她走得这么慢,但是一直都和我们在一个行进距离上。我觉得我们这么赶一段路,又坐下休息一段还没有她这么匀速慢慢走的好。”上山时,经常多次碰到几批速度差不多的人,但是听到这个评论我还真是哭笑不得,不知道这是夸我登顶策略对,还是嫌我走得太慢。

“你也是被抖音骗过来的吧。”那个评论我的男生问我,且称他大洋。“稻城亚丁这几年在哪里都宣传得蛮火,就是不知道要拿命来看景。”我绝望地回答。

下山的时候,我和大洋一起。他说他们是一群人组团自驾进藏,川进青出,11号时从南京出发,预计走20几天,走可可西里无人区出,我听到就兴奋。

“我们这个团现在20几人,这两天还有人准备从西安、成都赶过来。”“这么强的号召力,怎么做到的。”“你知道斗鱼有个网红叫解放大官人吗?”“不知道。”“做电竞的,是我表弟,这次召集就是在斗鱼上,每天都还在直播。”

大洋说,5月6号的时候,发了第一条斗鱼信息,说要自驾走川藏,当天就有人问是不是定了,得到肯定答案之后,就立马辞职(未遂,但是还是来了)从深圳赶到成都,学了一星期摩托,考了牌照,买了一辆新的哈雷,就上国道了。我内心一阵佩服的卧槽袭来。

大洋又说,还有一个广州的小伙子,5月10号丢下手头工作,连夜从深圳开车赶到成都,参加这次自驾。一阵佩服的卧槽再次袭来。说着,刚好一个小伙子叫了声洋哥。大洋说:“喏,就是他,广州连夜过来的。”

“刚刚听说了你的英勇事迹。话说你们公司这么放松的吗,放你走?”“我就提了,也没什么好交接的。”“好佩服你的说走就走啊,不会觉得太草率吗?”“解放大官人我关注了好多年了,挺喜欢的,而且自己想走川藏线很久了,一直没有合适的同伴,这次这么好机会,错过才是可惜。5月6号发的征集我没看到,不然也不会10号才连夜赶过来。”“你连夜赶过来,不休息?顶得住第二天就开始行程吗?”“我从广州开到遵义我家那边,休息了两个钟头,然后才一口气赶到成都汇合。”

这段信息和对话,挺震动我的。不觉得他们草率,当然也不吹这种说走就走的辞职,就是单纯觉得在综合衡量过后,能够选择更纯粹一件事情去完成的人,需要勇气也值得尊敬。

我问了一句:”你们车上还有座位吗,我也想走青藏呢。有女生吗?“”有啊,有三个妹子,而且好多人都是一个人开着车来的。位置多了去了。”“那看我们时间能不能再拉萨碰到,要是碰上的话,我就加入你们呀!”“好啊,说定了。”

走到长线尾巴,大洋说谢谢我跟他一起走回程,中间还休息了这么长时间,要是没有我他可能走不下来了。

回程途中偶遇的“鹿回头”

没有信号却很多人关心的最后时刻

从舍身崖往上,我的联通就丢失了信号,就算折回到起点也还是没有信号。大洋先搭上车回去了,我跟比我们早到的贝贝乔治在起点等娜娜。又是卖萌又是唱歌地转移接驳车大哥的注意力,大哥也回藏歌给我们,乐此不疲。

娜娜终于在最后倒数的人流中出现了,拿着大氧气袋,看起来气色不太好。第二天就听说她因为高反太严重,从稻城的机场直接飞回了家。

七点多回到景点入口,手机终于有了信号,阿彬问我有没有赶上车,广州的好友问我的10公里怎么样,爸妈和小范哥打了无数个电话,担心我回不来。这种挂住真的很暖心呀~~~~

可能就是在这种极端环境且极端天气下,大家相处会更无嫌隙,更多是帮助。现在回想起那一天,路上遇到的每个人都这么可爱,大家的分享都这么真实,觉得真好。

7小时17公里打卡纪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