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文 《如果我爱你是种罪》 顾锦时 苏桃

第1章:订婚之夜苏桃被压在柔软的大床里,精致的小礼服被撕的破烂不堪,身下的底裤也被扔到了地上。背后的男人,面色冷峻,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身下用力的一次次往前挺进,没有半分怜惜。“顾锦时……”苏桃艰难的开口,声音不经意间带着如水的魅惑,“你是不是疯了?今天是你的订婚宴啊!”她脸上布满羞辱的泪水,眼中也是一片茫然空洞,与这间卧室外面的热闹喜庆,形成鲜明对比。今天,是她背后的男人,玉城最大的家族顾家长子顾锦时,与苏家大女儿,自己的姐姐苏樱的订婚典礼。“呵呵……”顾锦时完成最后的冲刺,终于满足的冷笑了一声,随后便冷漠的起身,开始穿衣服,“那又怎么样?只要我顾锦时想,就是在新婚夜上,我也可以干你。”苏桃看着眼前冷漠的男人,眼泪控制不住的又一次决堤,她是多傻多贱,才会爱了这么一个无情冷漠的人。顾锦时看到苏桃的眼泪,心中一阵烦躁,大力的捏住苏桃的下巴,“哭什么?今晚的女主角不是你,失望了吗?”“我没有。”苏桃用力的将脸侧到一边,她有什么资格失望,她不过是苏家的一个私生女,是谁都可骑到头上的低贱存在。“没有就好。”顾锦时一把甩开苏桃的下巴,一种腻滑的触感在他指尖蔓延,“我喜欢有自知之明的女人,即使是做我的情人,也是你的荣幸。”顾锦时系好最后一颗纽扣,便踏着大步走向了门口,最后还不忘冷冷道,“哭够了,就赶紧穿上衣服出来,我可不想明天的头条被苏家小女儿的艳照门抢了。”“砰”的一声,眼前的门被无情的关上,苏桃死死的咬住自己的下唇,任凭泪水无声的流淌。这个男人她爱了三年,从最美的十七岁开始,以最让人不齿的情人身份,现在是不是该结束了呢?空气中还弥漫着情爱过后的味道,可温度却冷得苏桃全身发抖,她艰难的爬起身子,双腿之间的疼痛,让她发出低低的呻吟声。苏桃吸了吸鼻子,看着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印记以及已经破烂的礼服,心中一阵绝望。这时,门口响起了激烈的敲门声,“二小姐,你在里面吗?大小姐找你呢!”是家里的佣人。“好,我知道了。”苏桃勉强大声回应。“快一点,还挺会摆谱!”佣人不耐烦的催促,然后才转身离开了。苏桃苦笑了一声,这就是自己在苏家的地位,连一个佣人都看不起自己,更别说这家的主人了。她下床来到衣柜前,之前的那个礼服已经不能穿了,可是衣柜中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她选了半天只好穿了一件红色长裙,正好将身上的印记遮一遮。苏桃打开房门,她跟下人们一起住在一楼,一出去就是客厅,她一眼就看见顾锦时搂着苏樱,正笑容满面的跟客人们打招呼。两人看起来是那么般配,顾锦时笑的那么开心,所以,他是真的爱着自己的姐姐是吗?“你什么意思?”忽然一个尖利的声音在耳边想起,苏太太用力在苏桃胳膊上拧了一下,“你穿的什么?故意给苏家丢脸是不是?还不滚回去换掉!”苏桃疼的眼圈一下就红了,小声道,“对不起太太,那件礼服让我不小心弄坏了。”“你……”苏太太气的神情狰狞,“真是下贱的东西,跟你娘一个德行,配不上好东西,赶紧滚回去吧!别在这儿碍眼!”苏桃点了点头,刚转身想离开,就听到身后响起苏樱甜甜腻腻的声音,“二妹啊,你终于出来了,快过来啊,我介绍你姐夫给你认识。”

第2章:贱人的女儿苏桃闻言整个身子一僵,呆立在原地,指尖深深的嵌入到掌心中,却还是控制不住身体的抖动。苏太太在一边见她没有动作,又狠狠地在她腰间拧了一把,“贱丫头,想什么呢?还不赶紧过去!”苏桃疼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迎上苏太太狠辣的目光,却不敢再耽误,胡乱的擦了一把脸,便转身走向了两人。客厅华丽的水晶灯绽放着耀眼的光芒,灯下那一对佳人,脸上同时带着高高在上的冷漠,仿佛看笑话一样注视着自己。注意到顾锦时冰冷的目光,苏桃感觉自己的每一步都踩在心脏上,一步步向前,疼得让她几乎无法呼吸。“锦时,”苏樱身子柔软的靠着身边的男人,“这是我妹妹苏桃,她从小在外面长大,妈妈很早就不在了,所以有点不懂规矩,你别在意。”苏樱的一番话,表面上在帮苏桃解释,其实所有人都听出来了,这个苏桃就是苏家在外面的私生女,是个贱人生的女儿。苏樱见所有人开始对苏桃指指点点,这才满意的笑了笑,“二妹,这是你姐夫,顾氏集团长子顾锦时。”苏桃缓缓的抬起头,努力了几次之后,才终于弱弱的喊了一声,“姐夫。”她感觉到自己的心终于痛的没有了知觉。顾锦时闻言面不改色,清冷的目光仿佛第一次见苏桃,不在意的开口道,“以后这样的人,就不用介绍给我认识了。”苏桃感觉心尖又是一紧,一阵难以忍受的痛,瞬间传遍全身,她甚至感觉自己随时都会晕厥过去。她指尖更加用力的刺向手心,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忍住眼底的汹涌泪水。顾锦时却没过瘾似的,接着说道,“反正咱们结婚后,你也会搬离苏家,这种碍眼的人再也不会看见了。”苏樱脸上的得意一闪而过,很快便同情的看着眼前的妹妹,“锦时,这也不怪二妹,是她妈妈不知廉耻罢了。”苏桃一听到苏樱这样说自己妈妈,顿时有些薄怒的瞪了过去,却没想到顾锦时说的话更加过分。“有其母必有其女!她也不会好到哪儿去,樱,你以后可要离她远一点,不要被带坏了。”“不会啦。”苏樱挑衅的迎上苏桃的目光,弱弱的开口道,“好了,锦时,你别这么说了,我二妹都生气了。”“生气?”顾锦时挑了挑眉,更加残忍的开口,“看来是被我说中了。”苏桃再也待不下去,愤怒和委屈在心底交加,她双眼通红的看了两人一眼,便转身跑了出去。她一路不停歇的跑出了苏家,可是看到马路上的车水马龙,却发现自己没有可以去的地方。    她无声的流着眼泪,跌跌撞撞的来到了苏家后山的一个小山脚,在这里,有一块小小的木牌,是她为母亲立得墓碑。苏桃一下子跪在墓碑前,终于放声哭了出来,“妈妈,我是不是错了?不该来到苏家,不该爱上顾锦时,更或者,我当时就应该跟您一起去死。”苏桃一直哭,这么多年,只要她在苏家受了委屈,就会一个人偷偷跑来这里。只是这一次,她一想起顾锦时的那些话,那样冷漠的表情,她几乎心如死灰,泪水如何也止不住,最后竟不知不觉晕了过去。

第3章:你去陪陪他苏桃是半夜被冻醒的,她苦笑了一声,果然就算是自己死在了这里,也不会有人发现。她踉踉跄跄的起身,然后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苏家,敲了好久的门,下人才骂骂咧咧的给她开了门。苏桃简单的梳洗了一下,便去睡觉了,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她才刚入睡,却被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这是顾锦时给她买的手机,也只有顾锦时知道她的号码。苏桃看着手机屏幕跳跃的名字,死死地咬住下唇,却不想接通。曾经,只要这个铃声一响,她的嘴角就会不经意的翘起。可是,随着时间慢慢推移,这个铃声已经变成了一种折磨,变成了苏桃最害怕却也最想听到的声音。电话那头的男人显然有极好的耐心,苏桃明白,只要自己不接通,他就会一直打过来。她想,或许自己也该跟他做一个了结。她还是接通了电话。“今天上午十一点,景胜大酒店门口等我,穿的正式一点。”顾锦时的声音劈头盖脸的传来,还不等苏桃回应,就已经挂断了。苏桃看着黑屏的电话,尖锐的虎牙将嘴唇咬出一个小血洞,直到血腥气蔓延开,她才回过神。她下决心,今天一定要跟顾锦时摊牌,既然他已经变成了自己的姐夫,那么她也是时候离开了。再留恋下去,就真的变成他们唾弃的贱人了!苏桃又强迫自己睡了一会儿,接近十点钟的时候,才爬起来,从衣柜中翻出她新买的小西装,本来是用来面试的衣服,没想到第一次穿,竟然是以一个情人的身份。苏桃将衣服利落的套在身上,又简单的画了一个淡妆,才急急忙忙的出了门。到了景胜大酒店门口,时间正好到十一点,苏桃没等几分钟,就见顾锦时出现。他穿了一身黑色西装,剪裁得体,与他英俊容貌相得益彰,他的目光在看见苏桃的时候,莫名的亮了几分。苏桃的身材很好,刚满二十岁的女孩,就像刚熟透的蜜桃,在职业装的包裹下,前凸后翘,十分诱人。顾锦时阔步上前,然后大手一伸,在苏桃挺翘的屁股上狠狠地捏了一把,眼中的不屑却毫不掩饰,“你还真是个尤物。”苏桃下意识的往旁边躲了一下,轻声道,“一会儿结束之后,我有话要跟你说。”“好啊。”顾锦时一脸的不在乎,眼中隐隐跳跃着算计的光芒,“正好,我也有话对你说。”两人一起进了电梯,很快便停在了十一楼,苏桃的脸色变了变,不解道,“这里不是客房。”总,你过去陪陪他。”苏桃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她有些不明白的看向顾锦时,嘴巴张了张,却发不出任何声音。顾锦时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声音冷了几分,“聋了吗?我让你过去陪陪陈总。……未完待续……篇幅有限阅读全文佳违心L901901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傲娇哇 一、【前世】 桃花谷,桃花林,桃花落,微风袭来,芬芳了几百里。 远处,一拢红衣,玄纹云袖,席地而坐,男...
    傲娇哇阅读 728评论 14 17
  • Excerpt The writer, his eye on the finish line, never gav...
    苌楚_阅读 61评论 0 0
  • 曲径通幽花自落 鸽不群起食无愁 临池羡鱼波心皱 千年一吻复何求
    曌洲阅读 28评论 0 1
  • 思念 思念是一瓶越放越醇的老酒 不拧开 在瓶中暗香浮动 一旦开启 醉了红尘 醉了烟云 芬芳了整个时空 思念 是一个...
    瓶水之冰阅读 47评论 0 3